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Read More
  •   尔时世尊……言:‘汝等谛听……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是诸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 Read More
  •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续佛灯明。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太虚大师
  •   《佛说无量寿经》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无量寿佛……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佛说阿弥陀经》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复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舍利子!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闻如是无量寿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名号、极乐世界功德庄严,闻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系念不乱。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佛说阿弥陀佛根本秘密神咒经》阿弥陀佛名号具足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甚深秘密、殊胜微妙、无上功德。所以者何?"阿弥陀"佛三字中,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一切诸菩萨、声闻、阿罗汉,一切诸经、陀罗尼、神咒、无量行法。是故彼佛名号,即是为无上真实至极大乘之法,即是为无上殊胜清净了义妙行,即是为无上最胜微妙陀罗尼。……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
    Read More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有图片链接代码)。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技术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数千枚图片。增加了“在线视频”、“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图解系列”、“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 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
  [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
  [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
  [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

  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

  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

  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
  [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
  [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
  [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三藏法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普贤菩萨警众偈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
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大般涅槃经》卷第六:法者即是法性、义者即是如来常住不变、智者了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
《三藏法数》:【依法不依人】依法者,谓依实相等法,修诸波罗蜜行,则能具足清净功德,能至菩提也。不依人者,如涅槃经云:魔王尚能假化作佛,况能不作其余之身?是故虽是凡夫,若所说所行,与实相等法相应,则可依信。虽现佛身相好,若所说所行,违于实相法者,则不应依也。

  • 动画《让我们回归极乐》
  • 动画《佛典故事》极乐净土 佛说阿弥陀经
  • 动画《佛典故事》大愿 佛说无量寿经
  • 动画《金刚萨埵净障修法如意宝珠》
  • 动画《妙法莲华经》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上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下
  • 乘願再來九百年(完美字幕版)
  • 慈诚罗珠堪布《前世今生:生命的奥秘》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上)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下)
  • 生死与轮回



简介:几个世纪以来,许多文化和个人都表示经历过轮回,那么在这个永恒的谜团后边,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本片通过对杰出的科学家和轮回的研究学者的独家采访,基于大量来自意识研究领域,濒死体验和前世记忆研究的最新研究成果,第一次深入并科学地探索了这个谜团。更多播放:

第1集:女子自称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
第2集:出生时胎记是前世伤痕
第3集:专家称人的意识和大脑无关
第4集:轮回就是灵魂换一个外壳

更多相关下载:
前世今生 轮回的故事

《大正藏》第82卷No.2606

  普照国师法语卷上
  嗣法门人性杲编
  示木庵首座
  燥辣衲僧。超出尘劳之表。截断生死根源。寻常孤迥迥峭巍巍圆陀陀活溌溌。人天窥[覤-儿+目]无门。魔外岂能近傍。凡来圣来浑为一体。贤到愚到辊作一团。而后秉杀活剑。议拟不来。斩为百段。抛栗棘蓬。呑吐不下。再加一锥。敢保恶知恶觉立地消殒。自然透顶透底恩大难酬矣。试看。临济正传一派。轰轰烈烈。哮吼一声百兽魂飞。唯金毛种草。便能返掷。以起中兴之道。永永无穷矣。木庵瑫公亲吾有年。已曾万福堂中平分半座。后开法于象山。兹来乞法语。为征。聊书梗概与之。若夫擒虎兕按狞龙。在乎当机手眼杀活权变。公自能之。岂曰学养子而后嫁者也。是嘱。
  示虚白西堂
  佛祖之道。弥漫法界。遍布娑婆。唯智者获之无疑。愚昧狂狷过与不及。奚足道哉。吾人忝佛祖之裔。岂可不力而行之。不至从上之域不止也。然速行则速到。缓行则缓到。不行则不到。理固当然。是以学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守道易行道难。前之三难坚固勇猛持之必至。后之一难非五种缘备。勉强为之则不无败阙矣。然吾行之二十余年。百事历尽鲜不验焉。今入扶桑三易法社。颇得数种之缘。汝既承当个事。须坚固勇猛操持身心。自然光被四表。圆陀陀活溌溌。何往而不可也。
  示即非首座
  衲僧家承佛祖正印。非才器弘大道德隆重者任之。则颠危倾覆。然狮子乳非琉璃瓶难盛。夜明珠非清净盘莫走。是故物薄易坏。事泄无成。水浅岂能藏龙。林成自然鸟聚。物理如是。大道岂不然乎。盖从上诸祖。道隆德备法法无碍。道满天下言垂万古者。皆由弘大隆重之验。公既承绍从上大任。须法从上之法力行不怠。则去古人不远矣。又贵在虚己推人洁己厚物。勿眩奇以耀众。须敦本而利人。少怀老安则无往不化。知公才器出人意表。曾分座黄檗出世寿山。兹乞法语。聊述梗概如此。若当机擒纵直取龙呑。唯临时自能之。非吾所教也。嘱嘱。
  示慧林西堂
  夫眼不圆明以鉴物。未免微瑕所玷。心未空净以导人。不无所知之障。是以语言偏枯理事谬妄。皆由心眼馍糊之咎。自救尚且不了。讵能照人者乎。衲僧家明自己之明而后明人。无所往而不明。净自己之净而后净人。无所往而不净。空圆鉴导亦复如是。故能自由活溌圆明无碍。如盘走珠。方可与人解粘去缚拔楔抽钉。不犯自己手脚。不瞎他人眼目。直令个个如龙如虎如狮如象。始称衲僧本怀。且看。济下一队老古锥。个个轰轰烈烈。照用玄要与夺临时。料拣杀活着著有据。如大鹏擘海直取龙呑。如狮王哮吼百兽潜藏。如是继绍则无忝矣。况今僣窃佛祖名位者众。径山老人所严者此也。可不慎诸。汝既承当个事。当勉力维持。俟道德言行盈溢四表。自有龙天相诸。奚愁乎祖道之不振也。
  示独湛西堂
  夫大法顿明。彻底无疑之后。正好维持护惜。孜孜念念弗忘正受。绵绵密密不露圭角。若逢逆顺境缘。愈加照察。便觉日用深造得力。般若智时时现前。如赫日当空红炉正焰。纵有蕴魔习气。直下消镕净尽无余。便成大光明藏更有何物为障为碍者哉。
  是以古德有三十年不杂用心四十秋尚有走作。皆由未得大安乐田地。岂无护惜之功欤。上座亲老僧有年。而密操造证之功颇勤。兹当应请远州。乞法语为征。聊书梗概如此。但因缘时节已至。显扬从上来事。须拈出本分一着子活活溌溌烈烈轰轰。
  令人咬嚼不来呑吐不得寝食不忘间忙无间。忽然磕着额头粉碎眼睛突出。㘞地一声百了千当。可续瞎驴苗裔。堪承燥辣家风。则利己利人酬恩报德尽在其中矣。
  示龙溪上座
  今时学道者众。真参实证者鲜。未免师资混滥递相授受。如盲引盲至于火坑。举世皆是。求一正知见不被他惑者。诚如星中拣月矣。然佛祖命脉拈花已来至曹溪三十三世。曹溪至龙池又三十三世。龙池传天童师翁。天童付径山本师。皆从正知正见大机大用中而来。故诸方称正传。王臣重焉。龙天相诸。岂小知偏邪而能紊其毫端。若非真悟实证一番。总是自谩汉子。依稀恍愡未免乡关万里。到腊月三十日总用不着。如上座一面老僧便能改非。千百中唯一耳。改到无可改处。非至无可非时。豁然呆头磕碎虚空。大地平沉。觅一点微细之惑。了不可得。更有何物为障为碍能搅能乱不安乐耶。
  示峨山照上座
  真正衲僧心眼圆明。自知清净具足之心。为成佛之正因。岂更向外驰求。认空花影子为张本耶。是故正见正知之俦。日用作得主把得住自守自持。了无一毫走作。直至彻悟透顶透底。而后已。果能如是。步步踏佛阶梯。证佛正果可期矣。所谓置之一处无事不辨。岂欺我也。若无如是操持。便打入第二念中。论境论心着空著有说体语用分净分染。纷纷纭纭无有了日。纵有苦修瞎炼。未免魔外生涯。正如蒸沙欲图成饭。无有是处。与夫本分正觉道果爰交涉也。此事本来现成奚假修持。本来清净阿谁污染。本来圆明阿谁塞碍。本来具足阿谁缺少。虽然与么。非过量衲僧超群汉子。大难承当。苟能如是信得及提得起放得下。佛之一字悟不喜闻。便能坐断报化佛头。凡圣位中收他不住。圆陀陀活溌溌东涌西没南升北降无可不可。吾知其法王大宝不求自至。无价明珠随时应现取用不竭。利济无穷。生死岸头出没自由。逆顺纵横无挂无碍。不度众生众生度毕。不显神用神用已全。便是大乘草种。讵人天偏小之可测也。峨山独照圆上座。亲觐老僧有年。而正知正见颇具。古云。吾不重汝道德。但取其正见。正见中道而行到家可必。断不堕于偏小魔外之坑堑矣。
  示南源上座
  大凡参禅要。明自己大事为吃紧。余一切间杂梦幻等事付之度外。一心圆明诸缘脱落。一念不生觌体全彰。切忌依他作解障自悟门。又不可打在无事甲里。恐落空亡外道。大丈夫所秉金刚王宝剑。凡有物欲别思。一斩斩作百段。碎为微尘。直令空荡荡虚豁豁忽然㘞地一声。虚空粉碎大地平沉。便是好消息也。而后触目扬眉行藏举措。尽是大光明藏。觅一毫为障为碍了不可得。始见狮林无异兽。荷得老僧拄杖子。是为头正尾正全始全终。不孤最初参侍之志愿也。时不待人。惟上座勉诸。
  示独吼上座
  汝自随吾东渡。历洪波上扶桑。扶杖履险不至颠危。颇有力矣。然吾行藏取与应酬机辨汝尽知之。既知须择善而行。曷用求吾剩语。所谓学吾者拙似吾者死。大丈夫自有超群越格之志。岂肯落人旧套。须当搂吾窝臼扫吾踪迹。便是返掷草种忽然一吼自然惊天动地。坐断天下人舌头也。否则学老婆禅过日。掠人啑唾以烂残为珍馐。未免智者所鄙。此事不在语言文字上。不在思惟卜度上。不在机境解会上。不在放旷无事上。不在平常打辊上。故知平常地上死人无数。无影林中误杀良多。当时时返照。密在汝边。念念提究。莫向外求。日用浩浩之际不被物转。睡梦之中纯一无杂。无梦无想之时主人翁在甚么处。忽然㘞地一声直下了然。可谓出生入死自由自在。到与么地。始是出格丈夫超群汉子。然后为人解粘去缚。着著有出身处。断不落人窝臼。活活溌溌有征有据。则不孤最初入山之志。是老僧之所望也。
  示海福本上座
  大心菩萨量等虚空。能包万有以无余。德被乾坤而不宰。广开六度之门。普摄三根之器。外弃国城妻子。内舍身心脑髓。以成波罗蜜海。立就大功德山。解行相应福慧满足。顿明大道成佛果位。龙天八部无不归敬。岂非道大德备之所致哉。我等学佛之徒。行佛之行阐佛之言。以及将来广被沙界。图报洪恩之万一。所谓虚心受道损己益人。行人之所不行。言人之所不言。脚踏实地。心净如莲。德峻如山。愿深如海。不至如来宝所不止也。苟能如是见闻如是操持如是证入如是任重如是护惜。则去佛不远矣。海福独本源上座。自老僧航海至崎。领徒首参。迄今十阅星霜。不退初心孜孜是念。况戒洁冰霜。规绳井井。凡老僧所为者。无不立行之。果然立行之不怠。逢逆顺境缘愈加猛省。一旦豁然[覤-儿+目]破老僧脑后圆相。突出自家本来面目。如盘走珠。圆陀活溌光前耀后烈烈轰轰。信手拈来纵横无碍。庶不孤最初参寻之本志也。
  示九龙箴禅人
  世间一切事物无一真实。惟有当入脚跟下一着子。明如杲日阔若虚空。不属成坏了无真假。不增不减无去无来。明之者唤作本源佛性照世明珠。昧之者返为业识茫茫。未免物欲所累。从生至死从死至生无繇得脱。诚可悯也。有志衲僧正好在此茫茫之中。着得只眼。且看。忙者是谁。略有少间。又看间者是谁。无分昼夜匪间间忙。转追转究。忽于不知不觉处迸出星儿。不妨辉天鉴地。则脚跟下大事已竟。而后忙时也得。间时也得。不忙不间也得。亦忙亦间也得。呵佛骂祖也得。吟风啸月也得。何故为伊踏着佛祖关捩。千圣万贤尽在下风。所谓终日忙忙那事无妨。岂昧我耶。否则日久月深。便打在流俗阿师队中去。吾未如之何也已矣。
  示秃翁禅德
  来问意谓。实证永证。不当有隔阴即忘换胎却痴。以断崖五祖。疑为有不自由分。然前辈绍祖之人。不必以己私心而测度之。或内秘外现出入尘劳度脱有情。如迦文。我来此土八千番。若菩萨。不舍有情和光同尘。每每皆是。岂可未悟未至而度量之也。或菩萨有隔罗之惑。罗汉有出阴之迷。而况二师者无微瑕所玷乎。有志之者不必较前论后。第要当人自己日常打彻得。干干净净稳稳当当。寤寐如一逆顺不二。生死去来自然自由自在。设有毫末未了涉于理路。尽是杂毒入心。难以救疗。奚啻即忘却痴而已哉。古云。一翳在眼空花乱坠。岂不慎欤
  又
  昨所答恐未备。今再述数言以尽之。盖从上师师受授如传灯之喻。以灯传灯灯灯不昧。而其圆明亘赫无二无别。然于中途或遇境风所动。或隐或灭。遮护不谨密而致之也。非从上传者之咎。苟能剔之以时。护之以密。入暗室出重门。去来不昧。岂有即忘却痴之尤乎。付嘱之事如中华选举子一般。文章中式者取之。其后出仕做官。为民父母修身治人。一段节概操持明正。如青天白日。君心民情俱得。全始全终唯贤者能之。余者或贪虐暗昧。则罢官退职。自是无操持护惜之咎。非试官取者之误也。吾宗门下亦复如是。古云。大道未明如丧考妣。大道已明如丧考妣。乃始终护惜则无败阙之事。岂不慎欤。岂不慎欤。有志斯宗者。须观南岳马祖百丈黄檗临济杨岐慈明圆悟应庵高峰中峰。
  以至天童老和尚一派正脉语言作略班班可见可师可法。其余枝叶枯荣存而勿论。兹见大德虚心为法舍身卫道之至。不觉逗漏如此。但辨肯心。心不相赚。
  示拙道禅人
  学道先须戒根清净因果分明心地圆洁。而后吐出无非清风明月。忽然收藏于密。了无一尘为障为碍。奚愁生死去来不自由自在乎。倘一毫未了。说诗作偈。祇是自谩汉子。到头总用不着。与本分事有何交涉哉。
  示天庵禅人
  诗文一事是吾徒熟路。父母未生之前。死了烧了后一着子。乃是吾徒未到之生地也。粪力参切究勿舍间忙孜孜为念。自然生处弄得熟。熟处不待放而自生矣。倘于不知不觉处。打破黑漆桶。踏断生死路。则衲僧面门毕露真成大丈夫之事也。而后游戏三昧展演神通发之于言。言言见谛。行之于事。事事全彰。可称无碍禅宗法门砥柱。则不孤梅福堂前脱白一番。益增中天祖之风光。诚老僧之所望也。不然仍批旧时葛藤。曷有了期。恐未免眩曜见闻之诮。累及老僧亦不少。知吾徒有大根气象。故直言痛棒。苟承当得去。异日知些痛处。再来通信。嘱嘱。
  示昙禅人
  目上人所呈事实一篇。欲老僧痛下钳锤。若生死二字看破。曷有是与不是之言。如自家宝物失却多年。寻之不见。忽然途中失脚得之。喜不自胜。那更问人是与不是。设有些疑。未免白云万里。又何曾看破无疑耶。大都理路明的其心难死。不大死一番。安有大彻无疑之地。所谓大聪明人被所知障蔽。不能当下了然。良有以也。若此处一刀两段。敢保直下无疑矣。
  示绝岳禅人
  目上人一纸。要老僧直截开示。若动笔舌反坠委曲。忆前问老僧云。如何是和尚直截一句。老僧云。六耳不同谋。多少直截。祇是上人不荐。又要老僧方便。老僧云。待无人时向汝道。多少痛快。今又葛藤牵扯。讵不落水拖人者乎。老僧目至频呼小玉元无事云云者。谓有言外知归方觉祖师言句皆是小玉之声。老僧云。祇恐不是玉是玉。也太奇。无声无色时又作么生。上人问讯。老僧云。又在声色里。何不拂袖便行。且道。是直截。不是直截。若更迟疑。尽落葛藤窝里知解坑中。何时出头。欲期活溌脱洒讵可得乎。
  又
  有巴鼻的与初机问答不同。妙在转处。老僧诘云。无声无色时知何。汝不能转身。进前问讯似乎金鳞投网。不落在声色而何。今谓老僧何做声色看。是不虚心强作好汉。未免明眼所哂矣。
  示达禅人
  目汝做工夫一篇。自加鞭策。不无少分得力。但被心体如虚空不受一物碍。却为实证。百尺竿头一步犹未也。古谓。真常流注正是大病根。十个五双却被此碍不能大彻耳。玄沙云。静夜钟声随扣击以无亏。犹是生死岸头事。良有以也。若此为足。忽有境风动着。仍旧不得力也。须虚空粉碎后再来通信。不妨有吃棒分。嘱嘱。
  示堂众
  结制中诸人眉毛与虚空。结之一处无须斯缝罅。忽然磕破额头。虚空粉碎大地平沉。豁开眼睛。许汝呈偈问话。老僧不妨为汝证据。如未得与么一回。切不可妄想。罔用精神。错过光阴。有何所益。拟欲瞒人。到底只自瞒矣。方才一僧呈偈有日落高楼玉笛风之句。老僧批云。随声逐色汉。只如无声无色时作么生。彼拍几卓三下。老僧云。未也未也。彼又拍几卓三下。老僧云。又在声色里。何劫出头来。汝等诸人。且道。无声无色时作么生。大地平沉时何处着脚。无梦无想时主人翁在甚么处。水牯牛过窗棂了。为甚么尾巴过不得。日午打三更。甚么人闻。得夜半日头红。阿那个见得。一一答得相应。许汝入室问话。不妨入得阿宇法门。
  示妙书记
  能其不能。空其不空。是真受用是真安乐。设或未然。宁弗着忙吃繄。且看此事从何处来。又从何处去。不知来去。岂非生死事大。临末稍头安得不忙乎。大都从前为知解所障碍。却正知见不能觌体受用。名为知解。非见解也。苟亲见一番。所谓了了见无一物。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曷有能不能空不空乎。
  示月潭侍者
  一心为法。曷有穷已。百炼钳锤唯期自彻。苟自彻也。自家本来面目豁尔全彰。而其日常运用着着可据。或取与收放头头恰好。不假外资一毫发许。尽从自己胸中。流出无价珍珠。取之无尽用之不竭。然自己所珍之物更须舍却。即得空荡荡虚豁豁。内外明彻了无余蕴。如琉璃宝鉴当台。无物不烛。无法不收。无机不赴。无理不彰。
  百了千当净尽无余更有何物何法而为障为碍者哉。只如古人道打破镜来与汝相见。又作么生。设于此处明得一毫头。则老僧脑后圆光被汝[覤-儿+目]破。现前己鼻被汝摸着。则不孤十载追随殷勤之心也。不妨步步踏着老僧脚跟。心心照破老僧肝胆。二六时中运钵揭瓶着着不虚。捧水执巾事事如法。同一受用同一安乐同一得失同一荣辱。逆顺一如无二无别。反常合道全始全终。可谓一念普观无量劫。凝眸何处不同风。果若如是。则受用无穷。否则毫厘有差。未免天地悬隔。要觅老僧脚底一毫端许。未梦见在。勉之勉之。
  示云石上人
  为学如入海。转入转深。为道如登山。随登随高。入海则无底止。登山必至其极。故临济入门便喝。直截根源透顶透底。吾人于此荐得。可入普门保社。不妨有吃棒分。否则尽在是非海里浮沉。何时出头。且道。一喝不作一喝用。又作么生。参。
  示明禅人
  目汝所问。无端又生一种疑心却成两物。杂乱其中不能归一。虽终日持般若。却被般若迷。则不无起灭之惑。愈持愈不相应。正在隐隐浮沉之中。不能一刀两断。更来请示者宜乎。然老僧终不头上安头节外生节。但愿汝一持永持一断永断。无第二念无第二人。万年一念一念万年。那怕瓮里走鳖。庞公所谓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傅大士云。夜夜抱拂眠。朝朝还共起。汝能信得及悟得彻提得起放得下。要且绵绵密密。斧劈不开刀斫不入。安有日用不相应者哉。
  示仁禅人
  欲发明自己本分一着子。与乘桴桴海一般。一任千波万浪。矢志无移。不日定有到岸之时。既到已不胜庆快。则无生死怕怖之事矣。汝历洪波者三。可谓乘桴之勇。登彼岸者亦三。其乐自知矣。更觅老僧法语。陈苦海中事。岂非头上安头乎。然此事不在语言卜度上。不在坐视无事上。不在脚踏两船上。不在放缆乱漂上。不在逆风横行上。当一其志宁其心坚其骨傲其体。不为色迷。不为名酣。不为利溺。不为事绊。不为理困。一念万年万年一念。身心一如我人一致。自然一帆风月霁。骑鹤上扬州。便是到家极乐之地。千佛万祖不汝欺也。否则尽是流俗阿师队中算将去。纵有千言万语。与汝何涉。
  示慈贤禅人
  今时衲子尽将古人相似语言。以当己解来呈。欲老僧批几句好话为据以当生平行脚。斯乃自昧其心图谩他人。奚补于理。名色之徒何足以语道乎。兹见上人自叙一章。始终事实。并见老僧机缘一段。似乎诚信率真之言。非时辈虚套之可比也。至云西来亭被老僧一拶拟议。喝出通身汗流。若不遭喝骂而出。万劫千生向鬼窟里作活计去。上人果曾出鬼窟一番。正好入炉橐受钳锤。千磨百炼了无变色。便是圆陀陀活溌溌。超生死证菩提的时节也。吾则尽是门外之绕汉。奚足道哉。
  示达空禅人
  若论此事。须自己脚跟下一刀两段。自然有得力处。自然得纯一无杂。求其生死根源了不可得。拈来放去法法无别。乃证不疑之地曷用老僧口边讨分晓。老僧说的汝用不着。既未能一刀两段。须昼三夜三无间间忙。且看虚空如何磕碎。只此一句看来看去久久纯熟。不知不觉处忽然撞破。可来通信切不可起别念余思。恐杂毒入心不可疗也。嘱嘱。
  示要津上人
  来问。十有余年山林静坐。定心湛然不被物转者。乃强作主宰。未曾彻悟本来无物矣。又云。病苦逼身亦无恐怖者。此亦念力坚固乃无恐怖。如人壮强不怕贼搅。非无物可怖。无能怖之者。隐隐之中有微细物我未忘。自不觉知。将以为可。其实未为真得真可也。直须撞倒银山铁壁。生死心绝则自然看破。不待问人矣。
  示宗本禅人
  目汝见处。忽然不觉忘所知心体如太虚。此乃暂时静定之境。非实证无物无想之地。设有境风微动。仍旧把不住也。若未曾虚空粉碎悬崖擦手一番。总堕在黑漫漫地。无著眼之处。更牵扯卢老为凭。讵不屈哉。
  示堂中诸禅人
  结制以来七日了也。未见诸人漆桶放光。恐错过光阴。聊述数言为敲门瓦子。冀策进为幸。参禅如诸人要见普门一般。即刻起程一气直到。彻见老僧面目了了无惑。当下休心更不疑是与不是。或有要见懒涉程途。敢保驴年得见。或有行至中途而退。亦是自误汉子。非老僧咎也。适才维那谓。今日结制一七求和尚开示大众。老僧云。我说他又不知。多说不如少说。少说不如不说。须菩提宴坐空岩。惹得天人散花。正眼看来。尊者关头不密。被天人[覤-儿+目]破。若真正习禅。猿鸟献花无路。天人修供无门。坐断生死路头。佛佛祖祖天下老和尚无奈其何。百千万亿魔军逡巡加叹。可谓一堂风冷淡万古意分明。汝等既不能与么。略引方便系驴橛几条。令汝取证。只如古人道金刚圈曾跳得出也未。栗棘蓬曾咬得破也未。铁钉饭木札羹曾呑吐得也未。
  一一跳得出咬得破呑得下吐得出便是庆快衲僧无事汉子。则不被天下老和尚舌头所谩。可谓水牯牛尾巴过得窗棂了也。德山末后句勘破了也。玄沙谛当语明白了也。黄檗无多子无疑了也。乃至雪峰毬云门饼赵州茶禾山鼓。彻骨彻髓净尽无余。婆心真个婆心。漏逗果然漏逗。看来尽是祭鬼神茶饭驱睡魔版子。要用便用要放便放。有甚么难。汝等未曾与么一回。大须审细。不可错过。此时空丧天日。未免负饭钱吃铁棒有日在。
  示众
  庭前柏树子。洞山麻三斤。新妇骑驴阿姑牵。杖林山下竹筋鞭。乃至入门便棒。入门便喝。汝等切忌别生穿凿。直下疑去。毕竟是何旨趣。忽然打破漆桶。不妨光前耀后。不被天下老和尚舌头所谩。在此界中便有立地处。亦有语话分。不然尽是半前半后汉。敢保三十日到来。一场懡(忄+罗)。
  普照国师法语卷上
  普照国师法语卷下
  嗣法门人兴焰编
  癸卯夏五月二十五日
  太上法皇。召龙溪大德。入内庭赐坐毕。上云。朕向闻禅门下有单传之道。不历阶级。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实朕所忻愿焉。今隐元禅师乃大唐尊宿。甚为希有。朕欲请问斯要以了大事因缘。烦卿代致之。溪承命面师宣圣旨。师云。单传直指之道别无言说。唯要自己放下身心及一切尘劳。直下返照本来面目。[覤-儿+目]破无位真人。则不被外物所蒙。如镜对镜了了分明。原无一物染污。亦无点尘留碍。圆陀陀活溌溌赤洒洒转辘辘。名不可名。识焉能识。直得自彻自悟自了而后已。既彻悟了然。则生死去来自由自在。处富贵不为富贵之所牢笼。处人天不为人天之所留碍。可谓万象主而作四生父。以天下为一家。以万类为一子。继往开来骈臻民福。圣种弥隆于万代。法门砥柱于千秋。大哉於穆佛心天子世出世间无以加矣。不昧灵山之嘱。岂小补哉。是以居尊贵之位。乃能垂下请法以资性地。兼利将来。非得正知正见。孰能如是决择如是痛快。真不与万法为侣。而能独立乾坤者。奚以异乎。贫道所愧。德薄言微无法与人。只将从上葛藤。述其梗概以涜上听。伏惟圣德。大开柔远之风。广函樗朽之质。则贫道无任感戴之至。复说偈言二章并进。偈曰。瞿昙曾舍金轮位。苦行六年在雪山。夜半睹星成正果。大千普利刹那间。心无城府道无方。扇起宗风大法皇。灵鹫枝花今再振。扶桑正脉永流芳。
  示陈道人
  念不净不往极乐。心不染不来娑婆。娑婆极乐只在当人心念净染之间矣。是以其心净故法界清净。水鸟云林共演摩诃之音。其心染故世间混浊彼此山高。举措无非生死之路。愚人不醒从迷至迷。万劫千生无繇脱离。智者返照一切世间五欲犹如幻梦。念念圆明即时解脱。于圆明解脱之中。求其染净之相。了不可得。岂有娑婆极乐彼此往来之隔乎。所谓不见一法即如来。是则名为观自在。苟能[覤-儿+目]破尽无余。日用应缘胡挂碍。以此资无漏之福田。事事如意。以此净金刚之固体生生不坏。以此为般若之种智。念念圆明。以此证菩提之妙果。时时现前。法王大宝不期自至。极乐一会当念俨然。所求皆遂无愿不从。岂惟转女成男而已哉。勉之勉之。
  示儒萃丘居士
  日常圆觉大伽蓝。动静于中莫放憨。忽悟惺惺寂寂者。人间天上总司南。吾人于此信得及。一念圆明亘赫千古。于中觅一点罪性。如芥子许了不可得。亦觅福性。如芥子许了不可得。所谓清净圆满中不容他。虽然如是。谩他一点不得。诚为宝镜当台物来即鉴。吾佛证此名为大觉。凡夫不觉便为尘劳所汨。百千万劫不得自繇。诚可悯也。善人苟奉余言。念念觉照觌体圆明。便与诸佛何异。以此荐宗亲即超莲界。以此福子孙必也绵绵。书不云乎。反求多福。岂外斯语。
  示丹羽玉峰居士
  王侯将相家放得下。乞法语以资性原。非夙昔有般若智不能也。祖师云。吾本来此土传法救迷情。一华开五叶。结果自然成。然金刚种智人人本具个个不无。只缘一念妄动。昧却本来。即成无明种草。或所修所结尽皆业果。无益于己。与失正因正果有何干涉。苟能不为富贵所笼。不被五欲所困。千中无一。兹值西来。正是一花开五叶之时。亟须下种。结果成熟必有日矣。当下种之初须信得。当人即心是佛。无心是道。一念清净圆明是弥陀。一念无差别智是文殊。一念平等行是普贤。千佛万祖皆从一心而成。离心而成则成外道。正如蒸沙岂能成饭。然沙非饭种故。所冀日常间忙动静之间。孜孜返照看。当人真心是何景象是何相状。不觉㘞地一声。[覤-儿+目]破本来面目。可与维摩老子把手共行。在此界内作大佛事。便是大人作略成不思议之事。则不辜黄檗苦口一番矣。嘱嘱。
  示公奎丘居士
  修斋祈嗣直接来源。乞法至诚以寿后世。可为奕叶相承源源无间者矣。然则嫡嗣弗从他得。真法岂可外求。当求诸己靡所不备。是以圣贤正脉。以法嗣法法法奚穷。以心传心心心不昧。不昧故光前耀后奚穷。故贯古通今。悟之者成贤成圣。迷之者为凡为愚。吾人岂可舍此嫡嗣真法而不求向外驰逐虚幻变灭之法。非端人正士之所愿也。偈曰。善人重法嗣爷娘。一念反求处处彰。偶值九秋空外响。正传岩桂一天香。
  示独广方居士
  经云。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只因一念妄起。昧却无差别之心。作诸业故则为众生。佛心常觉故称大觉。是佛因正果正。怜悯众生有同体大悲。故示现世间度诸有情。本无因处而说修因。因之正也。本无果处而说证果。果之正也。指诸众生本来清净本自具足本自圆明。欲众生返本还源直证本具之心矣。佛为众生说不为佛说。若佛与佛。若祖与祖。如镜对镜。如水投水。本无二色。岂有二名。是入不二之门。摩竭掩室。净名一默。证法本体。是家里人说家里话。始信默时说说时默。大施门开无壅塞。从上诸佛所证证此也。历代祖师所悟悟此也。一切众生所迷迷此也。所谓迷为众生。觉为佛祖。故有佛祖众生之别矣。然人为万物之灵。百岁光阴犹如一梦。岂可不回光而照甘为尘劳所汨耶。盖檀越所行世法。不得不如是老僧传佛祖之印。维持出世法直指之道。亦不得不如是矣。前云本无一物者。是当人本体当下无物非未生前无物也。孔圣云。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此圣人所造实证受用处。当体无物真空实相也。悟得此体而后起用。日应万机无不端的。如潭底无沙泥之物流注百川自然清净。在当人胸中无物。常清常净至明至正。为君则圣。为臣则贤为子则孝。为弟则顺。出则以利苍生。入则以静性命。是世出世间真大丈夫矣。若识得自己是佛。正好斋心乐善持戒修行。为人标榜。令一切俱成佛而后已。所谓尧舜与人同尔。读尧之书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识佛之人行佛之行。是佛而已矣。夫何疑哉。夫何疑哉。
  示别峰居士(松平若州太守)
  大心长者王侯。尽从三宝门中而来。一入娘胎昧却宿因。突出头来恣受五欲之乐。落在色声之内。埋没丈夫之志。千呼万撼而不醒。诚可悯也。倘失人身。又不知落于何道。欲闻禅道之名。讵可得乎。夫人为万物之灵。此时弗觉更待何时。苟能念念返照。得本有期。动静间忙之际常照常察。察至无可察时。忽然打破面门。原来在迩。圆陀陀活溌溌左之右之取用无穷。死生去来终不改变。便是百劫千生金刚之种子也。冀太守信其自心。力行其言。必造圣贤之域而后已。是老僧之所嘱也。
  示永井日向守
  永井日向守自旧腊。至新正。造普门相访者三。初见则不无恍愡。次则疑信相半。兹者似乎了然无惑。可以进矣。又设问端种种。虽非宗门之事。不答恐辜其诚。答则不无葛藤。姑方便数言应之。来问。因缘自然心气同异差别之论。老僧云。问从何来。苟知来处。则同异差别自然圆融一体矣。若不知来处循物而转。奚啻千差万别而已哉。所谓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然佛祖圣贤之心。清净圆满具足。从中所发正和纯真。其气也吉。一见一闻令人踊跃生正信心。是成佛之正因。则为善之本也。凡夫之心无明所障偏小狭窄从中而发。无非浊邪氛障。其气也凶。人所厌闻怕见。恐落八识田中为恶种子。是为不善之根也。聊述善恶清浊因缘如此。冀力行之为妙。盖人生斯世一梦幻矣。此时不觉更待何时。大丈夫岂可自昧其心甘作迷中之人也耶。如何如何。
  示小滨民部居士
  来问。贪欲无有。而嗔恚愚痴忽然不觉而生如何。老僧云。果若贪欲无有。嗔恚愚痴何从而生。然贪嗔痴者名三毒。如恶叉聚生则俱生。灭则俱灭。凡夫与圣人俱未断灭。第轻清与浊重耳。三果圣人所不能免。惟四果出三界。已断故。我迦文设戒定慧药以治之。其病若愈药亦乌用。凡夫终日在贪嗔痴内打辊。如在苦海。头出头没无时出离。甚可悯也。智者照之未萌。忽起一念即能觉破。仍复清净本体。如不能觉破。起复又不能随照。至于漂城国燎须弥括三禅。三灾已成。悔之奚及。慎之慎之。既不能鉴在机先。但看贪时贪从何起。嗔时嗔从何来。痴时痴作何状。看之照之不计岁月。久久纯熟打成一片忽然㘞地一声。便见本来面目尽是大圆满觉。于中觅一点贪嗔痴相了不可得。便是出生死证菩提到彼岸时节也。左之右之莫不逢源。逆也顺也反常合辙。便能使贪嗔痴为妙用。转六贼为六神通。八万四千尘劳门为七宝池功德海。证不可思议境界。说不可思议妙法。度不可思议众生。皆由贪嗔痴之功。若无贪嗔痴则无众生可度。是事惟在仁者力行之何如耳。
  示翔卿顾居士
  大丈夫读圣贤之书。明圣贤之理。行圣贤之行。是圣贤而已。故曰。尧舜与人同。只是吾人信不及自甘为愚。不之学欲至圣贤之域。乌可得也。吾顾公时时返照念念返觉。行住坐卧无间间忙。试看是甚么物在此动转施为。是何相状。是何景况。看来看去能所两忘。忽然㘞地一声。便知自己本来面目与天下老和尚无二无别。到临末稍头。自有主宰不被物转。便是出生超死之灵验也。至嘱。
  示永井信斋居士
  永井信斋居士。请老僧宇治之游。躬自洒扫以候。可谓诚信士。夫兼慕斯道。仍请开示末后生死大事。自谓世间之法悉备无惑。但恐死后茫茫无所知觉。望老僧说破。老僧竖拂子云。即今作么生。士云。不知。老僧云。未知生焉知死。生如是死如是。生死去来如是。如是放下穿凿心。日用事无别。生死若到来。红炉一点雪。然则此事靠他人不得。要自己时时返照念念追寻行住坐卧无间无断。忽然㘞地一声[覤-儿+目]破自家面目。原来在迩。则不被生死所转。出没去来自在自由岂假他人之力乎。偈曰。百年旦暮勿依稀。出没何曾离本机。莫谓红轮去不返。明朝再现又光辉。
  示藤资清尚书
  专入禅定者谁。提撕话头者谁。或时不入禅定者又是谁。不提撕话头者又是谁。如是参去忽然看破两重关。纵横于天地之间自由自在。则佛祖不相谩耳。到与么时节。再来请棒吃。
  示道铨刘通士
  道铨刘通士。系长乐阁部鲁庵公之从弟也余与鲁庵公方外交有年。乙未秋应请京都。崎阳镇主特选相从助扬法化。其才猊辞气俱备。兼精进斯道有日新之功。追随将及二载。朝昏谨俟无失传译。机语如流。真为老僧拄杖子通事舍人。抑见崎主择人手眼有征矣。愧余老矣。接机迟钝。加以聪敏以裨吾柮。则禅语圆全。非唯发醒今时。亦以寿于将来。则般若之功曷可磨也。虽然同吾舌同吾语无异无别。聊通一半消息。只如未开口前通一线来。不惟为吾拄杖子通事舍人。敢保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舌头俱已串过矣。
  示津阳彦信士
  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然则心性不从外得。岂可向外驰求乎。须向己躬下昼三夜三念念返照时时追觅。心性在甚么处。行住坐卧迎宾待客时心性在甚么处。正思正想无思无虑时是个甚么。追来追去究来究去追至无可追。究至无可究。不知有人不知有我。空荡荡虚豁豁地。忽然㘞地一声。便知落处。则不被流俗阿师所瞒。而后念法华也得。不念法华也得。说禅说道也得。不说禅道也得。呵佛骂祖也得。不呵佛祖也得。正如迷却自家无价宝珠。终日向外寻觅不见。坐卧弗安。忽然遇一导师。指示珠在自己衣里。信手一摸。果然果然通身庆快取用无穷。岂疑是与不是矣。祖师所指正是心珠。曷用更问他人。要在自悟自证矣。
  示细川丹后守
  来札辞意诚切。以未面老僧。为恨。以生死事大未得入头。欲老僧警言为休歇之期。老僧谓。未得入头正好入头。且道未得入头者是谁。孜孜念念返照提撕。二六时中无有间断。久久自成片段。忽然撞破是谁面门。便是休歇田地入头时节。彻见尽大地是个普门。举足动步无非大光明藏。有何物为障为蔽耶。得到与么时。再来通信。勉诸勉诸。
  示秀云性英道人
  百年后一段大事。须自己日常返照看毕竟死了烧了。此一段灵明向何处去。即今转动施为折旋俯仰是谁主宰。无想无梦之际主人翁在甚么处。孜孜返照念念追寻。无间间忙不分昼夜。忽然不知不觉㘞地一声便知落处。了了分明更不问人也。般若之智时时现前。一切境缘如红炉点雪。灵明湛寂觌体如如。千魔百怪不能动摇。如大圆镜物来便鉴物去了无朕迹。所谓本来无一物触处独圆明也。只此是出生死紧要处。宜勉诸。
  示西左信士
  学道须自信本来清净圆满具足之心是佛。只因不觉。妄起一念无明障蔽本心。随业流转。漂入生死海中。头出头没无有了期。幸今得人身为万物之灵。又遇知识开导。得殊胜因缘。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欲破无量劫来坚执无明复还本有清净圆明。具足之心。非从外得。亦非别求。从自信而入。念念返照心心不昧。细看。无明从何处起。烦恼从何处来。动静无间间忙弗忘。忽然漆桶脱去㘞地一声。突出现成公案。头头显露物物全彰。
  左之右之无不逢源拈来放去无非妙用是为入不二法门。可与净名老子把手共行也。
  示透关捩铁居士
  向上关捩。须铁汉子不顾危亡直下一拳七通八达这边那畔了了分明。既透也。宁有生死去来可怖。堂堂大道出入自由自在矣。透关居士勉诸。
  示元净信士
  来札谓。于古人话头似有入处。又得师友之证。将为究竟。遇缘触境又不能无惑。老僧谓。此正在生死海中浮沉。何时得脱。盖此件大事岂是泛泛之流乃能了彻。若欲了此。当不舍间忙无分昼夜。直下疑去。不知有身心世界。于黑漆漆地忽然磕碎额头。觅其境缘虚空了不可得。然后来老僧门下请棒吃。
  示江月居主人
  参禅如一人与万人敌相似。不顾危亡。入贼阵中取贼首而归。始是大雄氏之猛将也。盖吾人六根门头八万四千尘劳溷扰日夜弗安。使心王无一刻自在。是谓六为贼媒自劫家宝。累劫竛竮无有归期。幸逢超世丈夫。赐以金刚宝剑。一斩斩断根尘到安乐大休歇之地。露出自己衣珠受用无尽。岂非法王大宝不求而至也。
  示长门云谷画士
  丈室三更月。空门一带秋。呼藜天外看。谁是我同流。于是荐得。不妨得入不二之门长天秋水一色之妙。然后运笔吟诗。着著有据。终不落于浓淡彩色之中。可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矣。更云欲老僧指示妙处。则老僧亦无下手处。只有粗棒三十相为。或日用磕着自知。妙在汝边。何须向外驰求。如未梦见棒头落处。只是纸墨点画上工夫。与真诗真禅真画有何干涉哉。
  示玉翁隐士
  目汝一章。做工夫不无入处。但未曾超脱。故随缘触事不能无障。若大彻一番。触事如水涨船高泥多佛大。何障之有。不妨随处安乐随处自在。于中觅一点旧业新殃了不可得。如大圆镜明净无尘。物来便鉴谩他一点不得。世间森罗万象。是吾镜中所现之物。或鉴或收无可不可。若取若与皆吾妙用。得到与么地。正好老僧门下领棒吃。且道是赏是罚。呵呵。
  示石川居士
  承教谓事君养亲外不懈于定省。内不忘于忠爱。兼能信向佛法。有如是志向。诚大愿大力量人也。然世出世间佛法人事。正要有志之士维持内外谨守。令知儒而后入佛。则成大家名流。盖佛儒迹虽异而心莫不皆同。心虽一其修证不无小大浅深矣。故有大圣之别贤人至人之论。护法篇平心论载之甚详。唯智者择而修之。所谓希贤则贤。希望则圣。非但今人如此。从上诸祖莫不皆然故为天下模范万世法式也。先须看破世界身心犹如梦幻。而后回光返照看。此身心从何处来。是甚形状。死了烧了又向甚么去。如是随时照鉴勿舍昼夜。忽然撞破额头㘞地一声。便有着脚稳实处。可为无事道人。或养亲事君抱子弄孙。虽在动静之中。莫不左右逢原。觅动静之相了不可得。有何生死梦幻之能移哉。
  示卓石居士
  人生豪富之室。多被五欲之所笼罩。活埋丈夫之志。无一出离。真可慨也。如居士茂年便觉无常迅速。正信此道。万中唯一二而已。既信得及当昼参夜究无间间忙。忽然㘞地一声。佛知见现前不从外得。了了自知。生死去来千魔百怪不能摇动。始知自证之验。与夫庞老子把手并行。便信日用事无别。则不虚度此生。否则尽是流俗队中算将去。与佛知见奚啻霄壤矣。
  示九里居士
  接来札。谓尊宿示以赵州因甚道无字话。碌碌尘劳不能专一。所供是实。老僧据款云。此实未曾为出生脱死之真切。故为碌碌尘劳所转矣。若真为生死事大。须究生从何来死从何去。如行路至中途两傍深坑万丈后有猛虎趁及。直奔向前只求脱身之计。更无余思余念。自然有出身之路。少涉迟疑。未免丧身失命。果有出身不须问人。自己日常着著有受用之处。所谓日用事无别。信不虚矣。而后唱诵礼念间坐打眠。呵佛骂祖逆顺纵横无可不可。是为入维摩不二之门。到老僧门下正好一顿大棒。且道是赏汝罚汝。
  示无纯居士
  目来教一章。己知为道亲切。然此事不在语言解会上。不在博古通今上。不在有为无为上。不在计较寻思上。不在三教一体上。不在如如不动上。是知前之所迷悉皆见障。所谓依他作解障自悟门。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拟涉思惟白云万里。岂可泥于死句丧却天真耶。然古人一语一默一挨一拶瘳一时之病痛。断无实法系缀于人。今时有一种无耻之徒。戴大帽侈大话。以维摩经中所说。为遮自己面门。纵淫怒痴为解脱大道。斥戒定慧为二乘小果。铃言肆说昧己谩人。无知之者从而和之。相习成风。如盲引盲堕于火坑。未免识者所鄙。审如是。释迦老子不必离王宫入雪岭。达磨老胡奚须弃荣位入中华。佛祖既已如是。后学岂可不然。宁可步步从实。不宜头头弄虚。到末梢头总用不着。庞公云。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吾等学佛之徒。须行佛祖之言。证入佛祖之道是佛而已矣。老僧与么道。好吃三十大棒。且道阿谁下手。呵呵。掷笔。
  示道成善士
  我宗无语句。亦无一法与人。岂可间扯葛藤令人展转系缚乎。试问。善人谁缚汝。谁将生死烦恼与汝。既未知下落。须时时观察念念返照。忽然眉毛触杀虚空自有倒断处。更不问人。乃知般若智现前。如亘天烈焰。一切梦幻空花即时消殒净尽无余矣。
  示众善士
  大凡要明自己本分一着子。不是要他人写几句好话以当平生。直须当下信得自己分。中有一件莫大之事。未明。昼参夜究废寝忘餐。孜考念念讨个分晓。如四面银山铁壁。不能得脱。坐卧弗安。豁然撞破碎为微尘。觌面七通八达无障无碍。举足动步不胜庆快。便成大丈夫事。若一向馍糊过日。岂不错过光阴。此时错过更待何时。此生错过更待何生。一息不来便同灰壤。不知来生又成甚么面目。设若业重。未免打在驴胎马腹中去。衔铁负鞍。千槌万鞭莫能觉悟。曷知禅之可参本分事之可明。以此密察。宁不令人惊心骇目者哉。
  又
  世出世间无有一法不从精进而得。无况上大进至真至妙者乎。是以大丈夫。须明大丈夫之事满大丈夫之志成大丈夫之愿。否则不若一妇人有纯一之念决定之信。自知有佛断断可成。念念不已。自幼至老无间无断。自然成一片真佛境界。临终之际了无业累。奚愁极乐不到。故曰。宁为儿女真。莫作丈夫假。至哉言也。
  又
  人生百岁犹如一梦。一切圣贤佛祖在梦中作一出好戏。令百千劫后见者闻者无不露出一片忠心赤胆。与圣贤佛祖无二无别。其余丑陋俱不堪观。盖佛祖圣贤是吾师也。师者表也。表正则正。表邪则邪。吾人岂可不择善而从之以入圣贤佛祖之域哉。今时邪昧者众。惑乱无知。如盲引盲入于火坑所不免也。老僧无法与人。但要诸人自家了却父母未生前一着子。是人天福本万物根源。打开自家宝藏取用无穷。直至临末之际。无不自由自在矣。
  答问
  答独广方居士七问
  问。人死后气息已绝。稍停又能起坐一喊。不知此理如何。
  师云。此是魂不散的死人。又恋皮囊种种世间事。未了而然也。彼时苟能蓦头一喝云大丈夫要行便行回头转脑作么。敢保赤心片片无所不往。
  问。作工夫时。或有石头木片掷在其前。不知此魔从何处而来。
  师云。过去莫追寻。未来休打算。正念独圆明。妖魔即时隐。所谓山鬼伎俩有尽。老僧不采无穷。
  问。人死后生极乐与落地狱否。
  师云。念不一不生极乐。业不重不落地狱。
  问。人死后出此生彼。种种地狱种种轮转是否。
  师云。随福业以升沉。果不虚矣。
  问。自己死后不知向那里去。或成甚么形。
  师云。若问来世果。今生作者是。若今生所作种种胜事。自然生人天中。若作种种重业。自然堕于三途。故我宗门向上一着透得。自然不落因果人天。第乘愿力随意生身。度诸有情成佛而后已。若问如何是向上一着。推倒银山铁壁向汝道。
  问。人投生诸侯卿大夫家。俱是夙世善业所感。然有青年而夭者。未审何业所致。
  师云。王侯之裔多从三宝门中而来。然三宝者。佛法僧也。为人天之福田。作福不如意。受福不坚牢。故有寿夭穷通之别。恐前生杀生之余报。一者短命。二者多病。信不诬矣。故我佛教第一戒杀生命。盖一切众生之命与我无二无别。何苦戕彼命而资我腹。圣人亦有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仁心发现亦戒之渐也。要延我寿。贵须禁杀以寿天下。福讵可量。是为一国兴仁。仁之至也。即此便是西方清净世界矣。
  问。今世之所行朴实未曾作不善。亦有少年夭亡令其父母苦楚万状。不知何业所感。
  师云。今虽朴实。安知前生所行未有朴实者。今虽为善。安知前生未有为善者。然妻儿子女因缘假合而聚。因缘别离而去。苟信三世因果毫发无差。一切消归自己。则无怨天尤人。便是知命君子。颠沛如是。造次如是。把柄在手。岂福业而能移哉。
  普照国师法语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