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大正藏》第84卷No.2730

  如法经现修作法(六帖)

  前方便事
  正忏悔以前七日精进洁斋。每日三时忏法(后夜日中初夜也。开白。唯愿奉请可有之。起居礼)于便宜道场读之。每时供香花。虽非清净衣。不着随分之鲜衣(或又于一所共行常事也)。
  行仪云。若不觉严净身心毕入道场。则道心不发。行不如法。是故当于未正忏悔之前一七日中。先自调伏其意。息诸事务。供养三宝。严饰道场。
  (净洗衣服。一心系念。自忆此 身已来及过去世 所有恶业。生惭愧礼佛忏悔。行道诵经。座禅观行。发愿专精。为令行三昧时身心清净)。

  堂庄严事
  兼日经众着净衣(汤帷裤着袈裟可役之)洗堂内外(若严丽清净道场洗之。可有其惮者。不洗只能能拭可有也。是故实也 云云)道场中央安宝座。宝座上安宝舆。四面障子。四角宝幢罗网等如常。宝舆上张天盖。盖四面垂宝罗网。四角悬宝幢(或小幡)并礼盘上同之。舆内安法华经一部(纳箱安之。或调八轴奉立之)四面阏伽烧香。四角花瓶灯明(四本或二本)于日中时者佛供八坏供之。前机磬台半叠等如常。僧众座前(左右随便宜)立经机一脚(烧香名香两器置之)机下重(可三衣袋涂香器置)幡花鬘随道场广狭可用之。四面垂罗网。

  诸文
  行水 当愿众生。沐浴身体。身心无垢。内外明彻(三返)
  净衣 当愿众生。全具大道。证菩提果(三返。此衣阿难尊者付属衣。以此衣隐烦恼耻。度成正觉衣装也)
  手水 当愿众生。水出光明。我身三身(三返)
  衣 当愿众生。积胜善根。至法波罗蜜(三返)
  悬袈裟 当愿众生。闻法具足。自然清净(三返)
  行道 当愿众生。道路虫类。得成佛道(三返)
  洒永 当愿众生。永出三界。究竟大乘(三返)
  入道场 当愿众生。深入道场。坐如来座(三返)
  著座 当愿众生。至菩提座。心无所著(三返)

  行水事
  先上厕作法等毕。必洗手嗽口(用秽手水)其后入行水所。临汤桶先取香入汤浴之。欲浴毕之时可唱行水文。次澡豆取能能洗手(香澡豆隔折敷中入之。兼置汤桶近边之)又不净处处以踵洗之故实也。其后着平足驮。着汤帷到净衣所。登净莚上拭身体。着净衣。未着袈裟以前。于手水所先取香置左掌中。洗手嗽口也。又归净莚着袈裟。然后赴门前也。
  行仪云。香汤沐浴。着净洁衣。若大衣及诸新染衣。若无当衣已衣中胜者以为入道场衣。
  正忏悔(六时忏法自晨朝始之。行仪云。正入道场当用六齐日。又云。于入道场日清旦之时日(云云))。

  开白作法
  寅克行水。其后各着净衣。次手水。手水后着袈裟。次持三衣(左腕悬之)次座具(左袖上悬之)念珠扇等。集会门前。先经众中下﨟一人入堂。火舍置火。灯明可挑之。其后取门前洒水器(并)散杖。入堂逆洒水一匝毕。洒水器等如元置之。次取涂香器散香等役之。次于明张前读心经一卷。奉赍当守护神法乐(每时作法人别如此)其后纳扇怀。涂香涂手。次取香吕左手持之。次取花莒持加手。次洒水(三反)密宗人可用加持香水印明等欤。次超香象入堂(右足为先)次次人作法同之。但开白以后不守﨟次。只速疾为先。即无言行道(三匝为上﨟)一和尚立留自座前。次次又前同如此。立定后同时蹲踞。先置花筥(我前右方)次入香吕柄可置花筥中。次开扇置左。其上可置三衣袋也。次诸众同时起立展敷座具。登座具上。取香吕五体投地。礼拜先立。究两膝(右为先)次投两臂(右为先)次突额也(三遍如次)可祈念。其词云
  南无十方法界一切三宝。
  南无法华经中一切三宝。
  南无忏悔教主普贤大士。
  次置香吕。叠座具(立叠之)如元左袖上悬之。次蹲居悬三衣。于左腕香吕花筥扇等如元持之。蹲踞本座上。先花筥置半叠前右方。次香吕置机上。次以三衣置同机下重。次座具折四可置半叠傍也。其后半着。次先可颂总礼伽陀(我此道场如帝珠一行)次当调声之人取座具香吕花筥等。寄宝座前半叠下蹲踞。先花筥置半叠右边下(或前机置之)次以香吕置前机中央。以三衣置前机左方。次立展座具敷半叠上礼拜(三反。五体投地。合掌礼念同上)诸众同礼拜。次登半叠。着座。整衣服气色用意。次涂香涂手(三反。如常。诸众同时涂香)次捻名香(诸众同)名香忏法一座计(捻之)次金一打。次蹲踞取香吕。又一打。次烧香。次散华。次置香吕。合掌出一心音。即从半叠下。踏座具端。敬礼之曲低头渐五体投地礼之敬礼。礼博士不终前。下座同音付十方一切。立即礼之(五体投地。合掌。三宝礼。如此)次登半叠䠒脆。取香吕。烧香散华唱供养文(下座同䠒跪)取香吕。烧香散华。心中唱供养文(凝观念之由。见补助仪等可得意也)次供养已礼三宝时。置香吕。五体投地一礼(诸众同之。但调声一人唱文。诸众不出音也)开白外。此次登半叠蹲踞。取香吕(丁)次烧香。次取花下立。散花之咒。愿除奉请等故也。次登半叠䠒脆。取香吕。次烧香散华。出一心奉请。奉请一反毕。即五体投地(合掌同诸众)如此奉请三反(云云五体投地)次登半叠䠒脆。取香吕(丁)次烧香散华。次出唯愿我本师等读毕五体投地一反(合掌诸众同)次登半叠蹲踞。取香吕(丁)次烧香。次取花筥下立散华(梵呗师并诸众等同之)唱持妙香花等。次出呗行道(先调声次呗师次诸众呗问。上﨟少少唱妙法莲华经。散花三匝于佛前了)但行道二匝三匝。依道场宽狭不同也。可思之。
  问。若下﨟勤呗役之时。行道次第何。答。有二说。一者虽下﨟为呗师者调声次可立也。呗可为一和尚所作故也。二者虽为呗师于本﨟次处勤也。夏﨟有限故也。次调声蹲踞先置花筥。次突左膝于半叠打磬。取华立向一和尚方散之。即乞咒愿(私云。乞咒愿毕ヌレバ只向宝舆方立也)次咒愿师取华散华。唱咒愿文(徵音唱也)咒愿之时诸众同烧香散华。心中唱之。咒愿师唱毕少屈蹲座。调声咒愿师屈时同屈体也。次调声乍持香吕出一心音。五体投地(礼拜之时置香吕于前机。头委地礼之。次次自初合掌)次诸众置香吕。自本师等付之。五体投地(已下作法同之)次敬礼段毕登半座䠒脆。取香吕。出为法界众生。唱毕后(丁)次烧香散华。六根段(若三反ナラハ三反毕礼拜三反。五体投地若一反ナラハ礼拜三反シテ。归登出第二第三也)礼拜词云
  南无十方法界一切三宝惭愧忏悔六根罪障。
  南无法华经中一切三宝惭愧忏悔六根罪障。
  南无忏悔教主普贤大士惭愧忏悔六根罪障(或眼根罪障耳根罪障ト每段改用之。但六根罪障常事也。已下五段同之)。
  问。三反忏法自何处反哉答。初反自至心始至愿以洗除。第二反自眼根始又至愿以洗除。第三反自眼根始至已礼三宝。读毕也(已下五段准之)可知不读终以是因缘反付耳根等也。次登半叠䠒脆。取香吕烧香散华出。我弟子至心读毕。即置香吕。五体投地(三反)其词云
  南无十方法界一切三宝证知证诚劝请功德。
  南无法华经中一切三宝证知证诚劝请功德。
  南无忏悔教主普贤大士证知证诚劝请功德。
  随喜。回向。发愿。可准知之。
  次登半叠蹲踞。取香吕(丁)次烧香。次取花筥下立。此时诸众烧香起座散华。先散华。次出十方念佛。即行道每句散花(虽一反忏法。于十方念佛可为三反也。如行仪)次十方念佛三反毕之时。调声立止(丑寅)角(南面道场时此时立止。余方准之。以后左方可立止)次出妙法莲华经安乐行品。出了置花筥于台上。若无台者便宜处可置之。诸众同置华箱。一心诵经行道。次经段毕。又十方念佛(三反如前)次留法座前。唱后呗。后呗了五体投地(先突两膝于半叠。次置花筥于前机下。次置香吕于同机上。投两臂头也)一礼。诸众同礼。取香吕花筥着本座。次登半叠蹲踞。取香吕(打)即置香吕合掌。出三礼一切恭敬自归依佛等(云云。五体投地下座同三礼。已下不烧香散花也)次登半叠安座(下座同)取香吕(打)通戒偈(次打)六时偈随一唱之(打)次(二打)神分(补缺分释迦牟尼宝号(丁)一切神分般若心经(丁))心经一卷读之(诸众同)读毕后大般若经名唱又(打)次灵分(如常)次祈愿(如常)下座犹持香吕也。次置香吕下半叠。五体投地三礼(或一礼)次取座具。叠如元悬左袖上。次三衣。次取香吕等。右绕着本座。次读经观念等(多少)任意次退出之时无言行道。三匝之后。于法座前三度(起居礼或于门前)出堂也(若急之时行道一匝事可有之。非正义)忏悔中两三日一度。初夜半夜次可有赞叹事。或忏悔文。或经赞叹所作体可在人意”
  堂中扫除。供花烧香等。杂役下﨟一两人专勤之。七日一度有大扫除。此次替油器。可立替瓶华也。
  已上一帖毕。

  如法经御料纸(并)水迎事

  多分正忏悔二七日之中奉迎之(二七日中)若有霖雨等障碍者。后七日中成更不可有其难。后七日御料纸水取可行云事无本说。只人意乐也。初七日忏悔可迎云义有其谓。后七日行之云事强不可执者也。先登山众当日后夜ニ黄昏(マテ)忏法(ヲ)重一反。忏法早早读置也。其作法起居礼也。六根段礼拜只一反欤。其词云。
  南无二所三宝普贤大士(云云)是则最略仪之时用词也。其外如常。供花略只一前可供欤。四面阏伽四座忏法ニ一前ニツツメテ用(ルト)可思哉。
  次当日未明大宝持幡洒水烧香华袋随人数各入葩。覆面(许)手袋(二具许)水器物(竹筒也)纸一帖(洗料纸也)登山次落付横河宿坊食事等(但近来多分于灵山坊用之)次遣使于本道场。渐可有用意之由可告示之。次各行水。着净衣(如常)次上人等随身次第物(持幡洒水烧香大宝如次。下﨟为先。但大宝役人最末可勤之)先到灵山如法道场之庭上奉差入大宝于道场。内上人取大宝奉纳御料纸(此间明障子立也)此间庭上众皆蹲踞。次道场内颂伽陀(妙法莲华经。是大摩诃衍。众生如教行。自然成佛道)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典。如说修行决定成佛。次经众于庭上。又颂伽陀
  (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
  ▲散华△
  南无开三显一一乘妙典(ンマママ)
  (于我灭度后。应受持此经。是人于佛道。决定无有疑)
  ▲散华△
  南无开近显远一乘妙典(ママママママママ)
  违堂内伽陀可诵之。次庭土伽陀毕道场指出大宝。此时大宝役人脱藁沓登缘。起居礼三反。此后立请取大宝。本道场上人一拜之后闭障子。次出合杀(释迦)赴归路路次之间不断可唱也。行列次第如前(人数不足时。散花役人持花袋故也)次于灵山院佛前诵伽陀
  (敬礼天人大觉尊。恒沙福智皆圆满。因缘果满成正觉。住寿凝然无去来)▲散华△
  南无妙法教主释迦牟尼如来。
  次到如法水所。各蹲踞(但持经人独立)颂伽陀
  (八功德水妙花池。诸有缘者悉同生。我今弟子付弥勒。龙华会中得解脱)▲散华△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慈尊。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
  旧颂文济济用之。近来不过两三欤。伽陀了散华。其后开阏伽井户。心得人二人许入(此时藁杳井前小沟足能フミ洗也)覆面先筒ススグ。筒中入水振洒也。如此两三度。筒アマタ有ラバ皆此定ニススグヘシ。皆外阵水クンデ内外清净洗之。水滴布杓等マデモ同可洗之。次上人加覆面。到如法水所酌之。重可洗净水器(三度)其后以水滴可覆水器只。次汲如法水可入之。入毕口木(ヲ)指也。此木以如法水可洗之也。事毕水滴布又ススグ也。假令虫ナドノシタマレタランヲ洗也。筒口サシテ后以洗纸大カケテヌレナガラ筒口ヲ裹也。其上ヲ纸捻ニテユヒテ。サテ可荷杓ヲモ可洗也。其阏伽井外水ニテ先アラススギヲシテ。其后净水ヲ汲カクル也。调毕ヌレハ如本闭户。彻覆面。赴归路。大宝カハルガハル可持之。次向中堂方。可有赞叹”
  (弘誓深如海。历劫不思议。侍多千亿佛。发大清净愿)又于花尻鸟居边江文法乐。颂伽陀
  (和光同尘ハ结缘ノハシメ八相成道モテ其终ヲ论ス)守护神内ニテ御座故也。次出合杀。渐下山行列如前。但持水御料纸次可列。持经持水两役人忏悔上人必可勤也。若净水外别田杂水时者承仕可持之。先例有之故也。路次之间有佛神者。可奉法乐伽陀也。次归着忏悔之道场。先自道御料纸已令入给之由可告示之。御留守上人等入道场可待之故也。进道场正面庭。各蹲踞。但持经持水人乍持列立次庭上。上人先颂文
  (诸佛兴出世。悬远值遇难。正使出于世。说是法复难)南无极难值遇一乘妙法。
  (情存妙法故。身心无懈倦。普为诸众生。勤求于大法)南无恭敬供养一乘妙典。
  (愿我生生见诸佛。世世恒闻甚妙典。恒修不退菩萨行。疾证无上大菩提)南无生生世世值遇妙法。
  次道场上人颂
  (一切业障海。皆从妄想生。若欲忏悔者。端坐思实相)南无惭愧忏悔六根罪障。
  (每时作是念。以何令众生。得入无上道。速成就佛身)南无三身常住妙法华经。
  愿以此功德(云云)一行。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
  次开正面障子。上人放出用外金刚(承仕自兼用意之也)向御料纸。先起居礼(三反)即奉请大宝住立。此时持经人一拜(起居礼)次以大宝指入道场时。内阵上人请取之于内阵。取出御料纸(加覆面用手袋)可奉宝座内。大宝后户可出也。次放出上人请取如法水。即入道场。可安置宝座下。此间庭上人洒水用之。次庭上人等回后户洗足入堂。可始初夜忏法。但随时克之早晚。各出食事行水之后更可入堂欤。
  或曰。御料纸奉安置宝座中(纳料纸箱安本经下。但本经同座难叶者水引中最上可安欤)次水宝座下寄悬结付可置也。
  写经若可及数日者。水(ヲ)净瓶(ニ)入秘置也。
  筒(ニテハ)无程损故也。夏虫殊可有此用意。
  写经以前可用意事等。
  草笔石墨等调储事
  洗纸事。细竹(ヲ)破(テ)纸(ノ)片端(ヲ)ハサミテ。先阏伽井水ニテススギテ。其上ヲ以净水ススグ也。净水多一向可用。净水スクナカラン时。阏伽井ニテ可洗之。サテ便宜也处高サシハサミテホスヘキ也。覆面シテ洗也。但近来水取之次于横川洗之。尤宜欤。经箱アテ板。御料纸卷付ハサミ竹一本。经表纸卷付ル竹。一竹针二纸捻。已上物每箱可相具也。砚(墨笔竹箸一前。同刀一。水入小スリコキ一)此等皆阏伽井(ニテ)アラススギシテ。持归净水又ススグ也。此搔板等物悉覆面可洗置也。
  御料纸续事 经众之中先达(并)工巧之人可奉调之。用覆面手袋。以蛇藏为续饭(里书云。ヘムヒノクラ用样ハ净キスキ欤。若クハフクセニテ堀テ。阏伽水ニテ洗テ。纸ニ裹ミテヌラシテムシ烧ニヤク也。フクフクト烧ナバ。取出シテウハ皮ヲムキテ。后ニ净水ヲ以テ洗之。续饭板ニ置ネヤス也。续饭ヘラハネヤス时キハトリトコロヒタテニテ取也。仍テ本トハ秽レ。末ハ净キ也。サテ调卷之时ノヘラハ本末共ニ净キ也。用手袋之故也。小刀ノツカモ净クテ手袋シナカラツカフガ物ノシヨクテ吉也)。
  一二三五六大卷也。御料纸三枚续为一卷。四七八小卷(ナンハ)御料纸二枚为一卷。是大概也。若一部一笔书写时。一部料纸(ヲ)一卷续。大经箱入奉书之无烦之样也。
  一含香(丁子)可用意事。一覆面可造事。一草座可储事。

  如法经笔立作法
  当三七日后夜忏法神分结愿之由可有之(三七个日六根忏悔庭结愿在此座(云云))当日后夜忏法一卷可有之。起居一反如常。是则写经间每日一座忏法也。忏法以后供香花。备佛供。立礼盘敷草座。少扫治毕。各持坐具三衣退出。香汤洗浴着新净衣(旧仪笔立十种供养必着布法服。当时不必然欤)门前仪式大旨如开白(但着袜也)先入堂。无言行道(如开白作法)次宝座左右展坐具。五体投地(三反)或起居礼拜。词云。南无十方法界一切三宝。次伽陀(乍蹲踞颂之)先总礼(我此道场如帝珠。十方三宝影现中。我身影现三宝前。头面接足归命礼)。
  ▲散华△
  南无归命顶礼一切三宝(三反礼拜)次散华。五体投地(或起居。已下同之)。
次法华赞叹文
  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
  除佛方便说。于我灭度后。应受持此经。
  是人于佛道。决定无有疑。
  ▲散华△
  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典(三反)
  诸佛兴出世(二行)每自作是念(一行)。
  已上本迹二门伽陀随时不定也。
次弥勒赞叹文
  其后当作佛。号名曰弥勒。
  广度诸众生。其数无有量。
  若有书写经。班宣于素上。
  其有供养者。皆来至我所。
  八功德水妙华池。诸有缘者悉同生。
  我今弟子付弥勒。龙华会中得解脱。
  ▲散花△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慈尊(三反)
  已上此等中随一可用之。

次愿文
  愿我生生见诸佛。世世恒闻法华经。恒修不退菩萨行。疾证无上大菩提。
  ▲散花△
  南无生生世世值遇妙法(三反)。
次回向
  愿以此功德(云云)
  ▲散花△
  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三反)。
  次各取座具等着本座。
  次导师持座具三衣。进寄礼盘下。先置香吕于半叠右方。次置三衣于前机。次取香吕起居礼(三反)次置香吕于前机。登礼盘。先三礼。如来呗。神分表白发愿四弘一切书写唱打金。下礼盘(一礼)着本座。
  (里书云。西修房说ニハ神分不用ト被申ケリ。其故ハ笔立ハ只发愿许也。期十种供养神分ニ不可及。此说虽可仰信。启佛一切ノ所作ニ皆用神分通例也。纵ヒ行十种供养。是程一座导仪无神分之条难思欤。然当寺多分不被用之。他所ニハ大旨用之欤)。
  次分经作法
  最末经众一人含香。进寄宝座之边。五体投地(三反)其后蹲踞加覆面(自元怀中之)取第一卷经箱持目上(左头)至一和尚前位立。一和尚含香五体投地(三反)后长脆加覆面奉请经箱。此间分经役人收覆面(乍立怀中)一礼(五体投地)毕归座。一和尚奉安经箱于机上。取覆面归座。如此次第分经当自分之时着座。次上人起座授最末人(作法如前)分经毕。诸众同时覆面含香。先开砚盖折墨。开经箱。奉书写了。首题一字三礼(タルヘシ)。每品题一字三礼有之也。
  写经间观念
  水是大悲智水。墨又楞严禅定石墨。惠水和合书写实相法身文字。此文字者三世诸佛甚深秘藏三身如来真实正体也。禅定智惠法门。自行化他功德悉以具足。是以此经文字现十界色身。随类说法利生。是故我今奉书写此经。依此功德善根。弟子与法界众生。无始已来三业六根。一切罪障皆悉消灭。临终正念往生极乐。见佛闻法。证无生忍。广略可任意。作此观毕。手持经卷。口绝言语。意思经旨。可书写。首题毕礼拜(三反。五体投地)书写毕。欲出之时。覆砚盖。经箱如本裹奉安置宝座。三度礼拜(五体投地)其后取覆面。可置自分机下。次行道三匝出也(于门前起居礼三反)。
  又入堂时先行道三匝之后。置香吕于宝座前机。三度礼。如覆面。奉取经箱。每度出入作法如此。
  一。写经之间正念。置不断香盘(昔道场外置之。近来置堂内欤。可随便宜也)。
  一。写经中每日供佛供事是为净内外之尘垢不净也(里书云。佛供ハ必シモ忏法读时ト云コトナシ。出来时供チ金三丁シ可罢出也。供华ハ忏法以前ニ可有之)如忏悔中可有之。
  一。写经中忏法每日一时(起居礼早忏法。……ナレバトテ近来一向山卧忏法ニ读之尤难也。只普通忏法ノ如クヨム也)。
  (里书云。早忏法ノ作法ハ一反忏法起居持香吕诸众同之。散花段段ノ初ノ十力念佛ニ可散之。调声不持座具。三衣偈随时可用之)。
  一。忏法时克朝夕之间不定也。然而朝先读ノケツル宜欤。
  一。书写毕。悉可奉校合之。或本经アテテ校之。或经读付新写一反读テ校吉也。不校不卷之样别事也。昔上人达必被合也(云云)。

  如法经筒奉纳次第(十种供养以前可有之)
  书写校合毕。上人等覆面手袋奉置御经于净板上。先立轴(木或ハ竹也)如针细クケツリテ可用之。如法坚卷也(或说云。御经不卷反(云云)然而只常自奥卷也。坚ク卷之宜也)。
  针ヲ细クケツリテ御经ノタケヨリモ长クシテ。其ノアマリヲトラヘテ奉卷カシヨキ也。サテ卷カタメテ后御经ノタケニ切奇也。表纸ニハ用洗纸。广不可过三寸许。表纸广(ケレハ)卷大ニナリテワロキ也。洗纸厚ツカヒニククテ无诠也。昔ハ表纸ノ竹モ如形アリキ。近来只表纸ハタヲ折反许也。纽ニハ纸ヲ细细(ト)切テ。ソクヒニテ付テ。カイマトヒテ插ス也。外题可奉书。外题书样ハ左ノ手ニ手袋御经持。右手手袋セテ笔取奉书也。
  (或云。一部チ卷ツツケテ。只一卷ニシテ。外题ニ妙法莲华经全部ト云コトモ有之。アシカラズ。里书云。书愿文チ入加御经。里具スル也。但御经ノ奥ニ书テ。别纸ニ不书之事モ有リ。云云)。
  如此皆调テ一部八卷取合坚ユヒテ。其上(ヲ)洗纸裹付续饭。其上ヲ又纸叠テ十文字悬テ。中程猿(カラケノ)样ニカケマトヒテ。トトムル所ヲ封ユイニシテ。其ニ经众连判ヲ付也。御料纸ノ切名书。名下加判形也。或ハ连判ニテハナクテ。各封ヲ书付事有。施主封アラハ经众ノ封ニ可付加欤。筒铜(兼可誂之。一部筒切程三连许也)或又用竹筒。是常事
▲ウスウス△
也。薄薄トケツリテ盖上有宝形。洗纸皆ハイスル也。先洒水。次以香烟可薰筒内外。御经奉纳之后。其上(ヲ)▲カラクル△又缄也。其缄样ハ白布ヲ破テ细叠テ。盖アケテ御经カラケタル定カラケル也。结目ニ结缘众ノ封ヲヒシト付也。结缘众ノ封ヲハ普通ノ砚ニテ以新笔カカスル也。或又净砚一ヲロシテ。其ニテモ可书也。此后ハ净砚不可入之故也。
  (里云。布ハ长五尺许也。兼洗清净水可储也。又义曰。筒奉纳时。筒金银可安置之)。
  次付封毕后。可奉安置宝舆内。次撤净筵(并)搔板等。扫治道场也。其后取三衣座具花筥出堂。已上筒奉纳堂庄严等。
  先门前仪式所持具足(并)无言行道等作法。皆如笔立之时。但总礼伽陀者(妙法莲华经。是大摩诃衍。众生如教行。自然成佛道)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典。
  伽陀毕。散华。次五体投地礼拜(三反。持香吕)次取三衣等。着本座。次导师持座具三衣香吕等。寄礼盘下。次展坐具。取香吕起居礼(三反)次置香吕于前机。登礼盘(气色用意)次三礼。如来呗。神分等(如常)次启白补阙之由。其词云
  佛子等虽起励随分信心勇猛精进。凡夫具缚之身。触缘对境不如法事。其几许哉。或生攀缘觉观之心。或致文字默画之谬。仍奉唱种种宝号。令成真实如法具足清净之善根。
  (若读先德愿文者。补阙以前读愿文。愿文终可读加此补阙之词欤)。
  南无大恩教主释迦牟尼佛(丁。导师唱。下座取次第其后打金也)。
  南无证明法华多宝佛(丁)。
  南无十方分身诸释迦牟尼佛(丁)。
  南无极乐化主阿弥陀佛(丁)。
  南无平等大会一乘妙法莲华经(丁)。
  南无十二部经一切圣教(丁)。
  南无忏悔教主普贤菩萨(丁)。
  南无三世觉母文殊师利菩萨(丁)。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菩萨(丁)。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丁)。
  南无法华经中一切三宝(丁)。
  次六种回向等(如常)次导师下礼盘。取香吕花筥。起立而出合杀。释迦(略大圣释迦句也)法华弥勒三种合杀皆共。于礼盘前可出之。第三弥勒合杀欲终时。导师者留礼盘前。诸众者各立本座前也。次后呗。次后呗毕。导师蹲踞。以蹲踞可准一礼也。次置香吕于右方。取座具三衣香吕花筥等。着本座。次赞叹伽陀文

  敬礼天人大觉尊。恒沙福智皆圆满。因缘果满成正觉。住寿凝然无去来。
  ▲散华△
  南无妙法教主释迦牟尼如来(三反)。
  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
  ▲散华△
  南无开三显一一乘妙典(三反)。
  每时作是念。以何令众生。得入无上道。速成就佛身。
  ▲散华△
  南无开近显远一乘妙典(三反)。
  其后当作佛。号名曰弥勒。广度诸众生。其数无有量。
  ▲散华△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慈尊(三反)。
  愿以此功德(云云)。
  ▲散华△
  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
  次诸众出堂。

  如法经十种供养次第
先堂庄严
  庭上立高机二脚。并备十种供具。宝座左右又立机二脚传具之时。如庭机阵列供具。
  十种供养具备置样事

  (若无传供者庭上机可略之。供物等直内阵机可备置也。众僧座经机等可取去之。只半叠许可储之。正面左右可随便宜也。庭上机下敷国莚也。传供以后庭机撒之。堂中ノ狭キ道场ニテハ机チタテサマニ立之。广キ处ニテハ宝座ノ左右ニ如庭上可立之)。
  (里云。十种供具八种也。除伎乐合掌。其故ハ伎乐管弦合掌ハ伽陀时合掌チ也。虚心合掌也。法华大事ト(云云)然レトモ伎乐合掌体チモ可供事无难)。
  先众僧集会门前。先总乱声。次吹调子。此间众僧入堂。上﨟为先持三衣座具等。无言行道三匝毕。各于本座前蹲踞。置三衣花筥敷座具。可持香吕也。次总礼音乐。次总礼伽陀

  我此道场如帝珠。十方三宝影现中。我身影现三宝前。头而接足归命礼。
  南无十方法界一切三宝(三拜起居)。
  妙法莲华经。是大摩诃衍。众生如教行。自然成佛道。
  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典(三拜起居)。
  次众僧取座具三衣等着本座(座具三衣等置所可有口传也)次奏传供乐。此时经众导师列立道场。左右结缘众等行列大床(并)庭上。先四智赞(三反)铙钵一双毕。又出同赞时传供(故实之人机边次第取传供之)此间乐赞共不止。传供毕。钵一匝。其后各着座。无乐之时者。先四智赞(三反)钵一匝。又出赞之时传供。次经众着座颂文。次奏乐。次承香。伽陀

  若人散乱心。乃至以一华。供养法华经。渐见无数佛。须曼那阇提。多摩罗栴檀。沉水及桂香。供养法华经。
  ▲散华已下同之△
  南无恭敬供养一乘妙典(乍居一礼)。
  次奏乐。次璎珞。抹香。伽陀

  种种诸璎珞。无能识其价。我今皆供养。妙法莲华经。散华香抹香。以须曼瞻卜。如是供养者。得无量功德。
  南无ママママママママ
  次奏乐。次涂香。烧香。伽陀
  栴檀及沉水。种种所涂香。尽持以供养。妙法莲华经。众宝妙香炉。烧无价之香。自然悉周遍。供养一乘经。
  南无ママママママママ
  次奏乐。次幡盖。衣服。伽陀
  其大菩萨众。执七宝幡盖。高妙万亿众。供养法华经。应以天华散。天衣覆其身。头面接足礼。生心如佛想。
  南无ママママママママ
  次奏乐。次伎乐。合掌。伽陀
  箫笛琴箜篌。琵琶铙铜钹。如是众妙音。尽持以供养。或有人礼拜。或复但合掌。乃至举一手。皆以成佛道。
  南无ママママママママ
  次奏登乐。次导师登礼盘。次法用(呗散华若用式者梵音锡杖可有之)神分愿文表白。次说法毕。六种回向。次奏下乐。次导师下座。次伽陀

  十方佛土中(一行)。于我灭度后(一行)。愿我生生见诸佛(一行)。愿以此功德(一行)。
  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三反起居)。
  次众僧出堂(里书云。供养以后时克推移テ事长クハ。此伽陀等悉不可颂也。发愿回向许ニテ可宜欤。如此事随机嫌可相许也)。
  (里书云。舆时ハ后阵人覆面也。去宽元之比为入道将军御愿。奉为后鸟羽院于来迎院被修如法经。奉纳法华堂小岸上禅心房予舁御舆。依为末座覆面奉舁。后阵舜圆房以下寺从等数辈供奉。云云)。

  如法经奉纳次第

  先上人等入堂。早忏法一卷可读也。但十种供养以后奉纳者忏法可略之欤。当日分忏法十种供养以前读之故也。
  次舁入御舆于道场。可奉安置御经。
  次赞叹伽陀
  ▲散华△
  妙法莲华经(一行) 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典如法修行决定成佛。
  ▲散华△
  每时作是念(一行) 南无三身常住妙法华经生生世世值遇顶戴。
  ▲散华△
  愿我生生见诸佛(一行) 南无生生世世值遇妙法。
  次合杀(释迦。法华。弥勒。各三反)次后呗。
  次奉出御舆。下﨟二人可役之。上﨟前阵。下﨟后阵(可加覆面)此时持幡洒水烧香散华(下﨟为先如次先行。即出合杀散华。役人可勤之欤)次御舆。次僧纲(并)凡僧上﨟为先可行列。次到着奉纳所(若神社等アラ者舁立御舆于宝前。赞叹伽陀一两可之有)次到石坛所(此石坛并穴等兼可沙汰储之。先穴洒水。次可散入香)。
  次外护者以土筒可入穴。次洒水散香又用之。
  次上人加覆面手袋。取御经筒可入土筒中。
  次外护者以土筒盖可覆之。次覆石于穴口。
  ▲ツク△
石坛可筑。其上可安置石塔。次上人列立于正面合杀。
  先释迦(三反)次法华(三反)次弥勒(三反)各行道(﨟次如常)。
  次后呗。次伽陀(各蹲踞)
  ▲散华△
  敬礼天人大觉尊(一行) 南无妙法教主释迦牟尼如来。
  ▲散华△
  妙法莲华经(一行) 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法莲华经。
  ▲散华△
  其后当作佛(一行)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慈尊。
  ▲散华△
  愿我生生见诸佛(一行) 南无生生世世值遇妙法。
  ▲散华△
  愿以此功德(一行) 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
  次众僧退出。
  (异说)如法经奉纳次第兼日可储土筒也。于法胜寺瓦屋誂之。随御经部数筒大可相许也。直法欤。奉纳所横川如法堂。其外之灵地圣迹等。或所住之寺。或亡者坟墓之近边。随意不定也。供养毕。后奉安御经于舆(或大宝)奉渡其所。路间伶人供奉奏乐。先持幡。次洒水。次烧香。次散华。次御舆(经众不断释迦合杀唱之)舁立御舆于穴边。为净穴内洒水薰香安土筒。其中奉纳御经筒(此役人用覆面)其上叠石覆土。次行道 合杀(释迦。法华。弥勒)次各蹲踞赞叹。
  ▲散华△
  敬礼天人大觉尊(一行) 南无大恩教主释迦牟尼如来。
  ▲散华△
  妙法莲华经(一行) 南无平等大慧一乘妙法莲华经。
  ▲散华△
  其后当作佛(一行) 南无当来导师弥勒慈尊。
  ▲散华△
  愿我生生见诸佛(一行) 南无生生世世值遇一乘。
  ▲散华△
  愿以此功德(一行) 南无自他法界平等利益。
  次众僧退去。已上奉纳次第如此。依所随人赞叹文等可有斟酌也。
  已上六帖毕

  神名帐 谨奉劝请如法经守护大明神
  十日伊势太神宫 十一日八幡大菩萨 十二日贺茂大明神 十三日松尾大明神 十四日大原野大明神 十五日春日大明神 十六日平野大明神 十七日大比睿大明神 十八日小比睿大明神 十九日圣真子大明神 二十日客人大明神 二十一日八王子大明神 二十二日稻荷大明神 二十三日住吉大明神 二十四日祇园大明神二十五日赤山大明神 二十六日健部大明神 二十七日三上大明神 二十八日兵主大明神 二十九日苗麻大明神 三十日吉备大明神 一日热田大明神 二日诹访大明神 三日广田大明神 四日气比大明神 五日气多大明神 六日鹿岛大明神 七日北野天神 八日江文大明神 九日贵船大明神。
  一。六帖式宗快作也。圆珠注一帖作制七帖成之。其后渊举口笔委记之。总当流大原如法经式十四帖有之。
  一。山门月藏房宰圆记。山上多用之。是三塔(并)大原法则载之。委细之如法经法则。三塔大原此四不可过也。
  一。如法经传供事。传供乐间四智赞诵之。但普通(ニハ)四智赞三反欤。然传供程何反诵也。但传供云庭机供具一衣次第道俗男女不嫌也。庭缘大床取传。次次内道场上人有一和尚三和尚五和尚等取传。一堂座席我前当。次人不传直备之置也。二香又七和尚前如前可备。以下准之。左人如此。寻云。无乐时传供不用之欤。答。乐仪略时传供可有之。钵传供毕。着座后是(ヲ)ツク。钵最末役也。铙钵役次上人打之。但饶与钵本役人前置储也。东寺赞头同钵(ヲ)ツク。天台不尔。用别人。其故赞重マタ诵スレハ。钵(ヲ)ツク间ニ动スレバ调子替ル故也。寻云。赞与钵可对座哉。答。不尔。可依时宜也。
  一。呗老僧役也。散华赞中老勤之。但伽陀若辈。但器量人勤之。其故十种供养盘涉调故无音。无器量人调子下。又伽陀(ヲ)ツツケテシトヲシ难キ也。乐伎时伽陀二乐一ツツ用之故也。愿文回向伽陀一役也。
  一。庭机足侧物ヲソヘ穴ヲアケテ。璎珞衣服抹香幡盖左右合八本供具(ヲ)サス也。此皆タタミタル龙头用之。略定竹龙头作纸白卷也。传供时八种供具共传供也。
  一。十种供养时。调子间无言行道。总礼乐一了程。板上长跪待。总礼乐终总礼伽陀诵之。三拜后各着座。近来无言行道。着座总礼乐终待。乐了着座。总礼伽陀诵之三拜。是近来法则尤神妙也。总礼乐间长跪待ツハシヒリキレテ有烦也。义云。宝地房法印一切经论章疏文字等心不相直也。忏法四悔劝请段应化二字略之。此二字南岳大师误也(云云)义云。良忍上人东塔东谷光寂房申。堂僧声明音律达者御シケルガ。其姿不改。大原隐居玉ヒケル程。本山堂僧修学者(并)诸门迹名僧达传受申也。仍大原声明业本所。本寺本山都鄙至マテ无偏执归仰シ玉ヘリ。
  一。古住仰云。如法经立花事。イハラノ花并アシキ香ナントスル花ヲ不可用也。其故如法经者柔和忍辱依正一体ヲ表故。色心共清净柔和故。イバラノ花ナンドヲバ不备也。
  一。如法经一校无之故。心静一点一字不落书也。若落不具足佛体也。故不如法也。但凡夫身ナルガ故不思议ニ落事可有故。为用意二十八品补缺分真言寻可书入之别纸书之。
  一。玄云云。宝舆本经写本。无本尊难可有之。若又宝舆经如元别本经写本。其难不可有之。
  一。里书云。或分经自一和尚至最末面面。我寄自分经箱取说。又或兼面面机奉置分经仪ナキ事有。此说一切书写。ヤカテ同时墨折奉书神妙。宝舆本尊不御。导师启白发愿仪式以不宜欤云难有。
  一。如法经多人数之时。他所先达共行之时者。只随其人之与夺不可执论之。
  一。近来处处如法经众。一切不惮饮酒。此事无惭不当之至极也。三业难调之中。才以断酒饰身仪。号如法经。不堪忍三十日之分限。忏悔写经之修中破之饮之。已非僧徒之法。又秽清净之行。以何可谓如法清净之侣哉。倩察之酒戒已易破者。余戒又可同欤。可耻可耻。可悲可悲。若赴施主之请。与他人共行之时。其众中虽有饮酒张行之人。于当寺禅侣者。且恐寺之闻。且思身之名。不被同心者。付冥显可有其益也。尤可被禁饮酒者也。
  为初心始行人记愚意。听记现行次第。定讹谬多之欤。遂可加添削欤。
(本云)
  嘉祯二年(丙申)二月二十六日宗快记之。
  文永十一年(甲戌)九月十八日。于八幡写之毕。
  圆珠
  正和三年八月十八日。于北山殿写之毕。
  渊誉
  康永三年(癸未)初秋上旬之比。于大原来迎院向坊移。
  贤升
  康永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于北山殿御所以大原山来迎院南坊本书写毕。
  辨觉
  应永二十四年(丁酉)七月一日。于西塔北谷观行坊书之。
  传运
  应永三十三年七月十一日。于西塔北谷正观院书之毕
  圆意
  于时永正二年(乙丑)八月二十六日。于浓州因幡社十乘房书毕。为因幡社不断如法经末代流通。以美江寺常住之本写讫。
  右一帖者于武州汤岛天神。从喜见院尧盛法印传领之讫。自爱自爱。
  享保十九(甲寅)岁 定光院朗贤之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