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Read More
  •   尔时世尊……言:‘汝等谛听……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是诸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 Read More
  •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续佛灯明。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太虚大师
  •   《佛说无量寿经》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无量寿佛……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佛说阿弥陀经》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复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舍利子!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闻如是无量寿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名号、极乐世界功德庄严,闻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系念不乱。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佛说阿弥陀佛根本秘密神咒经》阿弥陀佛名号具足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甚深秘密、殊胜微妙、无上功德。所以者何?"阿弥陀"佛三字中,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一切诸菩萨、声闻、阿罗汉,一切诸经、陀罗尼、神咒、无量行法。是故彼佛名号,即是为无上真实至极大乘之法,即是为无上殊胜清净了义妙行,即是为无上最胜微妙陀罗尼。……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
    Read More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有图片链接代码)。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技术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数千枚图片。增加了“在线视频”、“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图解系列”、“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 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
  [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
  [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
  [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

  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

  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

  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
  [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
  [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
  [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三藏法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普贤菩萨警众偈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
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大般涅槃经》卷第六:法者即是法性、义者即是如来常住不变、智者了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
《三藏法数》:【依法不依人】依法者,谓依实相等法,修诸波罗蜜行,则能具足清净功德,能至菩提也。不依人者,如涅槃经云:魔王尚能假化作佛,况能不作其余之身?是故虽是凡夫,若所说所行,与实相等法相应,则可依信。虽现佛身相好,若所说所行,违于实相法者,则不应依也。

  • 动画《让我们回归极乐》
  • 动画《佛典故事》极乐净土 佛说阿弥陀经
  • 动画《佛典故事》大愿 佛说无量寿经
  • 动画《金刚萨埵净障修法如意宝珠》
  • 动画《妙法莲华经》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上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下
  • 乘願再來九百年(完美字幕版)
  • 慈诚罗珠堪布《前世今生:生命的奥秘》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上)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下)
  • 生死与轮回



简介:几个世纪以来,许多文化和个人都表示经历过轮回,那么在这个永恒的谜团后边,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本片通过对杰出的科学家和轮回的研究学者的独家采访,基于大量来自意识研究领域,濒死体验和前世记忆研究的最新研究成果,第一次深入并科学地探索了这个谜团。更多播放:

第1集:女子自称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
第2集:出生时胎记是前世伤痕
第3集:专家称人的意识和大脑无关
第4集:轮回就是灵魂换一个外壳

更多相关下载:
前世今生 轮回的故事

卍新续藏第 53 册 No. 0838 俱舍论颂疏序记

No. 838-A 刻法盈俱舍颂疏叙记序

  有人尝登眺某之山履嵚岖披灌莽然欲极其绝顶奇胜之处而探虎豹之穴践虬龙之居则羸弊甚至蹒跚踸踔遂不能而归焉尔后盍簪聚首流连酣畅之余有人之夸诩其绝顶之胜事则多恨恨胸间不胜其遗憾曰所不重游而探剔其奇者有如日亦人尝游某之山挹空翠于层峦扪飞萝于复嶝息促吻张作锯木声然到其所谓绝奇者则往往酸骨咋指殆似与性命衡既而归焉则委顿三日室外咫尺由企楚越然忆其奇绝之趣则偿其顿弊当其所闻之者或甚鲜今夫世之学者之于古典似人之登眺者亦不为少也法盈师俱舍颂疏叙记者援据解释苞举缕扸实教黉之间学者崇焉与夫近时之所谓木灾者太有径庭若其未袭箧笥之徒岂得无夫人之登某山而不能极其奇胜之恨乎然研玩之则援据之而有沓[掐-臼+也]焉辟犹骇医之穷捡毒箭于垂死者解释之而有偨俿焉辟犹下才而牝黄乎牡骊者要之所谓稽古有余发明不足者耳寻绎之者亦未可无夫人之游某山之绝奇而归后之恨者也记故无梓今梓之流焉然今之梓也唯为夫似指日矢重游之者谋之耳与夫若顿卧一室楚越咫尺之者之与其一等之谓颂疏之于对法藏其既仳离矣况于琐尾颂疏之序之记乎无乃学泅还溺哉者盖未敢谋之耳。

  元禄癸未秋九月日沙门道空叙

  No. 838

  俱舍颂疏序记

  建安沙门 法盈 修

  解前序分二初叹西土论兴之益二大唐三藏下此方传译请制疏之由初中分二初赞千部能次至于下别彰此论之德。

  昔释迦至千部者此总标千部昔者往也易云昔者圣人作易也往古来今为昔释迦者是姓也此云能仁昔贤劫初有王名三昧多此云共许王即刹利种是佛远祖也此王子孙相承有十九大转轮王第十九王名大须弥王子孙相承有十七万三千二百八十四小转轮王其最后轮王名鱼王子孙相承有一百四十三粟散王其最后王名大茅草王即是佛七代祖初无子息将以国事委政群臣入山修道为猎者误射命终肉滴血堕地生两茎甘蔗贵族应霸精诚潜托甘蔗为日炙开割一茎生男名善生一茎生女名善贤诸臣即立善生嗣位从此称之瞿昙氏此云日炙种或甘蔗种即是佛六代祖后缘嫡妃忌妒遂摈庶子尼?罗等兄弟四人此云别成等居雪山四子建国安人故父王闻已赞曰我子能仁我子能仁因此立姓释氏是佛五代祖若言瞿昙及乔答摩多是外道毁佛词也。

  天亲菩萨者梵云提婆盘豆此云天亲汉梵皆讹也旧云婆薮盘豆新云筏苏盘豆亦云筏苏畔度此云世亲劫初之时自在天二十四返人间行化第二十四返现三目八臂身遇目足仙人语仙人曰如我面上有三目即堪与我论议仙人举足报曰如我足下有目我即与我论议天知堕负现羸瘦形却归本天更不复来人间时人仰慕天德为之立祠铸黄金为身颇梨为眼座高二丈号此天像为筏苏盘豆谓与世人为亲友故云世亲父母于天祠乞得三子皆从所乞处为名也北印度境有国名富楼沙富罗富楼沙此云丈夫富罗此云志国是帝释弟能伏修罗建丈夫志因此立名也毗搜纽天王传云帝释为伏修罗遣弟毗搜纽天于此国生为提婆王子此国有修罗名因陀罗陀摩耶因陀罗是帝释名陀摩耶此云伏此修罗有大力常与帝释战能伏帝释故有此名修罗有妹名婆颇婆底婆颇此云明婆底此云妃其有容貌修罗欲害毗搜纽天故将此妹诱之以咒术力变阎浮提一处令阴闇自居暗处不令人见令妹明处语妹云若有人欲得娶汝为妻即报云我兄有大力若取我为妻必与兄相违若能与我兄战乃可相许后毗搜纽天见心大悦之问云汝是何人答云是修罗童女天云修罗如吐娉诸天我无妇汝无夫相取可否女如兄先言报之天云汝今爱我故有此言我有大力能与汝兄战遂许之修罗出明处问天汝是何人辄娶我妹为妻天云我非丈夫可为此责我是丈夫今何见怪修罗云汝有何能自一称丈夫若与我战得胜与汝妹为妻天云请当决之即各持刀抢互相斩刺天是那罗延力天身斫刺皆不得入天斫修罗手足支分随断还生至晚不息无有死状天力稍弱缘觉疲困若更至夜修罗力盛明妃恐天不如即取郁婆罗华擗为两片各掷一边于其中间去而复来天解其意即提修罗身擗为两片各掷一边于其中间去而复来修罗即死为先于仙人处乞愿云若我手足身分被断即还复生所以不死仙人欲令诸天杀之不施擗身还复之愿故致死也天居此地显丈夫志能因此立名称丈夫志国此土有国师婆罗门名憍尸迦有三子总名筏苏盘豆自在天处乞得并取天祠之名其第三子比邻持(贞利反)䟦婆比邻持母名䟦婆译为子亦云儿于有部出家得无学果其第二子即取总名于有部出家博学多闻遍通坟籍广造众论其大者名阿僧佉此云无著于化地部出家亦云于有部出家修定离欲得大乘空观因此号曰阿僧佉世亲于健陀罗国讲婆沙论成六百行颂执小乘为是不信大乘是佛说无著见弟聪慧过人恐毁大乘论堕恶趣遣使往告我今有疾汝可速来世亲随来去兄住处四十里至一僧伽蓝闻无著弟子诵华严经十地品发心感悟追悔甚深妙法昔所未闻方验小乘为非诽谤之?源发于舌舌为罪本今宜除断即执铦刀欲割舌以谢其罪乃见无著住立告之曰夫大乘教者至真之理也诸佛所赞众圣攸宗吾欲诲汝汝今自悟悟其明矣何善如之如诸佛圣教断舌非悔汝设割舌不灭前罪汝既因舌谤大乘法而获此罪若欲灭者当善赞说大乘大乘补过自然可令此罪速灭杜口绝言其理安在作是语已忽不复现世亲承命遂不割舌只且诣无著住处咨受大乘于是研精覃思造五百大乘论解大乘经年八十于阿输阇国舍命虽迹居凡地实难思议也。

  纂者集也如三皇五帝有德有位立制作孔子有德无位述而不作今谓佛于余二藏中已说穷理问答论教名现论主纂集于一处乃云论纂千部。

  弘宣盖远者是上弘佛道法音远布盖由志也谓弘扬宣畅如来教典至远约处遍大千界就时通万二千年也。

  发起良多者下化有情良者善也发起善信者多也又解由论教显发义理有情以生得慧学论教能发生闻思等慧解多也论教功德大而言之不出上弘佛道下化有情故举此二事也西明引论语云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盻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解云此是子夏问诗义上二句在卫风硕人二章齐候女庄姜为卫庄公夫人庄公惑于嬖妾使骄上僭(上声)庄姜贤而不答终以无子国人闵而忧之故作是诗注云倩好口辅也盻目白黑分也笺云此章说庄姜容貌之美也马注论语云倩美笑貌也盻动目貌也素以为绚兮此一句逸也逸由失遭秦焚书失此句故诗不载也子曰绘事后素郑注云绘画文也凡画绘先布众彩然后以素分布其间以成其文喻姜女虽有倩盻美质亦须礼以成之也曰礼后乎注云子夏闻绘事后素言解以素喻礼故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与可言诗已矣解云子夏能发明夫子意如商可与共言诗也况论主造论再发起经律教也然用此意即弘宣盖远义同今不取也(已上总叹千部论)自下别彰此论。

  揭(去竭反高举也音亦杰三苍云举也担也负也)庄子曰揭日月而行诸又云担囊揭箧负匮而趍此皆训举也。

  剖(普厚反判也)。

  名相者名即诸法能诠名相即诸法体相或相状也。

  文约三十卷论。

  事广近即包婆沙发智等论远则包含佛四十年前所说九部经律中事也。

  工者巧也。

  言若能究根界之旨者前来都叹此论之工也自下别述此论能根即根品此品明诸法用界即界品此品明诸法体旨者趣。

  穷世圣之源者此两品明世出世因果凡取力行因趣果莫过于此。

  辨因果于真俗者释上世圣之源也业品明俗谛因随眠品明俗谛缘智品明真谛因定品明真谛缘也。

  祛执滞于人我者祛者去也除也释上究根界之旨此二品辨三科法门去我执也。

  思已过(去声)半者周易下系云智者观其彖辞则思已过半矣注夫彖者举三象之统也又略例云彖者何也统论一卦之体明其所由之主者伏羲画八卦又因而重之成六十四卦其后文王乃造卦下之辞谓之彖辞如乾卦云元亨利贞是也彖者断也断一卦之体吉凶之义亦云繇(贞祐反)辞繇者抽也抽一卦之大意也后周公又述六爻之辞爻如乾卦初九潜龙勿用等爻下辞故云爻辞也至孔子乃造十翼一上彖二下彖三上象四下象五上系六下系七文言八说卦九序卦十杂卦说此论似经律之彖辞十二部经中明初九部名过半也。

  专攻说有而已者攻者伐也不但明小乘有教而已亦有大乘空义也或可不但说有部而已亦有经部等诸部义也自下第二此方传译分二初译论二请造疏。

  大唐三藏者姓陈东京偃师县人也贞观二年游五天竺至十九年正月却届长安得梵本六百五十七部俱舍是其一也二月六日奉诏于弘福寺翻译也。

  再译真文者陈朝译为初唐朝译为再所诠理正文句定为真文。

  亲承密诲者三藏西方大乘诸师立破口授基法师小乘义授光法师如安慧师救论主义等是也自下第二请造疏。

  正释者即三十卷为正释也。

  既尽善美矣者论语云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韶者舜乐名也夫圣人制乐随人心为名也韶者绍也舜揖让绍继尧德故因制乐名也美者堪合当时之称也善者理事不恶之名也天下万人乐舜继尧而舜从人受禅是合会当时之心故曰尽美也揖让而代于理事尽旨故曰尽善也武者武王乐名当时殷纣为恶日久万人怨怒武王征伐行武安天下之心故乐名武也天下乐武王武王从人而伐纣是会合当时之心故尽美也以臣伐君于理事不有善故云未尽善也今序意此论三藏初传译光法师承密诲制疏解释尽理事之宜又何加尚于此而更请造疏耶。

  三皇五帝三王乐名自古天皇地皇人皇氏五姓纪七十二姓纪三姓纪六姓纪四姓纪有巢氏燧人氏已前并未有礼乐百姓吸露精食草木之实不足山居者食吮禽兽居水者食鱼龟饮血衣茹毛皮人多伤病至燧人氏始钻木燧取火教人铸金为釜鼎熟而食之故号燧人氏五行于是生焉至伏羲氏大昊方以木德王始作八卦以通神明制嫁娶之礼始作琴瑟之乐神农氏炎帝而嘉禾生醴泉出制本草造五弦琴作不谋之乐有熊氏黄帝姓公孙名轩辕作云门咸池之乐金天氏小昊作九泉之乐高阳氏颛顼作承云之乐又云使飞龙放八风音作五英之乐高辛氏帝喾造鼙鼓钟磬管篪作仁英之乐陶唐氏帝尧作大章之乐有虞氏帝舜作太韶之乐夏禹作大夏之乐殷汤作大濩之乐周武王作大武之乐此前燧人伏羲神农为三皇者白虎通云天之总美大称也皇者煌煌焉人莫违也烦一夫扰一士劳天下不为也故黄金弃于山珠玉捐于渊岩居穴处衣皮毛饮泉液吮露英虚无寥廓与天地通灵也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为五帝帝者谛也象可承也德合天地者称之帝帝者天号也夏殷周三王也王者往也天下所归往也德合仁义称之王王者五行之称也王者所以盛礼作乐者何节民之喜怒也乐以法象天礼以法象地人无不合天地之气有五常之性也乐所以荡涤收其邪意也礼所以防淫泆节其流靡也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于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即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即莫不和亲是先王之乐意也([此前意勿恐序也])又何加焉加者增上也已上徴请意。

  论岐(巨岐反)路也此下出请造疏意列子曰杨子之邻人亡羊既率其党又请杨子之竖追之杨子曰嘻亡一羊何追者众也邻人曰多岐路既反问获羊乎曰亡之矣奚亡之曰岐路之中又有岐焉吾不知所之所以反也杨子戚然变容不言者移时不笑者竟日门人怪之请曰羊贱畜又非夫子之有而损言笑者何哉杨子不答门人不获所命弟子孟孙阳出以告心都子。都子他日与孟孙阳偕入而问曰。昔有昆弟三人游齐鲁。之间同师而学。进仁义之道而归其父曰。仁义之道若何。伯曰。仁义使我爱身而后名(身体发肤不敢毁伤也)。仲曰。仁义使我杀身以成名(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也)。叔曰。仁义使我身名并全(既明且晢以保其身)彼三微术相变而同出于儒。孰是孰非耶。杨子曰。人有濵河而居者。习于水。勇于泅。操舟鬻渡。利供百口裹粮就学者。成徒而溺死者。几半本学泅。不学溺而利害如此。若(汝也)以为孰是孰非。都子嘿然而出。孟孙阳让(责也)之曰。何吾子问之。迂夫子答之。僻吾惑俞甚心。都子曰大道以多岐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学非本不同。非本不一而末异。若是唯归同(同[卦]自得也)反一性(性者正性也)为亡得。丧吾子长先生之门。习先生之道而不达先生之志也哀哉。

  黩者数也乱也谓言词繁数也。易蒙卦彖辞云。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黩黩即不告。利贞解曰。蒙有二义。一者微蒙暗弱则童蒙。二者蒙晦嘿则圣人也。大象云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解曰上卦艮为山也。下卦坎为泉也。山下出泉四面为山所壅。未知所适。况初学者。心中蒙昧。有所决蒙之象也。君子以果行者。君子当发此蒙。道以果决为行。告示童蒙为决蒙之主也。育德者。谓隐默怀藏不自彰显。云自成圣德也。亨者通也。物既暗弱。意愿亨通也。匪我师德明往求童蒙。但暗者求明故。童蒙求我也。初者发始之辞。筮者决疑之物。童蒙既求我。我当以初始一理正直之道以割决告之也。再三黩黩则不告者。师若以深广二义告之。则童蒙黩乱故不告也。利贞者贞者正也。言蒙之为义利以养正故也(此上二文谓繁者请不叙之也)今序用意三十卷。诸部破立岐略之义说繁十五卷疏义理丰富。辞多黩乱也。

  幼好斯文者。疏主幼年好学斯文。长年此论独步长安。有人释疏主十三讲此论名幼好斯文。十七造疏名长而独得非疏主年五十已上方造疏。

  居诸未几者毛诗第二云日居月诸照临下土言日月未几疏即成也。

  遽(渠却反速也急也)。

  以简则易知者。易上系云干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即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意云干有易知不难之德。则四气自成。坤有简静不繁之德。则万物自生也乾坤既有简易之。德人亦法此乾坤。则成可久大之功业也。疏云以简易知者。以简即坤易。知即干有功则坤可大。则干合言有功。即可大互举文者。乾坤须兼有。况此疏有简静易知。令人成贤人之德业也。

  俾者使也(?婢反)。

  后身广慧西域记第五云天亲无著师子觉三贤哲每相语曰。凡修行业愿睹慈氏若先舍寿。得遂宿心当相报语。以知所至其后师子觉先舍寿命三年不报世亲菩萨。寻亦舍寿时经六月亦无报命时。诸异学咸皆讥诮。以为彼二贤流转恶趣。遂无灵鉴其后。无著菩萨。于初夜分正为门人教授禅法。灯光忽翳。空中大明。有一天仙。乘空下降。即进阶庭。顶礼无著。无著曰尔来何暮。今名何谓。对曰从此舍命往睹史多天慈氏内众莲华中生莲华。才开从华台下礼拜慈氏。慈氏赞曰。善来广慧善来广慧。旋绕才周。即来报命。无著曰师子觉今何所在。对曰我旋绕时。见师子觉在外众中耽着欲乐。无暇相顾讵能来报矣。淮西域记世亲房在健陀罗国。于此造俱舍论。今此意云使广慧菩萨遥证疏主释。此通方之教也。

  过去众贤永惭偏识者。西域记第四云僧伽䟦陀罗(此云众贤)迦湿弥罗国人也。聪敏博达。幼传雅誉特深研究。说一切有部毗婆沙论。时有世亲菩萨秉心玄道。求解言外。破毗婆沙师所执。作阿毗达磨俱舍论。论辞义善巧。理致精高众贤修览。遂有心焉。于是深研钻极十有二年。作俱舍雹论二万五千颂。凡八十万言。凡所制论。言深致远。穷幽洞微。复告门人曰。以我逸才。持我正论。遂屈世亲。挫其锋锐。无令老叟独擅先名。于是学徒四三俊彦持所作论。推访世亲。世亲是时在北印度磔迦国奢羯罗城。远传声闻众贤。当至世亲。闻已即治行装。门人怀疑。前进谏曰。大师德高先哲名擅。当时远迩学徒莫不推谢今闻众贤。一何遑遽。必有所下。我曹厚颜。世亲曰吾今远游非避此子顾。此国中无复鉴达众贤后进也诡辨若流。我衰耄矣。莫能持论欲以一言颓其异执引至中印度。对诸髦彦察乎真伪。详乎得失。遂即命侣负笈远游众贤至中印度。秣底补罗国。大都城南德光伽蓝北三四里。大伽蓝中。忽觉气衰。于是裁书谢世亲曰如来寂灭。弟子部执传其宗学。各擅专门党同道嫉异部愚以冥昧。猥承传习览所制阿毗达磨。俱舍论破毗婆沙师大义。辄不量力沉究弥年。作为此论扶正宗学。智小谋大。死期将至。菩萨宣畅微言抑扬至理。不毁所执得存遗文。斯为幸矣。死何悔哉。于是历选门人。有辞辨者而告之曰。吾诚后学轻陵先达命矣也。如何当从斯没。汝持是书及所制论谢彼菩萨代我悔过。授辞适毕。奄尔云亡门人奉书至世亲所。致辞曰我师众贤已舍寿命。遗言致书责躬谢咎不坠其名。非所敢望也。世亲菩萨览书阅论沉吟之久。谓门人曰。众贤论师聪敏后进。理虽不足词乃有余。我今欲破众贤之论。若指诸掌。顾以垂终之托重其知难之辞。苟缘大义。存其宿志况乎此论。发明我宗。遂为改题为顺正理论。门人谏曰众贤未没大师远迹。既得其论又为改题。凡厥学徒何颜受愧世亲为除众疑而说颂曰。如师子王避豕远逝二力胜负智者。应知众贤死已焚尸。收骨于伽蓝西北二百余步。庵没罗林中。起率都婆。今犹现在。意云正理。论为偏识。令过去众贤永惭见正理论偏识之说。

  解后序文二初菩萨。赴机论兴之益。二者正仪下明道俗兴请。制疏之由初分二初总叹千部次别彰此论。

  粤者语词也。烛明幽暗北方称幽。南方称明。所以北方有幽州。

  赫者盛也。诗云赫赫明盛貌。

  鼓动颽风。尔雅云南风谓颽风东谓谷风西谓泰风北谓凉风。李巡注云颽乐也。言生长万物。万物喜乐以时言之春曰谷风夏曰颽风。秋曰泰风。冬曰凉风。诗颽风章云颽风自南(音任一曰如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解云此章美孝子也。夏风谓之颽棘难长养者也。夏风而能吹拂成长。夭夭盛貌也。劬劳病苦也颽风能吹长难成之棘。喻宽仁之母劬劳养育七子夭夭之盛也。序意虽春风亦成物举颽风成棘取万物极成也。

  匡大教而济时者匡正也。谓菩萨匡持佛法以济时机也。此上义者由日有破暗之能。风有成物之用。菩萨有济世之德。故取之为况也。爰由于也。

  弘扬也道引导也。

  五印度西域记云旧言身毒天竺等。今从正音宜云印度印度之人随地称国殊方异俗遥举想名语其所美谓之印度。印度者此云月月有千名此名其一称言诸群生轮回不息无明长夜莫有司晨。其犹白日既隐。霄烛斯继虽有星光之照。岂如朗月之明。苟缘斯致。因而譬月。良以其土。圣贤继轨。道凡御物。如月照临。由是义故谓之印度。五印度境周九万余里三边大海。北有雪山。北广南狭。形如半月画野区分七十余国。时特暑热地多泉湿。

  躅者书云高步曰躅即光显大师之教迹也。

  言解外道之邪纷者。即由制论能解外道异执之纷诤已上总叹千部自下别彰此论。

  六足下自明八蕴者婆沙云杂结智业大种根定见也。西音名健涂此云蕴。蕴者。聚诸法自类各集一处名蕴。谓集种种异相。论道判为杂蕴集结。论道判为结蕴集智论道判为智蕴集。业论道判为业蕴集。大种论道判为大种蕴根定见准说。

  宗唯以正者论主情无偏党学该诸部凡厥正义咸以遵崇。

  润色者论语云为命禆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里子产润色之此四者皆郑大夫为命谓作盟会之词谌性静怯。若为其君作盟会之词。即入草野中以创立之世叔不能草创。但能讨论治正谌所造之辞又子羽不能讨论。但取二人所创治者。更雕琢修饰之子产又但采文润色之径。此四贤手悬之千古。

  聪明者。尚书云。聪明视听远家语云聪以知远。明以察微。谓此论见闻广也。

  文盖云间者晋书曰陆云字士龙吴郡人也。荀鸣鹤颖川人时士龙在司空张华座鸣鹤后至座上。诸宾素闻鹤名皆为之起鸣鹤曰清风至飞尘飏。士龙曰凡鸟集凤凰翔既而座定荀陆二人叙温凉陆曰云间陆士龙荀曰日下荀鸣鹤时人谓之佳对。

  缙绅者汉书云缙者插也字应从手绅者大带古礼插笏。于绅当胸直插非如今腰间斜贯。今时行礼犹依古也。缙字若从糸即帛也。赤也此谓衣冠之士。

  龟镜者龟曰卜蓍曰筮皆考疑事也。龟可以决疑。镜可以鉴物。又云为龟之灵也知先兆之吉凶为镜之明也。鉴物像之好丑。言其佩缙绅之服类。龟镜之明也。

  既勤勤于法门属自身不懈怠之貌。

  孜孜(子之反)咀(慈吕反)兼济者穷则独擅一身达则兼济天下。

  遭遇狎习。

  兰室者家语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今疏主接侍郎如狎芝兰之室也。

  夕殒者论语云朝闻道夕死可矣。

  质而不文者论语云质胜文则野注云鄙野也。文胜质则史史者文多质少也。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彬彬文质相半貌也。

  味道君子俗士义学精人僧众。

  鸾镜者宋宝华泰鸾诗序云罽宾国王网得一鸾欲得鸣而不能致夫人曰妾闻鸾得双则鸣舞以镜照之鸾睹镜中影。悲鸣却镜而死因号鸾镜矣。

  吴越春秋云楚王召风湖子而告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寡人欲因子请此二人作剑可乎风湖子乃往见二子令作之一曰龙泉二曰大阿豫章记云吴猛未言之前。常有紫气见于牛斗之间。占者以为吴王再兴唯张司空以为不然及吴平后。紫气逾明。华闻雷孔章妙达纬象乃令观之章曰无他象。唯是宝物之精在豫章丰城县华遂以章为丰城令至县堀深二丈。得一青玉匣。长八九尺开之得二剑其夕牛斗气。不复见后章留其一匣龙泉进之张公。张公遇害。此剑飞入襄城水中也。吴猛豫章人也。少有孝行。夏日常不驱蚊。惧其去已而噬亲年三十邑人丁义始授其神方。因还豫章。江波甚急。不假舟楫。以白羽扇画水而渡。睹者殊异之。

  敏者达也聪也。

  俱舍颂疏序记(终)

No. 838-B

  旧本卷尾载明有无漏色断惑及五果文一纸半余然非是有关系二序亦其文非盈师语气有本注曰古本朱书之知。是本邦学者抄记而且赘此末者。后人以墨代朱。尔来谨录。传写依旧耳。故今除之矣。又后有记云乾元寺僧令端时会昌三年值难唯手抄一卷。将供养后人。有传持者。请当叙之。忆而矣敕福州观察处量等御中文语鄙俚未足当一笑多是妄人欲眩惑人然纰缪陋拙非复袁铉族谱则一见可知耳。或本有宽信䟦文曰仁平元年八月勘内外本文而加添削。又语周防公宽尊引载周易本文。又载永正年间三井无约䟦语曰对四本校勘之其中阙略乱脱诸本互有此本者。任意抄誊。或除或加。然则此记屡历后人订正顾失盈公之真者。亦不鲜耳。若夫沓[掐-臼+也]偨俿者亦安知非盈公千岁之冤也有人曰法盈者圆晖弟子见尚慧俱舍私抄第十一而此记智证大师入唐请来。余皆未能考之伏俟博洽云尔。

  道空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