•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大正藏》第74卷No.2383

  No. 2383
  菩萨圆顿授戒灌顶记

  夫圆顿不思议之戒者。究竟成正觉之终极也。论之一代者。隐密圆戒之轨范无绝。访之八年者。本迹显戒之传授尤珍。三身之如来皆授之。四土之所化悉受之。诚非此妙戒者。无一人而踏开觉之要路。非此大律者。无一佛而遂出世之本怀。生而逢佛世。幸而闻深法。虽辈不归此乘。何类不受此戒。一念得三种之戒体。一座尽六即之次位。偏是在戒戒德者也。讨其元起者。自内证出外用。毗卢传应佛。依之佛佛传持而成摩顶之授职。师师相承而流灌顶之戒水。然者此灌顶授戒之仪。于上古者定不限一流一门也。而于诸家之传戒者。虽绝灌顶之仪。即于黑谷之一流者。独残重授之喜躅。但嫉妒之家。毁他之辈。或称良忍上人之圣教曾无身此趣。或号善惠上人之遗迹又无此仪。剩吐诽谤之词。动成嘲哢之思也。颇可类五千之退座。可谓九十之邪道者哉。此等次第。高祖师求道惠寻上人及奏闻毕。抑此传戒者。自释迦如来以降。至先师慈威和尚二十五代也。而祖师传信和尚者。兴大戒而正僧宝之威仪。先师镇公上人者。专知识而得主臣之渴仰。其后匪啻弘通戒法戒行于万人广。犹建立末寺末院于诸国。然而于灌顶受戒之仪者。依撰其机人数不几。于兹故金山院道光上人者。为传信和尚最初律仪再兴之僧数。显密之修练异他。圆戒之遍持超余。仍先师和尚被定附弟。以此镇国灌顶最前传授光上人毕。而后灌顶之仪中绝而二十余年。至贞和五年(己丑)七月二十五日。于黑谷青龙寺始被授惟贤矣。和尚者先于其日见好相。惟贤者在于顶年感灵梦。倩思师资之感应岂非佛法之奇特哉。自尔以来连年相续。而九人之同学所入此初坛也。惟贤顾天性之迟钝。颇虽过盘特之动忘其名。忆宿因之多幸恐相似迦叶之不求自得。是则先师怜愍之所致。冥众加护之令然也。于彼重授之砌灌顶之席之所成之威仪。之所唱之言句。皆是学三世诸佛轨则。受现前一师之内证。其说皆传口授。上来未及记录。予又收初说于胸中。慎散失于口外。但案事情世间逐日浊乱。人情随年愚钝。昨见今忘。朝闻夕疑。随而忆念贞和五年之仪。才虽经十一个年。事仪仿佛。心内传说欲忘耳底。而间且为备自身之废忘。且为残小子之愚者。记梗概录旨趣。是即正载先师之口决。傍加愚老之意绪。于时延元四年己亥九月下旬。住持法胜寺草之而已。

一。名字事

  疑者云灌顶者于真言秘教所授来也。于显教者未闻其说。戒家何建立此名目耶。随而南都北京受戒之砌。更以无此义如何答。于灌顶仪则者。世间出世非无。而于世间者。轮王太子续王位之时。先王取四海之水洒后主之顶。其仪于我朝被行之(云云)于出世者。不可限真言一教。显宗同可有此义也。法云地菩萨欲成正觉之时。先佛必可有授职之仪。此时以先佛之智水洒后佛之顶上也。
  仁王经说灌顶三昧。又说第十地云。灌顶菩萨四禅王。乃至一转妙觉常湛然(云云)又经云。第十三灌顶开士(文)疏(天台)云。十三灌顶者。于十四忍中是第十三。既证补处之位。受灌顶智职也(文)就中今圆顿戒法者。显教而越显教之所谈。非密教而备密教之威仪。是则大日自受用内证所持之戒行故也。若然者尤可有灌顶仪也。凡于灌顶有五种之分别。教时义云。真言宗凡地发心入坛灌顶乃至成佛。常蒙凡圣诸师五种灌顶。一香水灌顶。二手印灌顶。三真言灌顶。四布字灌顶。五光明灌顶(云云)(委细更问)以前佛受职光照后佛顶。此则灌顶义也。何况于戒法者。以威仪为本。穷即身成佛之事相之时。尤可有此义。依之法花安乐行品说因位极际第十地云。深入禅定见十方(云云)文句释云。深入禅定即第十地中无垢三昧。入金刚定诸佛皆现摩顶受职也(文)摩顶受职者即灌顶仪也。此灌顶者。总者亘三学。别者限戒法。凡法花经者以戒法为出世本怀。为一大事因缘(此事委细有别)龙女即身成佛。专是戒法成佛也(先师一卷记有之)今释。无垢三昧者戒法三昧也。依持戒之防非止恶得无垢之名。依之十地之中第二地号无垢地。是戒波罗蜜成就之名字也。大日经同闻列虚空无垢执金刚。义释云。如净虚空无有障翳。无垢无染亦无分别(云云)可思之。

一。道场庄严事(付传受戒事)

  门前洒水。香象等(如真言灌顶如法经)。
  疑云。大坛上。金山。一二々々。两卷々々者何物耶。
  答。传云。先大坛者三千大千世界一佛所王之土也。金山者须弥山也。已为虚空不动之戒场。仍约不坏之义名金山。是金刚山也。纵虽为何处以佛座号须弥座。今又为佛座建立之。所诠戒和上释迦如来所居也。但可安置佛舍利。是即应佛之骨分。生身之色体也。召请之和尚冥合此舍利之故。显色心一体古今不二义者也。又舍利者金刚不坏常住不灭之法身也。召请降临之身者常在灵山之报佛也。现前传戒师者一体三宝之僧宝。是应佛也。仍显三身之相即。表三学之圆戒。此等之所居故名金山(已上)。
  寻云。尔者所奉悬本尊者。三身中何耶。
  传云。凡授戒教主者。塔中释迦是报佛也。为上冥下契之身。显三佛相即之义。所召请之和上是也。但所奉悬画像者。灭度恋慕之应身之形体也。尔而已非生身虑知之心。而表常住不灭之义。仍犹法身也。形像者图生身而显具相三十二之法身。是理法身之体也。舍利者现奇瑞而显寂而常照之法身。是智法身之体也。故本尊与舍利冥合也。
  因寻云。于法身一身有冥合之义者。报身应身又有冥合耶。义云。可尔(更问)。
  次一二々々者。法花梵网两经也。初后佛惠圆顿义齐之故。梵网又名正经。其上以众生授佛戒即入诸佛位之说为授戒之肝要。彼经何非正经耶(委细在别)。又傍依梵网之口传可思之。抑亦安置此经卷者。为三宝具足也。所悬本尊者(佛宝)经与释(法宝)现前师(僧宝)又所召请释迦大师(佛宝)代文殊所诵戒经者(法宝)文殊弥勒等(僧宝)也。重重可思之。
  次两卷々々者。菩萨戒之义记观心々々々々义是也。又一义云。两卷者指义记上下卷(云云)。
  疑云。今戒者。正依法花。傍依梵网。尔者可称秘要者。唯可为妙经。若又可指法花之释欤。何以梵网释号秘要耶。
  义云。以法花经或号秘要。或号秘要之藏。处处文分明也。依为显说开会之说。人天大会闻知之。于梵网者犹覆相之说。人天大会何于经文者秘其要之意可有之。所释又亘当分跨节之两意之故。秘要之称相应者也。何况此义记自本非消释梵网经之所说之故。并寄法花之圆戒始中终释之。若然者秘要之言约一乘也。
  私云。以义记非消梵网经之义者。聊所谈之趣有之。尔而世人定致疑欤。更问。
  疑云。彼观心々々々々者。所谈之体非戒法之要枢。何以之名秘要哉。
  传云。今戒法者。以性无作假色为终穷之戒体。是即无作三身当体也。而此书明一体三宝之深义之上。自受用·境智冥合·不变随缘两般之真如等明之故。为戒家之肝要。仍号秘要也。
  寻云。天台一卷书在之。山家大师御相承之后。有三个题名。是即戒法之指南。戒坛之根源也。而有秘要之名字。何以之不安坛上耶。
  义云。就此书。山家大师两度之御相传。与中古一度之将来在之。如最初御相承者。数个条篇目之内。只戒坛建立之一篇也。此事诚虽为肝要。一二々々两卷々々者。此书之一句也。仍可指他书籍之条不及异论也。
  寻云。金山者以前之义无相违。但此戒法以法花为指南。若尔者指灵山可号金山耶。
  传云。然也。一意者如所问。以佛座号须弥座之时者。虽亘一切佛座。圆戒之肝要法花之正意。别而可有灵山也。所以者何。显四土不二示三身一体也。岂离伽耶别求常寂光。非寂光外别有娑婆之故。戒场即寂光也。又我净土不毁等说。常寂严土无明岂污之释。此谓实报土等之文者。实报土也。又断见思之菩萨并座。八世界之发心交肩。仍常在之方便土也。又结缘之四众杂居之故。即同居土也。今戒法者。专引微尘之菩萨。殊度痴暗之凡夫。仍以凡夫之所住为正意。同居瓦砾之灵山可为授戒之本所。而间所称大坛者王舍城也。所建金山者耆阇崛也。于此方便坛成彼城山。大小融通远近一归也。
  寻云。大坛上二个小座何物耶。
  义云。文殊弥勒所居土也。以大坛为娑婆界者。清凉山都史多天也。拟灵鹫山之日。唯二圣之所座(尼师坛)也(寻云。不请清凉文殊金色世界也。异今哉如何)。
  寻云。五瓶并所插时花如何。
  传云。五瓶者所纳戒水也。五瓶之体者召请之五师也。二佛三菩萨因果相摄之戒水。三聚净戒流传之表示也。释迦者中智摄律仪之体。文殊者空智断惑尽之体。弥勒者假智大慈悲之体也。诸佛者为尊证之故。果上三智之总体也。菩萨者为同学之故。因位三智之分证也。所插时花者五瓶之庄严。表定惠也。
  疑云。五瓶若为五师之体智者。何号戒水耶。
  传云。此圆戒者。本是戒即智。智即戒也。依之五百品所说衣内宝珠者。或说智宝。或说戒宝。约持得边号戒。约断惑边号智也。仍以此瓶水洒顶上也。
  寻云。五瓶形体表何事耶。
  答。五师之全体也(更问)。
  寻云。烧香·涂香·白拂表何事耶。
  答。烧香·涂香如常迎佛之德·清凉之用也。白拂者。为说法之威仪。拂烦恼之垢尘也。
  寻云。五宝·五药·五谷有何故置之耶。
  义云。此戒者自元即事而真传受也。五宝者增长五分法身之养育之珍宝。五药者消除四大病患之速疾之要术。五谷者任传受弘宣报命之根本也。约所表者。总者五尊之当体(相配在别)别者和上羯磨教授之三体也。得戒成就之表事勿蔑之。
  寻云。如记家说者。五香又在之。尤可然欤。普贤(宝)文殊(香)观音(药)弥勒(谷)如此相配(已上)。今何不然耶。
  义云。
  私云。此事未承口决。但彼记家说。当流又相承之。同虽为戒场事。意趣聊各别欤。传授坛图各别也。可寻之。
  寻云。构山王三圣座。备百种珍宝意如何义云。山王者。总者虽亘诸社。别者大宫权现也。是即为和上释迦如来之垂迹。拥护传受圆戒之行者之故。可奉劝请也。何况三圣出世之本怀者。在受戒灌顶耶。争无影向之仪哉。若然者就垂迹门故可备供具也。神供之外设百种者。以十种之十种表十界之十界。十界者十如也。界如已融者。戒法之即身成佛圆满也。可思之。又是经文罗列宝物也。如文句者。诸地真实功德也(云云)。
  寻云。祖师供具等如何。
  答。传戒传灯之祖师。为报其遗德可供之。非彼遗恩者。争今可证成佛之妙位耶。
  一。正觉坛事。
  寻云。以前已三羯磨毕。得三聚净戒穷六即成佛。今又设此化义何故耶。
  传云。于成佛有两种。一者始觉终显之成佛。迹门所明应佛传付之化仪也。于即座虽穷六即之次位。犹是九权一实之证入也。
  寻云。受戒之座经六即次位者。即可断惑欤如何。凡位受者见思犹不断之。况于无明惑耶。
  义云。于受戒座显无作三身·本觉心法身。何无断惑义耶。依之明旷释云。今言戒者。能防三业止三惑(文)。凡于名字观行断惑耶否事。更问。
  二者本觉无作之成佛。本门所明法身内证之当位也。依为非因非果常寂光之境界。更非权门权乘可思仪之重位。仍于迹门受戒之后。重设本门重授之仪也。于先坛虽得无作之戒体。至此坛弥莹本来之戒珠。非只成摄善摄律之持相。饶益有情之本意此时可满也。经文偈颂可思之。
  寻云。此坛即事而真相如何。
  答。于法性湛然平等大会之地上。构当体自身从地涌出之宝塔。凡彼宝塔者。众生自身之五轮形也。而多宝居塔中释尊就半座者。一处解释引经云。佛见一切众生心中皆有如来结跏趺坐(云云)此意欤。
  寻云。传信和尚口授之多宝塔者。一心戒藏之重位也。未出机法。只是一切众生色心实相本地难思境智也。以天然法尔之一心戒藏名塔婆(云云)若尔者于此塔中者。不可有受戒之仪。不可论成佛之相。今何于塔中有受戒之仪耶。
  义云。自元此塔婆。约实者离本迹之分域。非色心之相貌。只是大日自证之六大。众生本有之五阴也。诚不可论受戒说法。但一心戒下云。大日自证法戒是则本戒。自证法赴机末戒。大日自证戒赴普贤机。自受法身即为他受法身戒。大日自证戒不赴于机。是即自受用法身(文)。此释分明也。三身授戒同时而少不废之故。约内证者。一心戒藏非迷悟之塔婆。约外用者。他受报身常恒授手之戒场也。今以他受用身授戒之边为发得戒之坛场也。
  寻云。此坛用尊座欤。其上铺设次锦座次龙须次茵蓐(云云)已有五重之构欤。其意如何。答。本门所说五百尘点者。表五住烦恼(云云)今所座之五重又可表五住烦恼欤。即以烦恼为所座(血脉口传可思之)非断伏。而断伏之仪。学者悉之。
  寻云。所覆天盖所垂宝帐。所表如何。又八角形何事哉。轩有龙头。顶有凤形。子细如何。里悬圆镜。前置镜子。是又何等耶。
  义云。天盖者。天然隐覆之义众生五阴之体也(而此中悬八识法性清净之圆镜也)宝帐者。卷第六云。覆以宝帐者。真实慈悲也(云云)菩萨戒者以摄生为本。仍垂慈悲之帐也。八角形者表八正也。显八教欤。又八方各变二百万亿那由他国皆令清净(云云)龙头者八大龙王也。为佛法之护者。洒雨泽于普天。为人间之依赖。授财宝于阎浮。颔下有宝珠。既是慈悲之表示。戒体之事相。仍虽为畜类。法花同闻众之时。天之次列之。依之宝帐上建其形。所含幡者表神通也。顶上迦楼罗鸟是又颈有宝珠。仍名如意迦楼罗王。而处处经文释义。以宝珠显戒法。妙戒传持之庄严。以宝珠为其要。而间带珠鸟龙。之戒相应者也。又鸟者折伏也。龙者摄受也。次真圆镜者在上表圆盖(天)八叶者在下表方舆(地)是则天地镜也。仁王经所说天地镜者。又号如意珠。实相异名也。实相者今圆戒也。镜像圆融之当体。岂非之哉。传教大师大唐御相承之二面者。真圆八叶专是戒法传来之表相也。此两面之中间可置一面本有镜欤(更问。不能注之)。义云。所诠所案一二正经。肝要在此二面矣。圆镜者法花之正体。八叶者梵网之傍体也。圆镜者最初伽罗蓝形。八叶者肉团之当体。色心一体事理一如。勿疑之。和尚口传云。释云。戒者是一切行功德藏根本(乃至)能除大要正法明镜(文)合一心戒藏可口传(云云)。
  寻云。置螺意如何。又五瓶灌顶传授坛已毕。重置瓶水何故耶。似有繁重失。如何。
  传云。螺者。经之吹大法螺文。密教灌顶其义可同。次重用灌顶者。以前大坛灌顶者。应佛传付之轨则。今坛者内证真之灌顶也。仍重用之。
  疑云。于内证真身者。必不可用事相之瓶水。何重可洒之乎。如何。
  义云。事相者自理性修起。理性者依事相显现。何不用之哉。
  寻云。今坛可表涌出之宝塔者。如流布之图。顶上可建立九轮支。何置鸟形耶。
  答。今约所表欤。迦楼罗又云檗噜拏。此云金翅鸟。
  一。师弟入坛事(师资同座东西次第。任本记注之。而慈威和尚后日传授次第在之。师西资东。此作法尤有其义。于法门又相应者也。资者未悟者境。以左为座。师者能觉之智。以右为座)。寻云。何故师资居一座耶。又显宗无印契之沙汰。今何授与耶。又三个合掌显何事哉。其相如何。
  传云。师资共向南居一座者(师东(朱)西资西(朱)东)二佛并之仪也。一座者莲花台即寂光土也。二佛者师资也。法身自受用之二身居一土也。释云。本有四德为所依(法身)修得四德为能依(自受用)能所并为能依之身(二佛)依于能所所依之土(宝塔)二义齐等。方是毗卢遮那身土实相(文)次印契事。此授戒自元兼显密之仪在之。用印何遮之哉。其上合掌一印也。为说实相印(云云)经文分明哉。次三个合掌者。先师资各合掌。合掌者。佛家之通规。僧中之礼节也。仍师资各恭敬三宝义。又成其礼。此十指者十界也。十波罗蜜也。约十界者。左五指者。地狱·饿鬼·畜生·修罗·人道(始小指)右五指者。天道·声闻·缘觉·菩萨·佛界也。约十波罗蜜者。右五指者。檀·戒·忍·进·禅。左五指者。惠·方·愿·力·智也。仍合掌时者。五凡五圣相合(以天属圣)显迷悟不二。受戒之本意是也。经云。合掌以敬心欲闻具足道(云云)(私云。此文深义更问有血脉)次合掌者。师资之冥合也。但开之为二个印。师右手·资左手合之。资师者(境也。理也。定也)资者(智也。事也。惠也)境发智理生事定发惠。是下契也。又师右资左(以师右手自资左手腕上合之也)智冥境事显理惠融定。是上冥也(云云)此两种合掌者。凡归相摄师资一位。而满不变真如之理也。从因至果也。以此二个合掌显冥合。仍为一个也。
  次师资各合掌。虽十界不二。而以二差别为面。就合掌有口授。此合掌者。凡圣各各门之体相。本地而二门之表示。以师资各别之印契显随缘真如之事相也。
  寻云。师资同座之相如何。
  传云。师资座相尤可思之。师左足与资右足二足里合之。足者以行为德。是则非戒行者五分法身不立也。里有十辐轮文。轮者转识义。是又圆戒之止恶防非也(十轮可思之可为戒数也)。
  寻云。今坛者表所依之宝塔。师资者表能依之二佛(云云)而于在世宝塔者。二佛并座之时。无结印之义。何今尔耶。
  答。如经文者。二佛并座显冥合许也。自元无立印之文。然而经文者存略之故不委欤。二佛何无用印之义耶。
  寻云。宝塔者法身所居。莲台者报身所居也。而今莲花台则寂光之旨成义之条如何。
  义云。寂光莲花之义更问。于报佛自受用居寂光土。他受用居花台。唯内证外用之异也。此品承前起后也。真力以相应欤。

一。传戒词句事

  寻云。在世塔中得受之相如何。
  传云。其本说见经文。多宝佛未开塔之时唱云。能以平等大会。教菩萨法。佛所护念(云云)此三句者。如次摄生·摄善·摄律三聚净戒也。次分身诸佛问许与欲之后。释迦开塔枢之时。多宝唱云。释迦牟尼佛可就此座(云云)威仪戒也。
  疑云。多宝所唱三句。以何为三聚净戒之由定之耶。
  传云。依得义大旨者。寻文证易得(云云)(先师度度口授。檀那一流之传也)以法师衣座宝四安乐行并劝发品四要为三聚戒者。山家大师定判也(云云)其中一者为诸佛护念(律仪戒)二者植众德本(摄善法戒)三者入正定聚(或摄善法戒或律仪戒)四者发救一切众生(饶益有情戒)(云云)四要第一者。为诸佛护念也。塔中三句之第三者。佛所护念也。其词已同。戒法勿论欤。余二句显然也。
  寻云。受戒之法则必有规矩。无问答之问者。非传受戒之仪也。而多宝之所唱。假令虽为三聚戒。无所化之答言也。非传戒欤。如何。又传戒者。师资相逢而可成之。今多宝者未开塔以前唱之。可非传戒欤。如何。
  义云。凡受戒之仪式。在世灭后遥异。月氏震旦事异。以一隅不可定之。就中圣境难思也。凡情岂计之哉。释尊已闻彼三句之唱。默然信受者。是即传戒也。次多宝者在塔中唱之。释尊者于塔外受之。就戒场有甚深之习。可思之。
  寻云。今宝塔者迹门之涌现也。以二佛并座之化仪可显本门极说之条。不符合欤。
  义云。宝塔品承前起后之故。本门之极说渐显也。宝净世界之应佛。即为常住不灭之身故。乘本有之塔成涌现之愿文。非迹门之化仪。释尊又入塔中显始本不二之义。终穷之化仪只在之者欤。又内证自受用者。冥法身外用他受用者被度生。可思之。抑亦见宝塔品之见字有深义(更问)。
  寻云。今入此坛正所授词句如何。
  传云。众生々々々本门一白也(合一句合答)次句第三第四句三羯磨也(合三句合答)凡本门受戒者。不期正觉于分证。不待得果于妙觉。唯当位即妙之一心戒也。而彼文虽云入佛位。非极果之佛位。指名字菩萨也(义释号菩提在别)仍五大院立六即成佛之时。引此文为名字即之成佛。所诠指凡夫之当相也。此文虽为他经之说。引权证实者。释义之常事也。不可惊疑矣。况又于为一二之正经哉。
  寻云。本门极说者。寿量品是也。尔者于彼品有授戒之证文耶。
  义云。乞戒文者。与方便品说不异。寿量品经云。是时菩萨大众。弥勒为首。合掌白佛言。世尊唯愿说之。唯愿说之(文)唯愿说之唯愿说之也。可思之。正说戒文者。经云。如实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死若退若出。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实非虚。非如非异。不如三界见于三界(文)就中知见二字。正授戒之正意也(更问)。文句云。如实知见者。即是实智。如理而照三界之实。实则无三界之因相也。无有生死者。无有二死之苦也。起集名退。无常果现名出也。亦无在生死之世及入涅槃之灭。此二俱灭故云亦无在世及灭度者(文)生死涅槃之二俱灭之者。今戒之正意也。尸罗者灭恶也。灭生死烦恼之二恶也迹门意犹不灭烦恼。至本是受戒之极说也(迹门不灭始成之情谓者犹灭烦恼恶之义不圆满也)又经云。此大良药。色香美味皆悉具足。汝等可服。速除苦恼。即便服之。病尽除愈(文)文句云。色者譬戒。戒防身口事相彰显也。香者譬定。功德香薰一切也。味者譬惠。能得理味也。此戒定惠即八正道。修八正道能见佛性。又色是般若。照了法性之色分明无碍。香是解脱。断德离臭也。味是法身理味也。三法不纵不横名秘密藏(文)色香味三种者。或是戒定惠也。又是法法身般若解脱也。是则三聚净戒也(如以下释)。三法不纵不横名秘密藏者。一心戒藏之重也。
  寻云。今此色香味者。医师所职经教也。然者约戒定惠三学尤有其谓。何一向约戒藏可意得耶。
  义云。三学未分。十界未显。在佛果之内证者。以之名戒法。一心戒藏是也。而三学相分之日。又于一学立戒名。仍称戒定惠也。总属别名常所判也。
  寻云。三学未分之时者。置而不论之。三学相分之时。何以戒法为浅位耶。
  传云。是则戒法之奇模也。分别六即之时。以理即为底下凡夫之位。而入于妙觉之极满归理即也(以上约性)。又论修得之时名字即。闻一实菩提之理后修行觉满之日。归名字之解也。知一切法皆是佛法也。解了解不可有诸佛之内证。若尔者。以戒法为浅位之条。还而一心戒藏之润色也。其上于三学之中。以戒为浅之条。何处释耶。随释处可会之。六度门之时以戒为第二。以禅智为第五六者。非浅深也。释尊因行之六度。戒满之次第也(条条略之)。
  寻云。迹门白四羯磨相(如常)。若尔者。于本门有彼仪耶。
  义云。此事未决也。但推之。于本门之直说必不可追尔前迹门之义。一一说悉是戒法戒行也。就中我本行菩萨道时(云云)本行者戒行也。又每自作是念(云云)可思之。随而大师一处释云。不用白四羯磨(云云)。所诠不用而用也。本行菩萨道之文。每自作念之文。于密宗者。实修实证最极灌顶之即身成佛也。戒法又可然也。又东阳和尚御义云。本行菩萨道行者不轻行是也(云云)彼行者礼拜也。合掌也。尔者受戒合掌是也。法藏本三昧耶印可思之。
  寻云。宝塔品时释尊入塔中。两佛合掌唱问句欤。以之为受戒者。本迹受戒之中间。又有受戒之义。可言三密之得戒欤。又释尊者迹门受戒之和上也。何今可为资耶。
  义云。法在一心说必次第之故。三度传戒之义可有之也。就中以宝塔品为传戒之所诠。心性中台受戒是也。方便品(相传戒)宝塔品(发得戒)寿量品(性德戒)也。可思之。凡如此之深义。横竖无碍也。不可执一边。三密相应受戒者。必唱三身之成道于同时。得三种之戒法于即座也。从佛口生(能持口密)传受戒。解脱德(应身僧宝)从法化生(领纳意密)发得戒。般若德(报身佛宝)得佛法分(合掌身密)性得戒。法身德(法身法宝)身子领解云。我等今日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佛法分(云云)身子既是授戒之正机也。又一切众生之得戒也(更问)次以释尊为所化者。自元此圆顿妙戒以佛为所化。三重相关之次第意也。即在世化仪为三个度之授戒者。今何略寿量品受戒耶。
  义云。以知两度之仪。应报之传受周备毕。法身性得之授戒者。传授发得之根本故。即修显性也。仍重不设其化义(是一)又化义者其所化身子等声闻也。迂回道之受者也。今者约直往菩萨之故。不设其义也(是二更问)又在世者至本门。以八世界发心菩萨等为所化故。至本门重授之也。今不然(是三)。
  寻云。就在世之化义。宝塔品受戒义不□如何。
  义。云粗先注毕。有智有眼之者。岂不披阅乎寻云。难云。尔者迹门正机身子等声闻者不入宝塔。不受多宝之戒欤。
  传云。法说之时。身子一人成佛者。一切众生悉成佛也(可闻口传)宝塔之时。释尊一佛受戒者。身子以下一切众生受戒也。凡身子尊者同入法性之声闻。今者同入塔婆之应身也。仍与释尊一体冥合受宝塔品戒也。涌出品经云。我等能知如来发随喜心(文)解释消之云。如来者花严四大士法花身子(云云)释迦如来即身子也意得。有何过耶。
  寻云。如学生式者。第一戒师塔中释迦。第二戒师南岳大师也。尔者南岳大师于塔中受戒之义。如何可意得耶。
  私云。南岳受戒者。灵山听法之次第也。就之可有二意。一者约本地者。法花同闻之第二观世音也。同闻第一之文殊者。为一切智愿之体。居羯磨之上位。同闻第二之观音者。为大悲阐提之主。为受者菩萨之最顶(云云)。二约垂迹者。灵山衡山一处也。在世灭后一时也。常在不灭之说戒。法界融即之戒场也。深义可思之。

一。三重血脉事

  寻云。于一夜受戒有三重血脉。繁重岂非过耶。
  义云。事既非聊尔。仍表殷勤也。凡授戒之义。以三返成事之条。权实共以无争之也寻云。三重印玺有浅深耶。
  传云。初重者如文。相传戒之日时不可失念。第二者大师之要誓授戒之根元。第三者受者之内证得戒之最诠也。虽是非浅深。非不表次第(云云)。
  寻云。第二血脉相如何。
  义云。大师发愿文是也。以之为戒坛之根源。为戒法之秘要。仍以传之为受戒之印玺也。然而一人传授之后。其书不灭没之间。自然今散失之故。或疑之不尊崇。或就其加僻案。邪说弊正说。未见错真见。末世之懊恼在之。山家大师最初感得之灵箱者。只戒坛一个之要领也。如旧记者。延历初年。传教大师登山。于时二人化人降临对谒之内。一人(梵天)者献一合箱。其铭(更问)收此文。一人(帝释)者献八舌镒。其铭(更问)依之大师弥发渡唐之大愿。所传法门之首尾也。大师依之真说。章安之记录也。更以无疑之(义源僧都记录相承之说符合之)。
  就之有口决有相承。粗里注之。但虽见之。不得口传者。不可知之。仍为末代愚钝之机忌惮注之。
  文云。唯佛与佛还居心地(云云)里云。口授。
  传云。口授者。方便品唯佛与佛者。如释者。究竟分证之二佛也。又一处释云。唯佛佛与佛佛还居心地欤。还字可思之。还归本理一念三千之释。还我顶心诸佛之文一彻也。还者理即也。虽为分证究竟之真佛。觉众生知见。居真实戒坛者。可还理即之己心地。是则六即一即之觉满故也(但于一即者犹有口传)。
  文云。居己心实相地为履真坛(文)里云。法身说法。内道场即戒坛也。
  传云。模己心之内道场。筑山门之外道场也。己心者。又己身也。仍一切众生之色心实相也。所发得戒体者。必于一切众生色心之上得之也。非其色心者。不可成戒法。其体实相而无迷悟染净之差异。于内道场者。以心可为戒。
  印信传受之者也。惟贤相承别注之。
  传云。经次下云。唯愿说之唯愿说之者。意者。唯戒说之唯戒说之也。愿者戒也。唯说愿勿虑等文同意也。是会无量众有能敬信者(文)敬信者者。敬戒者也。信者戒也。
  疑云。信者佛法之信也。此字必不可为戒。如何
  义云。信字总者虽亘三学之信。别而可为戒法。今经次下文又尔见欤。所以者何。文云。诸增上慢者闻必不敬信(文)不敬信者不敬戒也。仍下经文云。有怀增上慢者于戒有缺漏(文。云云)于增上慢辈者。为破戒之间。不敬戒也。故今文述不敬信也。次下长行文述三请之趣云。今此会中。如我等皆从佛受化。如此人等必能敬信。长夜安稳。多所饶益(文)从佛受化者。传受戒也。敬信者如上。长夜安稳者。无明长夜戒光为灯也。多所饶益者。饶益有情戒也(云云)三聚戒者以利他为本故。故举此一戒摄余也。又五千起去辈为破戒之上慢也。故说戒之时至刻退座也。则有七遮者不授戒之意也。
  寻云。大小权实之授戒聊虽有相违白四羯磨之化仪不可各别。若尔者。于法花授戒。有此义耶。
  传云。此即至要也。尤可有其化仪也。经云。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单白也。唯以一大事者。三谛之总体三聚之妙戒也。依之文句云。一则一实相也。其性广博故名为大。诸佛出世仪式故名为事(文)又云。众生有此机。感佛故名为因。佛承机而应故名为缘。是为出世之本意(文)又止观一云。云何为一。一实不虚故。一道清净故。一切无碍人一道出生死故。云何为大。其性广博多所含容。大智大断大人所乘。大师子吼大益凡圣故言为大。事者十方三世佛之仪式。以此自成佛道。以此化度众生。故名为事(文)自元生善灭恶者受戒之德。成佛得道者持戒之果也。依戒自成佛。以戒利益众生。仍一大事因缘只在戒法者也。
  私云。南山宗意依法花涅槃也。□□建立彼戒法(云云)而法花文云。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此也。依缘起说戒法故也。一乘者即戒法也。今家之意者。不谈缘起之戒。三世常恒之说戒也。仍今文因缘之二字。虽非润色。分别说三之日。彼律宗所立之义势。又非可无之故。若尔者。因缘之二字约戒法欤。
  寻云。难云。于圆顿妙戒者。可异施权之受戒之故。不论白四羯磨之化仪。还而可为规模欤(是一)单白之开句三羯磨之示悟入之句经文无其异。何分彼四句之文可意得替耶(是二)。

  羯磨经文云

  义云。单白三羯磨同异事。羯磨经一家意可异也。于理性故也。约事相随缘之门日者。以圆戒之白四。可为规模欤(是一)次其相不同事。于一家白四者。普通广释之授戒之一段。能能可见之。可异律宗之说也。今云为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者。此文为令众生者。受戒之机也。开佛知见者。授与佛戒也。受戒之时开如来藏故也。使得清净者。持戒相也。破戒之时者众生得热恼。持戒之日得清凉也。清净者则清冷也。又破戒者垢秽也。持戒者清净也。六十花严□列十戒。第十名清净戒。签四引之。为律仪戒(见)文句云。开者即是十住。初破无明。开如来藏。见实相理。○初心能圆信(戒法)圆受(受戒)圆伏。而未能断。不名为开。内加观行。外藉法雨。助破通别惑。藏显出真修性得知见朗然开发。如日出闇灭(私云。戒如明日月)眼目有用。故名为开(文)。
  次经云。欲令众生示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文)。
  义云。此句以下三句者三羯磨也。示佛知见者正示戒行知见也。句云。示者。惑障既除。知见体显。体备万德。法界众德显示分明。故名为示(文)体备者戒体也。万德者三学也。可思之。
  次经云。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文)。句云。悟者障除体显。法界行明。事理融通。更无二趣○故名为悟(文)。
  次经云。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文)句云。入者事理既融。自在无碍。自在流注。任运从阿到荼。入萨婆若海(文)。
  寻云。开示悟入者住行向地也。而今授戒者。师弟共凡夫之浅识也。何以此文可会三羯磨耶。
  义云。以开示悟入为次位(云云)解释云。一意说。于此文。或约位。或约智。或约门。或约观心。四重释在之。约观心者。专可观行即。其上六六三十六也。于观行名字。何无开示悟入之义耶。
  寻云。见经文。于开为者。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云云)示悟句以下何无清净之句耶。又至入句知见道故(云云)道字心何。
  义云。使得清净之句者。白四羯磨之作法。单白者可委细之故。始并之也。次至道字者。偏约次位之时者。开示悟入共圣位也。而此四字可通名字观行之置道字欤。道者圣位之因也。至入句始而虽置之。可通开示悟三句也。以结句显初义也。
  寻云。以开示悟入为白四羯磨者。可有浅深耶。
  义云。开示约能化之说。悟入所化之机也。非浅深而论浅深也。广释云。
  寻云。开示悟入共有知见字。今血脉所指知见者何耶。
  义云。四句即既一白三羯磨也。知见字定可指四句。然而戒体之发得有第三羯磨终。仍约成就之位。别而指入佛知见之一句欤。且普通广释释第三羯磨之时。有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佛法分义释。此文则受戒成佛之肝要也。血脉次云授一乘佛子某甲(云云)佛子者从佛口生从法化生之故也。
  寻云。开示悟入四句。可为一白三羯磨欤。次下现在章经文。何除开句耶。所以经云。舍利弗。是诸佛但教化菩萨。欲以佛之知见示众生故。欲以佛之知见悟众生故。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云云)如何。
  义云。经上文四句共注之毕。今文者重说之略单白文也。仍不举开句也。无殊意据欤。剩又示句。师以五阴(六尘)之□心心数为所化。大地法即十大弟子等欤。可思之。
  文云。不居实相心地坛者。外道常为鬼魔眷属。里云。三口即身成佛六大一意。
  传云。三口者三句(略勹点借音也)也。即身成佛者。理具加持发得即身成佛也。仍云六大一意也。此三句如次。性得·相传·发得三种戒也。法花真言自元一义之故。三种即身成佛者。即是三种戒也。实相心地坛者。六大之中地大也。无始性得如地之释是也。此地大是一心戒藏也。能生万法之故。为定慧根本也。大论云。戒是佛法大地。离戒定慧无存(文)外道常为鬼魔眷属者。诸法实相外余皆魔事是也。
  文云。设言白衣仆奴一见本心实相(文)。里云。一见本心实相。解法师语。第一清净者也(云云)。
  传云。一见者发得戒也。本心实相者性得戒也。发得此戒者。依相传受戒也。仍引但解法师语皆名第一清净者之文合之也。
  文云。妄想速息常圣住(文)。里云。始能乘所乘·烦恼即菩提。终文殊两手一念三千(云云)。
  传云。妄想速息者。六即成佛故也。常圣住者。断惑之故。非天住梵住等。而于圣住者。以羯磨师大圣文殊为其最。仍述文殊之相貌也。能乘者文殊。所乘者师子。烦恼者师子。菩提者文殊也。师子者畜类之王也。则无明之体也。仍为伏此无明。等觉智文殊居之。云烦恼即菩提是也。文殊两手者。定慧两手也。其身者佛自住大乘之戒体。两手者定慧庄严之外相也。一念三千者。一念者戒体。三千者戒行也。文殊身者一心一念。两手者定慧三千也。戒坛院文殊两手印相可思之。略此等之深义显发之时。于轮回之中非人也(云云)。
  文云。轮回中非人也(文)。里云。释迦三观六即齐等可思之。
  传云。非人者指佛菩萨也。非八部众之非人。安乐行品常有是好梦下释云。于梦有多种(云云)其随一非人来语(云云取意)是指圣位也。释迦者戒和尚也。师资冥合凡圣不二也。三观者。三智也。三戒也。师资之所具不可各别。六即者。是又师资平等也。凡圣一如也。释迦者佛也。三观者心也。六即者众生也。约三法妙。受戒之日悉齐等也。
  里云。口授(五佛)三身诸佛(五佛)菩萨口授也(云云)。传云。以五宝称五佛也。既是五方之佛菩萨也。水精者。风轮最居下之上大海也。仍中央总体也。此五佛各有三身。是三聚戒之戒师也。又各为证明。各现羯磨教授。十方台□□及主伴之化仪。十方诸佛影现帝网之说戒。可思之。
  文奥书云。窃原一心三观相承次第在别(云云)。传云。窃原以下非发愿文。仍不书之。本在之。以彼可为正欤。叶上僧正将来之时。所注加也(云云)仍于山门非可为指南。然而广为显其相承非一书载之欤。
  一心三观血脉事。是又后学所书加也。此一心三观者。黑谷之相承也。正观之上妙观非聊尔(云云)。
  或疑云。此一卷书。文字其不正。玉篇广韵之中。不觅得之字形多之。又文章之体不似天台。不似章安。凡于经犹有伪经之故。大藏之目录取舍随时欤。然者此书可为伪书耶。
  义云。大圣四悉檀之文言。不可执一边。记人授与之一段不相替也。一卷之始终何疑之哉。且又法门精髓。义窟之枢键也。故为隐密深义。为相传研学。异样之文章。异体之文字。被载之欤。如真言经者。□□□中如此之类在之。唯可仰先匠之所用本。义理尤甚深者也。
  寻云。第三血脉如何。
  传云。文云。授戒灌顶者。所谓佛之知见是也(云云)知见者。如实之知见也。故正知正见也。佛知佛见也。佛说知见波罗蜜句云。一切种智名实知。佛眼名实见○到事理边故。悉名波罗蜜(文)释签二云。若众生无佛知见。何所论开。当知佛之知见遇在众生(文)又止观第一释观行即云。观名佛知。止名佛见。于念念中止观现前(文)所诠知者智也观也明也。是生善也(摄善法戒行善)见者理也止也寂也。是灭恶也(摄律仪戒止善)。
  知见二字摄万法之上。生善灭恶之体唯为戒法也。
  难云。知见二字何是为戒法耶。依之方便品初行云。诸佛智慧甚深无量(文)。句释云。此智慧体即一心三智。甚深无量者即称叹之辞也(文)经次下文云。吾从成佛已来○引导众生令离诸着。所以者何。如来方便知见波罗蜜皆已具足(文)。句释云。知见波罗蜜者。即是双举权实知见也。一切种智名实知。佛眼名实见。道种智名权知。法眼名权见(文)今所被备证文释者此文欤。然者知见二字者。权实之眼与智也。更非戒法证文如何。
  义云。今经文叹二智意趣者。释尊说前三后一之化仪益大通法缘之声闻者。善巧方便之所被也。仍叹其二智也。所叹之实智者。三学圆妙之中道智也。权智者三学施权之空假智也。此权实之总体自元为一心戒藏之上者。知见之体是戒法也。谁疑之耶。抑所云一心戒藏者。略开三显一诸法实相之一句也。此则迷悟未分之玄理。心性中台之戒体也。舍利弗等上根之众。犹不达其义理。重望白四羯磨之受戒。其问云。慧日大圣尊。久乃说是法○道场所得法○佛口所生子。合掌瞻仰待。愿出微妙音。时为如实说○合掌以敬心。欲闻具足道(文)此文之说是法之所得法则是戒法也(得字思之)合掌者受戒之威仪也。敬心者信心也。信者戒也。仍恭敬戒法也。具足道者具足戒也。中道实相之圆满戒也。大论十戒之中。以第十具足戒为圆顿具足戒。又序品经云。又见具戒。威仪无缺。净如宝珠。以求佛道(云云)此文说圆教十戒时。举初后之二戒欤。句释云。威仪无缺即是初不缺戒。净如宝珠即是第十究竟戒(文)此释约大经十戒欤。大经究竟戒者大论具足戒也。
  私云。三止三请之文。于戒法止三请文。合掌以敬心文。惠光流以此文为一心三观依文。黑谷为妙戒依文之由。先师度度口决故留耳底。于戒家者犹有子细。以下为三羯磨之证也。
  寻云。以广开三显一文段为受戒之相者。五佛章门之中释迦章者第五门也。今何以最初总诸佛章开示悟入之句为释迦传戒之相耶。
  传云。总诸佛章。为最初之间。开示悟入之相委细也。白四羯磨之相分明也。何况释云。举诸佛一章指释迦(云云)于总诸佛之中。可摄教主释迦之故。旁以非难者也。
  寻云。以五佛章门配属五行事。可有之耶义云。传信和尚被载笔墨口传尔也。羯磨文殊者。久成如来也。仍过去章是也。教授弥勒者当来佛也。未来佛章是也。和尚释迦者释迦章也。尊证佛者总诸佛章也。同学等侣菩萨者现在菩萨也。依受戒即身成佛之故。现在章门佛是也。
  以上大概记之。犹纳胸中深秘。巨细非笔端之所显矣。
  法胜住持沙门惟贤(御判)。

  法界事(委细在别)。
  一帖。说界次第。神分祈愿等(云云)次显宗次第。次秘密次第。次戒家次第(秘密次同之)正宗如式。
  私云。元应寺法胜寺。当夜者戒宗次第许也(云云)。
  此记或依口决。或依见闻。又依料简注文。冥虑难测。然而依若树若石之说者也。先师所记委细。恐犹不胜此记欤。圣智之不失念胜他之故也。今者愿愚钝思未来故。元应寺存知之以不达之余免许此记者。神藏寺祖性·药师寺侃观·等妙寺通悟。以上三人于法胜寺染愚笔遣之□毕。自□之毕。宝戒寺下□□者。般若寺照本宝藏寺心照两上人。凌千里而被望传授之间。传授之毕。依之此两人同览之。仍此本六个处有之。散在之仪。虽叹之。悭惜之咎又恐之故也。□院处处。无其器者。返本所不可有他见矣
  贞治三年(甲辰)二月十一日(丙午)于相州圆顿宝戒寺记之。
  住持沙门惟贤(御判)。
  明德三年六月一日。
  宝戒住持沙门观豪(书判)。
  传领沙门宗周(书判)。
  右此记者。法胜寺第二世慈源和尚述记也。于圆戒一段之化仪。可为门叶指南者也。如和尚奥书者。自笔六本之内。以所被纳置于宝戒寺本。豪公上人住持之时写之。朱墨共被令交合毕。但料纸之体。虽似聊尔。俄依有思企被用薄纸欤之由。所令推量也。得之可被存其旨矣。爰周公。去应永十六年十一月三日。于法胜寺随予依被遂彼灌顶之严仪。就此相传之本奥书所望之间缘老笔载旨趣毕。
  于时应永十九年九月二十七日。
  法胜寺第九世沙门静珍(书判)。
  此书者慈源和尚记述。观豪和上笔迹也。灌顶授戒之深奥。内外两坛之秘传。不可有过此记。爰静能大德。凌万里之山海。随于予被遂此大事。其恳志感悦之间。虽为多年秘藏之本。所奉授与之也。但御一期之后者。纳等妙寺缃篇。被备置彼寺重书者。可为愚老本意。御同心尤相协冥故者欤耳。
  正长第二林钟上旬。于妙戒院丈室书之(第十二世)。
  一。前住法胜寺沙门忠豪。(此事。普通广释。传信和尚御抄教授口传等可见之)。
  二。十界常住之理也。此理者事理不二也。则果相也。
  私云。以寿量文为受戒之文由了见之者。文者依执见之上。以经一一为授戒始终之由。一流相传之故也。山上学者定不许者欤。子细□经文之又义不分别之人亦残疑也。此口决所云□者九牛之一毛也。有同学同见人者。定无疑贻欤。
  三(各合掌各合掌)(合后三句合第一句)。
  私云。彼宝塔者。证明法花之塔也。三周正说共可证明之故。自序品始涌现也。然而众会感见有次第之故。法师品次列之。机见时已至也。依之了见。宝塔品不待涌现宝塔品也。
  寻云。以为说实相印文称合掌之条。其意如何。次印者。如显宗者。唯是印契决定义也。小乘三法印等是也。非手结之印契耶。如何。
  义云。为说实相印文事。妙乐释云。实相必诸法。诸法必十如。十如必十界。十界必身土(云云)合掌者十界也。岂非此印耶。身土者。身者能居佛身。土者所居宝塔也。仍于塔中结此印也。次非手结之印之事不可然。事理一如之法花也。何无事相之印耶。印契决定之义。依印契弥成者也。后日忆之。就所表之一段可分别之。凡九轮者。三三九谛之当体欤。转惑摧破之义有之。又九界之当体也。轮者轮转生死之体也。于一佛界者无轮转之义。仍摄九界九轮轮转。归一佛(塔形)之正界意欤。此九轮又以宝珠为顶上见之。北斗者必可得真俗如意之大益故也。是非戒法之所成立耶。金翅鸟又载玉。所表可同。金者金刚也。戒法坚因之义。翅者定慧庄严之相也。飞行自在而为物成益。所表可思之。九界之中以□果之一界。显本有之十界。凡教法者有海龙宫。八识含藏之当体也。在缠真如之义也。金翅者在须弥顶。九识法性之当位也。出缠真如之表示也。共带戒法之宝珠。同显法门之深义。依之上九轮居尊形。于飞担福龙顶也。可思之。
  后日私云。圆镜者显自证显自体。八叶者显利他。显依报。离身无土。离土无身也。又二个之灵镜。一面之自镜非也。而三三而不三□□可思之。
  私云。山家大师御相承之八叶镜被安置山门或经藏。而近代被出之。或上纲窃相传之。然而山上不知之。余以不思议之因缘相传之毕(子细故不注之)宿习之至可悦也。但其一面黑膀而不能现像。妙乐释云。□形体不能现像(云云)。今镜尤为规模矣。
  文句云。此戒定慧即八正道。修八正道能见佛经(文)。
  私云。此塔婆事。内道场之体也。内道场之深义。普通广释。传信和尚别纸抄口传抄等。可见之。
  凡内道场者。自身八叶肉围能居身。第九心王理智不二三身如来也。外道场云。或指山上戒坛。指处处受戒胜地寺院。然而色心自元不二之依正又一如也。一多自在之事理同体也。深可思之。
  寿量品每自作是念(云云)。
  决一云。若信三道即是三德。当能□□二故也。行□三界(云云)。
  私云。以不断而断为同本意重随不生之断可思之。
  私云。五师者。释迦(和尚)文殊(羯磨)弥勒(教授)诸佛(尊证)诸菩萨(同学)也。而记家加普贤观音者。同学诸菩萨之上首也。普贤者妙法之玄理。居断道之终。受戒即身成佛之当体也。观音者。慈悲之当位。饶益有情戒总体也。而以五香配文殊意。香者戒香也。文殊者能授羯磨师也。智德也。以戒体或名智宝。宝者则戒香之故。文殊或有智目为羯磨师也。仍以文殊配当五香。有其便矣。
  又六度相配时者。烧香(精进)涂香(戒度也)寿量品医药色香味相配时者。以香为定。可思之。
  私云。瓶者●字之水瓶也。众生之当体也。可秘之。●字者人体也。就之有时(云云)。
  法师品云。法花经藏深固幽远。
  □或处本少少略之。未再治之故也。左右墨点之中间也。下去之然也。
  寻云。三学中以戒法为本者。有其证耶。三宝住持集(山家释)云。智者大师云。经云。佛自住大乘。如其所得法。定慧力庄严。以此度众生。当知此之二法如车之两轮。鸟之二翼(文)佛自住大乘者。一心总体。即是戒体之大地也。定慧力庄严者。一乘戒坛。定慧二法也。一切佛藏者。戒法。即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名为佛心。佛心遍摄。如法花实相之心。名心藏。心喻如地能持万物。名为地藏。此曰即戒具定慧含藏三德。名为戒藏(文)。
  或云。此五种灌顶出金刚顶义决。入坛灌顶阿阇梨灌顶等十二种在之。此十二种灌顶各具此五种(云云)。
  具支灌顶第一云。金刚顶义诀云。五智印门一一复别五相灌顶之法。一者光明灌顶。诸佛菩萨放光出游。二者甘露灌顶。谓心部主真言加持香水也。三者种子灌顶。谓部尊字门布身心。四者智印灌顶。谓部主所执印契加持。五者句义灌顶。谓部尊真言及坛中义理。总布彼心。能解如是甚深次第。总会运用加持自他。是人堪受大阿阇梨位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