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3 册 No. 0423 僧伽吒经

僧伽吒经卷第四

  元魏优禅尼国王子月婆首那译

  尔时,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佛言:“世尊!以何方便,令诸众生悉闻正法?”

  佛告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善男子!有诸众生我说生苦,而不听受老苦、病苦、忧悲之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死灭之苦。药上!是名一切苦。”

  时少众生闻此法已。合掌礼佛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有死耶?”佛告年少等:“汝一切众生亦归于死。”

  彼少众生白佛言:“世尊!云何死至?”

  佛言:“善男子!临死之时,灭行识风起,识转风起,识相应风起。善男子!是三种风,临死之时动于行识。”

  彼少众生白佛言:“世尊!何等三法,临死之时恼于身识?”

  佛言:“善男子!一者、刀恼;二者、针恼;三者、杖恼。是三种风恼切其身。”

  彼少众生白佛言:“世尊!何者是身?”

  佛言:“善男子!身名火聚,身名烧然,身名愚痴,身名崩坏,身名刺聚,身名丘冢,身名水泡,身名重担,身名生恼,身名老、病、苦恼,身名为死、爱别离、怨憎会,是名为身。”

  彼诸年少复白佛言:“世尊!如此之身云何名死?云何名生?”

  佛言:“善男子!识灭名死;福德因缘识起名生。善男子!名为身者有无量亿筋脉相缠,身有八万四千毛孔,复有八万四千户虫,在中而住。彼诸虫等,亦有死灭。人将死时,诸虫怖畏,互相啖食,受诸苦痛。男女眷属,生大悲恼,迭相食啖。诸虫相食,唯有二虫,七日斗诤,过七日已,一虫命尽,一虫犹存,如彼虫斗临死不息。凡夫之人亦复如是,乃至临终诤论不息,不畏生苦,不畏老苦,不畏病苦,不畏死苦,如彼二虫至死不息。凡夫众生亦复如是,死至之时贤圣呵言:‘丈夫!汝作不善,汝岂不见世间苦耶?不见生苦,不见病苦,不见老苦,不见死苦。’答言:‘如是,已见生苦、病苦、老苦、死苦。’‘汝若见如是苦,何不作诸善根?何故不为后世乐故修诸善法?丈夫!我复问汝:何不作善离于生苦、老苦、病苦及以死苦?云何不修正念之观?汝于阎浮提岂可不闻犍椎声耶?不见众生行布施耶?不见众生于佛福田种善根子,香华、幡盖施佛之时汝不见耶?如来所有四众弟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于佛法中有此四众能救苦厄。’贤圣呵言:‘不善丈夫造作如是不善之业’

  “尔时法王说偈告曰:

“‘见如来出世,  闻击法鼓音;
  见演说法时,  寂灭至涅槃。
  见于多众生,  作福者甚少;
  福能后世乐,  何故而不作?’

  “尔时,彼人以偈答法王言:

“‘我愚痴无智,  亲近恶知识;
  造作不善业,  由欲迷于心;
  我以多习欲,  今受苦痛报。
  多杀害众生,  破坏和合僧,
  破坏佛塔寺。  愚痴无智慧,
  口作不善语,  呵骂于父母。
  我以不觉知,  自多造众过。
  我见所生处,  在于大叫狱,
  于众合地狱,  受于大苦痛;
  复于阿鼻狱,  受无量剧苦;
  大莲华地狱,  受于无量苦;
  黑绳大地狱,  百千生受苦;
  于一切地狱,  遍受诸苦恼;
  无数百千劫,  受于大苦痛。
  行于黑暗狱,  不见其门户;
  复堕火镬中,  展转受众苦。
  复有一地狱,  名曰刀剑狱,
  百千亿刀剑,  行列在我前;
  以此割截身,  自业受苦恼。
  非工师所作,  业感自然生;
  大风吹令起,  割切遍其身。
  我应受如是,  地狱诸苦恼;
  一切诸众生,  见我受此苦。
  我所有财宝,  尽留在世间;
  男女及兄弟,  姊妹亲眷属;
  父母及知识,  奴婢作使人;
  牛羊诸畜生,  我意迷于此,
  贪着金银宝,  及精妙衣服,
  贪着造舍宅,  善工画舍师,
  众婇女娱乐,  箜篌、箫、笛音,
  以此痴心者,  香汤自澡浴,
  如是自娱乐,  顽痴无智身,
  种种而供养。  我亦无兄弟,
  虚妄心贪着,  今日受无量,
  苦痛不可尽。  世间胜上味,
  贪着而啖食,  香泽以涂发,
  宝珠以为鬘,  贪色自迷醉。
  今无救济者,  眼为恶业因,
  见已则生贪,  耳因诸音声,
  闻已则生贪。  臂贯以宝钏,
  指着金宝镮,  咽颈着宝璎,
  脚著于金钏,  作金宝罗网;
  交露覆其身,  身着种种宝,
  以此自庄严。  世间第一者,
  以为身庄严。  细软上妙触,
  增长于爱欲,  种种妙床榻,
  以自悦其身。  种种好妙香,
  以涂其自身;  栴檀龙脑香,
  以此自涂身;  麝香等诸香,
  用之自涂身。  瞻卜须摩那,
  以此涂其发;  第一精妙衣,
  白㲲自衣身。  若舍白象乘,
  复乘于马乘;  为王治国政,
  人众悉敬重;  宫中诸妃后,
  善学歌舞戏。  禽兽在旷野,
  无事猎残害;  作如是等恶,
  不知后世报。  食啖他肉故,
  受如是苦报。  愚痴无智慧,
  不知当有死;  我以愚痴意,
  养育于身命,  今日至死门,
  无能救济者。  汝等诸亲族,
  何用视我为?  何不服胜衣?
  何故自忧哭?  何故不㧧发?
  而受于苦恼。  我命终不存,
  造恶增多故,  狐、狼、乌、鹊等,
  食我此身肉。  长养此身体,
  为诸虫所食。  生死因此身,
  众生则有生,  应如是授药,
  令得离此难。  世医不能治,
  无人救济者;  今日授法药,
  令灭烦恼病。  种种养此身,
  会必归于死;  世间无上尊,
  救度诸众生。  寂灭诸佛子,
  亦能救众生;  施诸妙法药,
  令远离生死。  食肉长此身,
  不知诸苦报;  长养于此身,
  无有少利益。  此身顽痴聚,
  不知少恩分;  妻、妾、男、女等,
  不知其恩力。  长养得成立,
  无能救济者;  绝望无有知,
  忧愁入死地。  众生生有苦,
  后则有死苦;  想行触受等,
  是则为中苦。  愚痴爱所缚,
  生在于诸有;  为爱欲所缚,
  乐著于境界。  众生无知故,
  唯有忧恼苦;  善法不识知,
  心但著名字。  不知于后世,
  犹如恶毒蛇;  无明转众生,
  远离于解脱。  不识解脱故,
  恶业所流转;  心有烦恼故,
  众生住生死。  烦恼烧众善,
  如火焚干木;  流转于五道,
  无有少乐受。  不知好妙乐,
  在于何处所?  清净佛国土,
  世尊转法轮;  如来净音声,
  说戒定智慧。’”

  尔时,世尊复告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如是,如是!恶行众生命终之后,受诸苦恼,无救济者、善果报者。今说伽他:

 “造恶不善业,  必入于地狱,
  吞啖热铁丸,  饮于沸融铜;
  雨火洒其身,  遍身体火烧;
  无处而不遍,  展转受苦恼。
  不知于净乐,  于法亦不知;
  愚痴作非法,  远离于乐果。
  信佛禁戒法,  修习于智慧;
  以净戒具足,  速疾成菩提。
  精进为第一,  生净佛国土;
  宣说善法要,  摄护诸众生。
  具足慈悲心,  修行净梵行;
  具解脱知见,  成如来善名。
  世间之父母,  菩提心第一;
  说此法门者,  第一善知识。
  听此法门者,  必作无上尊;
  具世尊十号,  寂灭心相应。”

  尔时,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大地震动?”

  尔时,世尊告药上菩提萨埵言:“汝观何故大地震动?”

  尔时药上观四方时,见下方界有二十亿众生从地踊出,见上方界二万五千亿众生同时而生。时诸年少见是事已,白佛言:“世尊!今出生者是何等人?”

  佛言:“汝等见此大众不耶?”

  白佛言:“世尊!唯然已见。”

  佛言:“此众生出为汝徒伴。”问言:“世尊!此诸众生亦有死不?”

  佛告年少:“一切众生悉皆有死,此亦不免。”时诸年少合掌向佛,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更不能忍流转生死。”

  佛告年少:“汝等能起大精进不?”

  年少白佛言:“世尊!我等面见如来,耳闻如来说甘露法,见菩提萨埵现大神力,见佛弟子诸声闻众集会,于此,世尊!愿修精进,不能忍受生死流转。”

  尔时,药上菩提萨埵及五百眷属,以神通力踊身虚空,身出师子、猛虎、白象,现大神通,于高山顶结加趺坐。满二万由旬,化作十千亿日月。

  时诸年少白佛言:“世尊!何故世间有此光明?”

  尔时,世尊告诸年少:“善男子!汝等见此日月不耶?”

  时诸年少白佛言:“世尊!唯然已见。”

  佛告年少:“此是菩提萨埵自身光明,现作日月示于众生,为之说法,安乐利益一切天人,人中修行得此神通。”

  时诸年少白佛言:“世尊!愿说如此光明因缘?”

  尔时,世尊告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善男子!汝见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不?”

  时药上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唯然已见。我有少疑欲问如来,愿佛听许。”

  佛告药上菩提萨埵言:“善男子!随汝意问,当为汝说令汝欢喜。过去、未来、现在三世之事,当为汝说。”

  药上白佛言:“世尊!我见如来有八万四千天子围绕恭敬,复有八万四千菩萨亦围绕恭敬,又见万二千亿诸龙围绕恭敬,复有万八千亿天神等围绕恭敬,复有二万五千亿诸饿鬼围绕世尊,何因缘故有此众集?”

  尔时,世尊告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善男子!在此众集为欲听法。药上!此诸众生今当背生死,今日当得住于十地,住十地已得离烦恼,得寂灭佛法。”

  药上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此诸众生杂业所生,如来云何净此众生?”

  佛告药上菩提萨埵言:“善男子!汝今谛听!当为汝说。药上!此诸众生愚痴无智,不知解脱在于何处,多有年少诸众生等,今日当得法陀罗尼,得知一切法,得于十地。至十地已能作佛事,能转法轮雨于法雨,绍无上佛法安乐众生。天、龙、阿修罗、健闼婆、饿鬼等,闻法欢喜皆住十地,击大法鼓,吹大法螺。此年少等勤修行故得此十地,今所得法如十方佛。”

  尔时,五千年少众生从座而起,白佛言:“世尊!此身为重担大可怖畏,不知道以非道,我等犹如盲冥之人。愿佛怜愍,我等劝请世尊,愿佛说法。我等生无智慧,不知法药,愿世尊为我等说法,令得远离生死之苦,所生之处愿见佛身。”

  尔时,药上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语诸年少众生言:“汝等食已,然后为汝演说正法。”

  时诸年少语药上言:“我不识汝,汝为是谁,色相寂灭离三恶道怖,如汝身相离诸恶法;见汝掌中七宝庄严,身服宝璎以功德聚,我不知汝是何等人?我等不须食,亦不须饮,以食入身甚可憎恶,变成屎尿,作血肉筋皮,是故我等不须食饮。不须一切细软衣服,不须臂印金钏,真珠、璎珞,庄严身具皆所不欲,以无常故。我等亦不顾惜身命,为离恶道,我等求于法施,为安乐天人,为求善知识,不求转轮圣王,以转轮王虽主四方不免磨灭,男、女、妻子不能随从,所有七宝亦不逐去,无量人众亦不随去,于四天下无复自在。一身为王多见无常,作恶业故堕叫唤地狱,七宝自在游四天下竟何所在?仁者!且听我等所说速至佛所。佛观一切愍之如子,我等无父、无母,无兄弟、亲族,一切皆无。佛为我父,如来是母。佛如日月示人善道,于生死中能救众生令不复生。诸烦恼河甚可怖畏,众生在中烦恼漂溺,如来救之令不复入。世尊怜愍为说正法,示人无上菩提之处。我等不贪饮食,不欲世间富贵,不愿生天,不畏堕恶道。得人身已愿见世尊,众生短寿流转无常,以恶业故贪着五欲不觉死至,知死必至亦不怖畏。不念生灭,不知细法,不修细业。不知寂灭界,无明覆心,生已归死,死已复生。心亦不生厌离之想,长夜受苦鞭挞挝打不生厌离,但起劫夺受狱缚苦五缚所系。本恶业故命识欲灭,悲泣而言:‘谁救济我?一切悉与金银杂宝,身为奴仆一切作使我悉能为,王位自在我悉不欲,不须财物但求活命。’如是仁者!我等不须饮食。诸王自在食则上味会归于死,天食甘露亦归磨灭,种种百味王所贪着求实则无,饮食等味我等不须。我等求闻正法,令得离苦,愿离爱缚诸结烦恼,归依世尊愿离诸缚。我等敬礼大仙世尊为诸众生。未知仁者名字何等?愿自说之。”

  药上菩提萨埵言:“世界广博,众生名字宁可尽知?”

  诸年少言:“我等愿知仁者名字,甚深名字愿为宣说。”

  药上答言:“我名药上,治众生病,药中最上。我今为汝等说,令离诸病、灭除一切世界病苦。世间贪为大病,能除灭之。瞋为大病,无智众生流转地狱、畜生、饿鬼。痴为大病,众生受苦皆能灭除。”

  诸年少言:“闻此妙法离诸苦难,凡夫无智受诸苦恼,闻此净法离诸恶业,离恶业故无恶道畏。速见如来救一切病,医王施药疗治众苦。仁者速去礼敬如来,以我等语向世尊说:‘世尊能除我等之病、灭烦恼火,欲火烧身不能灭除,我等极苦愿佛怜愍。’身为重担甚可怖畏,三毒所压不可得胜。去来常担不能远离,不知死至,不生惊怖,不知解脱道,亦不知示解脱者。以愚痴意自谓不死,见父母死犹不生怖,诸业烦恼浊乱其心受诸苦恼,云何而食?我等无明覆心有如是苦,大怖重担想行及受,痴爱无智流转诸有,世间妄生不识解脱。世人愚痴浴以香汤,衣以上服,食以上味,耳听乐音种种自娱,种种好色乐欲观之,一切好味舌求贪食,细软之触身欲着之。二身和合痴心谓乐,此身顽痴何处有乐?着好履屣衣服饮食无如之何,临终困至无有能救。自不能救,衣服之具岂能救济?生在世间驰诸象、马,常作恶业不求解脱,自作教人不知后报。我等前死有生,今生有死忧悲苦恼。我具见父母、兄弟、姊妹、妻子,丧亡悲哀忧愁苦恼皆悉见之。诸行皆空,智者云何而生乐着,不求寂灭法,不求离生死法,以贪覆心?生在世时不行布施,一切过中无过贪心。著于世法多作有行,不知修习禅定解脱之道,不知发大誓愿成无上道。佛是父母,佛是示解脱道者,能雨利益众生。愚痴众生不知护法,发心愿求无上菩提,名为护法。一切行空财物亦空,若观我空不复受生,愿仁者怜愍,以我等语具向佛说。为诸菩提萨埵故,诸菩萨法不应懈怠,勤修精进舍恶行善。仁者为我往至佛所,礼敬如来作如是言:‘世尊知一切法悉无有疑,恶魔眷属佛已调伏,如来已能然大法炬令众得乐,如是之法能成佛者我等未闻。’仁者速往佛所,为我等故,我等不见如来,犹未得度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见此身已然后得度。”

  尔时药上菩提萨埵语诸年少:“汝观上方有何等相?”

  诸人闻已观上方,见五百化佛,又见三千大台七宝严饰,七宝罗网以覆其上,如莲华叶出种种香。时诸众生问药上言:“此诸华座是何等相?”

  药上答言:“此是汝座,速至佛所礼敬如来。”

  诸年少言:“我等不知所行之路,不见如来,知诣何方,礼敬如来。”

  药上告言:“汝但礼敬如来世尊,如虚空尘无有住处,如来亦如是。如来安住处如须弥山,如来等须弥山,如大海水。三千世界微尘数等十方菩萨,欲求佛住不知所在,十方诸菩提萨埵但遥礼敬。”

  诸年少言:“愿仁慈恩满我所愿,心欲见佛亲近礼敬。”

  药上告言:“如来不求香华,为众生作因令离生死,恶魔眷属不共诤论。归依佛者不入死门,速得法陀罗尼。发净心愿即得见佛。”

  尔时,世尊,以加陵频伽音熙然微笑。从其面门放八万四千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下至十八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其光杂色,青、黄、赤、白、颇梨等色,如是等光从面门出,遍照三千大千世界,遇斯光者一切众生皆得安乐。照世界已还至佛所,绕佛七匝从佛顶入。

  尔时,药上菩提萨埵从座而起,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欲少问,若佛听者乃敢发言。”

  尔时,世尊告药上言:“善男子!随汝所问,如来为汝分别解说令汝欢喜。”

  药上白佛言:“世尊!此三万亿年少,欲听如来微妙深法,愿为说之。”

  佛告药上:“善男子!若闻如来深妙法者,当觉诸法得具足一切功德,日即得住于十地。能击大法鼓,建大法幢。药上汝见如是大台不耶?”

  药上言:“世尊!唯然已见。”

  佛告药上:“此诸年少,今日得坐此台,证一切法,满足一切善根之法。今日当得击大法鼓,无量天人,得闻法已悉得利益。无量地狱众生,得闻法已得背恶道。”说此语时,众中九千亿老众生,得须陀洹果。

  “药上!闻此法者,得离一切苦,具一切善法。药上!一切皆能成就佛身。药上!汝观四方诸大菩提萨埵。”

  尔时,药上即观四方,见东方界五十亿恒伽河沙菩提萨埵而来向此,见南方界六十亿恒伽河沙菩提萨埵而来向此,见西方界七十亿恒伽沙菩提萨埵而来向此,见北方界八十亿恒伽沙菩提萨埵而来向此,见下方界九十亿恒伽沙菩提萨埵而来向此,见上方界百亿恒伽沙菩提萨埵而来向此,到已皆于佛前在一面住。药上白佛言:“世尊!于虚空中见黑色、黄色是何等相?”

  佛告药上:“汝不知耶?”

  药上白佛:“唯佛如来能一切知。”

  佛告药上:“此是恶魔及诸眷属欲来至此。药上!汝欲见不?”

  药上白佛言:“世尊!我欲见之。”佛令药上即见恶魔。

  药上见已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恶魔至此?”

  佛告药上:“魔欲乱此法座。”

  药上白佛言:“世尊!此诸菩提萨埵,为观诸年少受位故来。”

  “药上!汝见此诸菩提萨埵,种种形色、种种相貌、种种力不?”

  药上白佛言:“世尊!唯然。我见百千亿恒伽沙菩提萨埵,自在神通而来至此。”

  尔时世尊说此法已,一切勇菩萨,药上菩萨,一切老少众生,一切天人世间,阿修罗、揵闼婆,闻佛所说皆大欢喜。

  僧伽吒经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