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Read More
  •   尔时世尊……言:‘汝等谛听……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是诸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 Read More
  •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续佛灯明。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太虚大师
  •   《佛说无量寿经》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无量寿佛……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佛说阿弥陀经》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复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舍利子!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闻如是无量寿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名号、极乐世界功德庄严,闻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系念不乱。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佛说阿弥陀佛根本秘密神咒经》阿弥陀佛名号具足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甚深秘密、殊胜微妙、无上功德。所以者何?"阿弥陀"佛三字中,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一切诸菩萨、声闻、阿罗汉,一切诸经、陀罗尼、神咒、无量行法。是故彼佛名号,即是为无上真实至极大乘之法,即是为无上殊胜清净了义妙行,即是为无上最胜微妙陀罗尼。……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
    Read More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有图片链接代码)。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技术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数千枚图片。增加了“在线视频”、“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图解系列”、“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 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
  [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
  [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
  [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

  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

  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

  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
  [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
  [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
  [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三藏法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普贤菩萨警众偈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
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大般涅槃经》卷第六:法者即是法性、义者即是如来常住不变、智者了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
《三藏法数》:【依法不依人】依法者,谓依实相等法,修诸波罗蜜行,则能具足清净功德,能至菩提也。不依人者,如涅槃经云:魔王尚能假化作佛,况能不作其余之身?是故虽是凡夫,若所说所行,与实相等法相应,则可依信。虽现佛身相好,若所说所行,违于实相法者,则不应依也。

  • 动画《让我们回归极乐》
  • 动画《佛典故事》极乐净土 佛说阿弥陀经
  • 动画《佛典故事》大愿 佛说无量寿经
  • 动画《金刚萨埵净障修法如意宝珠》
  • 动画《妙法莲华经》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上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下
  • 乘願再來九百年(完美字幕版)
  • 慈诚罗珠堪布《前世今生:生命的奥秘》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上)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下)
  • 生死与轮回



简介:几个世纪以来,许多文化和个人都表示经历过轮回,那么在这个永恒的谜团后边,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本片通过对杰出的科学家和轮回的研究学者的独家采访,基于大量来自意识研究领域,濒死体验和前世记忆研究的最新研究成果,第一次深入并科学地探索了这个谜团。更多播放:

第1集:女子自称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
第2集:出生时胎记是前世伤痕
第3集:专家称人的意识和大脑无关
第4集:轮回就是灵魂换一个外壳

更多相关下载:
前世今生 轮回的故事

《大正藏》第82卷No.2603

  荒田随笔叙。
  古曰。拈一茎草为丈六金身。盖茎草者未必荒田中之物。调御金身。孰敢取尘影外之杰。指月老人。所著之荒田随笔者。秘藏云仍之行囊。有年于兹矣。本光具寿。割财爱于客囊。刊梓以充法施焉。可谓拈来现出金身矣。夫拈也。措也空掌自在。而茎草金身者。眼翳之拣别焉也。此书始表选佛之章。终备定祖之篇。里面贳通说破世出世修证等仪式。判断古今奋起尸威。左之右之。归一佛一化之的要。则看者只自可怡悦。不堪持赠君。
  延享甲子秋。城南宝林短枝契默真书于武陵寓馆。
不能语荒田随笔上卷之上。
  撰佛。
  大雄之道也固道。如有始终不见其端。常有貌而不烦其处。是非物能契事。卓尔介立普类异趣。贯无偏乎一。散也则随物。乃荡万差以传永世。夫在世泊焉萧焉。自得曰证。化物曰应。证也化也所向虽异。于佛恒如。唯是道俯仰而已。故事有本末混归一味。此一味无所一。其至能观时乘机。大开无中路以致无方之应。厥初唱曰。有情非情同时成道。其道如是。盖佛与物同契乃能究竟。究竟之道则无偏而淳。是所以心佛众生互为主伴。是三无差。于是乎张大教网捞漉鱼龙。而彼众生界无边。乐欲根海无尽。稠林茂密感交复有迟速深浅。是以其说无量。与物上下而有对治摄收劝诱归实之训诲。遂施设偏圆大小权实部空有真俗迷解因果等义。其品科分布名位以成。所谓其数八万。况且无量之门。繁庶累层不可穷也。是皆出乎大哀四悉益。罔弗真矣。故有数不堕诸数。善为以无为。是谓不测之适化。盖机所在则化所通。其所通之迹似有时有处。但不同世之所见。而又违之也不远。何以尔乎。以彼化本不谋无缘妙契于世世之思议亦不思议遇谐于妙化也。世之云云者。因言迹所兴视听所臻思察所及而分齐言之。斯但分矣。非全也。而非全中能全其全者。法本无偏。一多大小互相收圆毕竟解脱故也。故不妨世所言议。议者曰。佛始在道树始成正觉。寄是始成处明其教。乃有华藏海会。主伴具足。可说不可说分各相遍收。五海十世六位十身及名号等。一一融摄法尔不尔。其说皆以十统以无尽楷定。法相交参缘起无碍。十玄门门举一皆收。六相之义皆我家舍而已。以可免数他宝也。其中一字一义。以海墨而书之不及。海印炳现广大悉备。而收在一微尘。是谓众生本有。本有非无而欻有之谓矣。其有焉本然。若言法理常为法界。约其行门常为愿海。浩渺该罗无不尽焉。此与彼四衢别授之大车无相异也。曰时曰处共为帝网。华藏界含容无尽亦无尽界。初成时包裹无碍亦无碍时。是故不动寂场游化诸土。在是七日尽于十世。同时异时隐显俱成。是皆深秘。不以神足智变。法尔恒成。即入之门无以间矣。是则卢舍那佛常恒转法轮处。其众乃彼佛过去善友云也。又议。如来成道三七日说杂华。其说逸。彼二乘不能入。否塞如聋哑。机生如乳。绝分大道。而父之天情不忍弃不肖子。时脱珍服著于弊衣。俯就下劣诱以所好。谓世出世因果。苦集者可知之断之。道灭可修之证之。示劝证而引接苦勤。以彼痴子久艰往返。今闻一日之佣赁易得。心甚喜之。受其化如幼稚遇玩好。疾领谛理入于无为。于是三宝名立三乘道分。以谛缘度为小中大乘。唯一无为而三人异乘。岂其父志哉。各自画矣。其中二乘保证自弃。以为诸法无大无小无漏无为。度生之事久劳。不我所堪。宜当以免难出界为足。卒止我空。是虽能自度。而非父本志。乃因大心人呵骂贬斥。何故。自教自斥。谓证空封无为。恐诸法缠累忘大事。所作未辨甘好化城。犹居草庵不欲得家事。为子无继父志。则大业将坏。是所以其呵骂。初教今呵。皆其慈育。呵焉则呵其封执之情。岂有间疏。初与今二法轮之转本来清净。然若不令归宁。似天情不相预者。是以按抚耻小慕大之情与实慧无偏。仍为代宣扬大人之事。当时犹谓是为他人全非己事。而其说皆入于智智。无二无二分。八十一科齐归宗致。其宗致者空。空虽无多种。望义有二十。空不可义判。彼有形差攀缘对。随其所荡空名区分。名之区分随而荡矣。是诸法而空。空而诸法。故曰不异即者。要而简。简要之言以足明其宗。苟会实慧。三乘忘怀。庶几乎入一。乃集会亲族始语父意。子情向大。堪可承家业。时乃开方便门示真实相。诸子非本所望。三车混辙得等一大车也。大车则万德庄校。是曰如来智慧德相。其初谓。门外必赐三而获等一。及得等一正知。四十余年久修梵行今会等为大人之事。是所以汝等所行是菩萨道所作已辨既到彼岸父子能事毕矣。末后更思后后劣缘。捃拾残机以成扶律谈常亲诲。垂其警戒也至切矣。是一严父思子真慈。又何加哉。上所叙之化仪。历议拟诱引弹呵淘汰而后归一实。五番之次各别。是因一类之机具历五者而言。若有历一入历二三四入者。若更有杂华说始终契证者诱引说而终者及弹斥淘汰以之始终者。若有于一期化漏会归者。即于余国相接通会。如来三轮不思议化谁得克定。故显露秘密定与不定此座十方之投会。是亦涯分言耳。盖夫圣应世化仪之契物无穷耳。世之言一期者言之者一期。而不可言大圣全化极是。若果齐之。则多挂碍者。然而能至通会玄解。则是言可尽矣。如盲摸象。所言皆非。若至一毛收全狮。则罔不摄是判筌。是故习学而后至玄解焉。玄解者无所争。夫语义者必因其解解也。无所穷限。有高弥高深却浅者。有往而复面而背者。义亦随上下。故无所定止。唯当亡是非神解妙会。盖圣说者初中后善。其出兴已来至灭度日。神通说法夫几许哉。随其所颁宣。大小教义一多威仪弥纶耳目。采求则无迹。昔人有言。取目耳聋。舍耳目瞽。众人解教。间多如此耳。而圣举止即此物而一镞辽过。常现应化常现涅槃。异时皆同时。隐而显。难比拟。事无涯畔。虚空真身应物作则。水中月在。人随情唤曰佛。元无名数可比度。故有取则随至。其至也无谋。如人梦闻金鼓鸣声又梦行六度。与其醒者何真。或现或隐。其所之皆不测。而不测匪别有术。是法不可示。言思本寂灭。是大出乎三乘测度。况有得不得之辨。唯佛究尽者。至其辨之不及晓谕焉。晓谕亦即寂灭。岂如有识相谝言哉。乌呼是言复维谷响耳。不可实有片言折理之迹。希因忘筌意见闻之中咨询是道。谁夺尔老爷。若务实诣。闹市之里当自相遇。我是非渠。渠正是我。然而道邃情隔。泯合也难矣。粤稽吾古。法王歙光刹土成昏。有次圣者集其法言。量城都外人多集法有妨碍避往岩窟。犹虑人多则事亦烦冗。择圣众入窟内。余者在窟外。是虽分内外不生异志。但为集法功速。故窟外之徒不咎不怨。同结法教一味传持。盖专为是举者。为贯线圣教令法久住成旷世津梁。如来昔语舍利弗。先佛之法灭后疾亡者。其佛灭度日徒众不结集贯线其法故。则知今龙宫人中教典严存者。彼宗子缵旧服率厥典之所致也。吾辈先知此勤劳而莫败祖功。迦叶四传至优婆鞠多。其五弟子兴见出宗。次因大天五事大纷乱矣。既判保大众上座部党。自是渐分成十八部。人言。诸部之计虽异。本则一佛法非异外。是其金口所记。今窃疑。其法者一。苟执者情则汤冰而已。不尔邪。自其情言。折杖裂衣不成其用。片片之物又何论。但以亡是非之时通泰其情。当知片物全体。然分部之徒渐离渐乖。派广源远。遂至执部定计空有相斥性相互病。隔河饮水。保党朋人。如攻守势。难斥遁辞一如语坚白者。然察其情。亦唯思荷法也。既而路开。竺土支那预经论任者。往来远遥历险不难。务事传持。其志操挺特刚毅。而不为形躯利名。实夫雄伟者矣。自汉至隋译经传论渐盛出也。其演述亦随成。各宗其所好而兰菊竞芳。或间有矛楯。不违传持素意。谓相破能相成。若至简篇制度文字缝缀。古而淳。顺圣之所警诫。唐兴已来。义盛文富。如法数通局宗教判节及声明规绳等。固可谓具而整。然判节之义门多相抵捂。虽其意本出乎护法弘通。久而成纷诤。以彼分教募义开宗异计。?袭作家扬己排他。习将为执我。果忘其本。情务胜他互屈抑圣言也。至各出于新义竞上高处。不觉趺倒不可救矣。其谓他则异端。自居异攻异。异弥异不能解纷。戏于法王法成奸也如是。谁荡是非入同归宗耶。荷法之任反其本焉。弘通之实逸矣哉。
  大雄之道也固道。历东西宗计挠而不扰。其初传之迦叶。迦叶无改。以传阿难。阿难而下至达磨。不生他岐。谆谆而相附一味主持焉。达磨来于兹。以之传人。是复无改。只其所得耳。盖以凡言辞可筌辨者先已具是。今来者则印可证信其已然。而以令彼玄会者服事传通圣道也。岂有于释迦法中别生奇绝独跳逾哉。既得其道为衣钵之身戒定慧之主。必无生异之理。然不依一经论立宗途。又不弃掷排摈之者。以平定为之主。苟为主者。不有取一置一偏勤小物。其曰传者。乃印证玄会玄德克若全道者之谓矣。故二十九传唯一佛道而已。二祖附三祖曰。宜依佛法僧住。其言如是。又何加焉。后至六祖。特传持是道而务弘法利生。顺奉住持三宝之鸿业未见斤斧痕。或问。已为附法藏之主。不证据一经本。则小子何记耶。谓。及其辟手辟足颠沛造次之间而有一为于兹。莫不与尔。犹如天之于四时万物位之育之无言迹。荡荡乎道。混混乎宗。安怪无出口入耳之謷言哉。是以舂米秕糠先去。磨砖。授斧。山下采菌。月下大笑。牧牛纳些。拣菜举刀。或当路斩蛇。永字书空。训诂分明之亲言触类发其机。岂徒寻言释义者。且其间宛转纵横言象阔大。敢发蒙昧。而其气象浑厚淳朴。而未改上祖之道。经二三世数出奇绝之格调。呜呼物盛则渝。奇绝之极忽乎移英机勤俊道薄气谫。唐晚之日稍见其萠。而犹有置虚就实。及五季之无赖。有泾渭合。至经宋元。狂波频起。入明。主法陵迟其道昏乱。多如滑稽徒。言锋相击。所贵唯称唱道思謏闻而已。颇事慢欺皆为奸府。善而不让他。恶而不省己。尖矛坚楯。动作偏党篁鼓道德。禅教之名西南之风分五渐相阔也。于是唱其家门尽堕区宇。如彼史篇。初出者犹可。其继之者而下。次次露瑕玭。其余小篇残简。多夫潜窃纰缪之作。岂足称法幢宗旨之典刑。或似鸺鹠之妖声者。势崩腾不可止矣。呜呼牟尼之法一至此也。已哉。唱道浊乱时至也。老胡之望亦殆乎止。
  佛祖之道。一降如兵奴。二降作妖眉。然间有刚强者持乖崖紧峭风。欲拯坠绪覆宗之艰奋然抖擞尘坌。几乎将复正风。粤得永平其道东矣。盖佛之道反覆晦盲者日久矣。而会通全道也最鲜焉。但喜时俗耳。独有天童父子免是弊。就中忘诸见而知法通塞者唯永平乎。无师智禀受师承。有风规脱落规模。至吾佛道所言之数目。内外事理莫不精通。若其如谈法要议宗纲。发前人未发蕴奥者亦多。于吾道有廓清之功。宋元已来未有俦而师弦不易续。承其全续者乏于当时。况国兴战伐四境乱。阖国师僧流离无所依。是以学弊道遇屯。有道者藏于林壑。昧者无堪艰。为形躯百计履虎尾经世路。或论国利害通致使命媟谩公侯。遂似臣子受恩之情者。其意何若。然而未至自带甲衡戈斗战之甚者。则是祖翁淳德之庇荫。宜仰赞叹。丁是时小丑幺么不能韬藏。互祖其师友保门户立者流。为权谋术合彼连此。为魁擅美有我。几乎四百年。无人能整理。惟习易于成难于遣。苟非雄伟之人。则未以能割正。盖循环之运又夫可见欤。大雄之道不远于人。其在呼诺揖让随吾所为若欲得其道。须咨询古。好询古。则古将复。苟得复。今惟古。而复之术大有不易。唯在知古察今。在舍私与公在去浮伪就笃真。既尔则几乎绝学。绝学也者。非灭无之谓。所以能究本。本究则末自尽矣。究尽之道也。则不可以数而得。而名之位之施设之门。又可以习学。谨曰参同之人。应知释子去就吾我先除内讼好古而入玄玄门。莫思其他。若吾所否者道自厌。异也勿好。多丧乎志。顺物鱼鱼拙于乌乌。自知所止。何有昏逾。人志乎道。守也如愚。唯愚吾未及。而智吾所无。才以日时所思而述成篇请莫以禅教看之。但道所在。
  出世不出世。
  出世不出世者。诸佛化物之恒规也。其出世则现通神用。或说或默。以临应时处。有感则臻。盖佛之出世有缘非无因。故其感遇之道富之以一大事。然其施也实不测。其物感亦不测而妙合。无所从来无所禀容是谓之不思议。然相遇也虽有始终隐显。而其几不可以理事等筌辨相议拟也。清波无透路。水自来月。其在焉非止水中月。复是月中之波。此相印之理。不可图度也。本以非物。茄子自对冬瓜。十虚销殒。若夫不出世。则知佛地不生满德常寂。非三际变。入第一义永绝攀缘。有佛无佛性相常然。毕竟不生不灭。二已无迹。苍龙脱骨。老蚌吐肠。不见端绪。沙米自明。如是二法非生前灭后等之谓。是以一切佛于二法中绝二法量自在优游。出不出。金乌急玉兔速。皆无轻触之善应而已。莫偏作有佛无佛。有先德言。曹山不如不如曹山。今人以为。出世有影响。不出无踪迹。是故曹山以二不如判高下。呜呼世人常所商确多如是也。果合先德微意邪。其不出世骑牛觅牛。其出世牵驴。得驴。觅与牵谁前后谁高下。其曹山不如绣鸳鸯也。不如曹山不与金针。是谁动也。动也则三十棒。
  修行成道。
  佛行有因有果。因入果而不动。全因是全果已。故有老爷而婴儿语。因欲穷之而不能。其无穷之时。复入穷语无所遁之。彼因曰修行时。其为时也曰。无量时世。或三阿僧祇。或六年。或须臾顷。及一念刹那。又初发心时便成等。如是虽长短有差。不借智变延促。长无余于短。短又足长也。其尽其量而长短皆全。或言。经说无量时成佛。为折暴速者。又说一念刹那而成。策退懈者。诸佛道定经三祇劫而成满矣。必无迟速。凡其说随应而成长短。于佛永超长短。至其能收尽。则互摄其余。一念多劫俱成收放。俱无定迹。谁敢度量。今以无隐诸尔。眉毛生也修治分明。今是何时。已圆成矣。如大火聚。长短莫触。不萠枝上春风常缓。谁令尔劳迟速。又其成道有久远今日。其说所传于世。谓久成本佛。其道最高。今成迹佛。为俯就一时机权谋只假设也矣。故不曰久。教虽深高复只化迹而已。苟会通之人虽不惑乎是。拘执之徒或谓实有其途本迹相阔乎。如尔令佛似未究竟者。夫说本成也。则以人有近谓也。故斥之曰。我实成佛已来甚大久远。人天闻之而谓。近情歇也。歇也则远。不可计尘数。是其欲开尔情见尔本。尔若知之。则迹本非物。不须言其二。其谓近者。是汝所见。纵言久远。亦岂如所谓。近远本难知。故曰不如三界见于三界。盖能知久近。则免舍近寻远之烦冗。若执远实尔。则我恐远之远皆为近也。又或达则始本全远。是言久者则唯示成时。言实也示非如非异非虚伪之所见。如实之实盖如是而已。时主相得齐入如实。其道实成。是故曰伽耶始成。本是久时。然人曰之始。始岂实始。是始摄其久而不遗。其久又久。共其中间皆尽于是。久亦尔。不遗于始而独绝深妙。乃不如见久近而非近远。其证也实。其时也实。以实实故非实非虚。是成道时。共刹土劫数以尽永无前后。实夫本迹不思议一。今之将谓亦不思议而一。其两一不相判。宜唯言之一。久近与将谓道断焉也。而是一亦泯。不得议之。以归成时。如来乘是时来成是道人见谓始。为谢之又说久。其说也出乎世所见。以尔固谓始近佛曰之久。岂硁硁果者乎。未悟则从久从近逐物而移。若达则两浩然。故教主言曰。若一念信解如来寿命长远。则其福无量无边。譬如虚空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量无边。是知今我一念与彼尘点劫数平等绝量。既如斯。则自之一念含摄如来长寿。不可穷限。二乘之无漏智及阿惟越致地测量犹不达于此。故佛寿及众生之念同入不测地无增减也。然但闻如来本寿长远。而不开见我一念本时。则佛寿永画久域。久非画之谓。达则所之皆久。若知我念不可量。佛寿不永终。若知佛寿无量。我念不可以尘点而谕。人言法从本来寂灭常住相矣法离见闻觉知。而或拘滞所解不会通者悖矣。且如今十二时举体十二时一切余法比伦之不及之。盖载天地弗为多矣。幽妙深广。古今分死生移而遂无间矣。历劫灾而成壤无预。谓之起灭不停者。但画其推度所及也。世不见邪。雪里开华。其一枝开日。彼身心成辨。时处遍通。是一时不论冬后春前。自知点点错不错。眼鼻圆成。是不言久近。道既成也。今吾久近不免从朝至暮。僧堂前望州亭。久和大萝卜更看山前麦熟。
  自证化他。
  自证化他之极唯佛而已矣。其证者。议者谓。理智冥合之时唯一刹那圆满眼智三昧力无畏等。究竟无余。是其应世之一途导物之方。盖物之常情。事必有为而后成。其始则营作至于极止矣。其所止皆具出乎始。是但其自思察之左右耳。不出思察所及。夫理智冥合非相和会之谓。而言之合者。二法元没涯分。修之极也无所得。无得之会宜但言冥合。以醍醐无酪性。理无为境。智无为照。其妙不二。而一亦绝量。醍醐无醍醐性。本非分别之所能解。彼证刹那非世所谓极短。有刹那越短越长能入短入长短长相忘。且有证唯一念。有从劫至劫。更有久远证犹在今日未出证所者故。众生出入息常有如来证中故。证也不染污乎证。离其边际荡尽证处。岂言唯短长而观时。至刹那之难为刹那。成是刹那而证焉也。故证者不可论何时何理何人也。开华结果。时时入于证界。物物为证境也。是不堕佛魔之域。即通身遍身眼而见之。昨日今日不同之一事而已。佛与证非对合和会。夜半摸枕子忽乎失却。枕子摸佛手亲眼亲。是故证界不容佛。佛界不见证。田库奴何处拣择。回不回担版人。然不佛无证。无证以不可言佛。即有此佛而证也。此证化物。化也则唯证。故从彼戒善以至菩提分法及等正觉。凡所施设随举一咸尽无不证矣。世谓。彼教诲物则才应世之权谋。非佛证实。以其随他意隐自意。是然乎。岂是尔邪。止其所见矣也。盖佛之化物。何一事不证实。佛语则心。心无以免语。佛心则语。语而心全。若言其非。则证也匪所及。若以其道。则戒善皆真证。又何憾焉哉。世之立言曰。干为马坤为牛。是微物而可谕广大。而马与牛者谓之生物有识。至观其为具者。有草木生风火动。有大地安定静重。覆载之体健顺之情具而可观也。况吾圣之所语。虽以名数大出名数之外者哉。不可以一二而几之。如彼证师子。其一毛一肢无不全师子。全师子齐入毛肢。全体无余。如其用力。于象于兔遂不欺之故。佛之于自他无见证余化化余证。是如来之具五相一一不能而已。即证与化一条拄杖翻倒。盖天盖地证十合。化一升而未见勺撒余。而今寄谁边。昨天台僧担去不见其迹。
  现在灭度。
  现在灭度者圣化转时。如其现在之化。人佥知其化。如其灭度。附骨身遗教法。以白毫一分德覆护今日。即是大哀所致。与现益无相异。此但言存没迹。又如来者有机则出机尽则灭。是亦但言因机有无之迹。又佛在灭者众生迷执言之。元如空华无所有矣。是复将言本无一途。如是三义若执其一互相封。则胡足称法王之通途。然通途不易见。盖夫佛真法身直是真法身。无可比况焉矣。能共存没迹大出乎存没道。于其存也。尘罔漏皆存是矣。没则皆没。法界证灭故。成存没常本无也。机之遇焉本无。谁机不空华。何空华不为机。岂唯机哉。佛之成觉而翳除亦是空华。何唯佛。空唯华。华唯华。是以存没之本无。物机与之华矣。如来履是道而大自在无畏去来。所以空种长养枝叶根茎成就佛众生之在灭。又有常生常灭。不贰吾生灭。是皆化物仪则大定正体。出而不背入而不触。以空换空。夫犹如呑须弥游行空者然也。若曰。后五百岁差降。于其道则曾无缺余。共是法之全身全力。如布鼓两面。又何好恶之有。是不堕二边。随处则安焉。一箭射透两重山。不容拟议。主宾之全。如亦至是。不如亦至是。体中眼眼是体。眼中体体失眼。其现灭也如斯夫。吁佛业哉也夫大也。世人徒?若。
  衣座室。
  佛子之护法在常自精勤守节脱烦累。其处己也如诸律制。今不论之。其事无上乘者。有三轨而具焉。曰衣。曰座。曰室。夫三事之用者。凡圣贤愚虽别皆不能缺。是所以倚以坐以被服。济成自他之圣训也。如彼寂灭忍无以尚。末法之人善达生法忍。则生法之中寂灭现前。唯先当悟内外诸法毕竟空寂一切苦乐之法皆为根境累缘故诸法缘生皆归寂灭。外有寒热风雨虫螫等恶触。内有饥渴及骂辱等事。皆善忍之而不烦恼。或应遇可意事生于爱染遇不可意生于嫌恶。而能忍自克责。住心平等无有动颠。无动颠故不为诸法被触恼。是为常用之衣。已得是衣安住是法平等无高下地。安住之理永亡形色嚣尘。是为诸法不异迷解净秽不二之地。于其出没去来之时。毕竟住此地无变易。故曰有佛无佛毕竟常住。能居是座身心脱洒寂灭时。无为住相。常依大慈悲以为吾室。室之为义。吾常所依。防外非事而容止形骸。容止而以长养。防而闲静。又能为物作依止之谓。盖自住忍空以及之群有。是自他益乃成室义。非衣则无护形骸。非座则无所住止。非室则焉得遂生。苟向佛道之人。非修是三。未得言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如不从佛口法化生。则非吾徒矣。已有是名。则当保其义。唯忍可以避诸贪休瞋恨悟正理寂止身行除去口过明达意地。故令冤亲于我均齐。其空可以融泯国土净秽寂灭凡圣差品混诸见异荡尽是非究竟本末。慈悲则可以为庶品津梁窟宅药饵恩所。衣若真。则座室非他。一切座室皆入忍衣。如忍座室亦尔。一若真。则三互具焉。无有缺阙。而不顺之徒于一切事不能忍受。为小忿与物斗频生憎嫉。大圣救是设于多种法。今以其法弥生争纷。用药为病。谁敢救之哉。辞之言是护法。实唯胜他之法。当观圣制元意断除诸诤乱。为其法义相违犯犹为非。何况他事。呜呼不忍之事每伤害物。胡为有愧上服之人。世俗白衣之有义犹有恕道让礼不敢捍格。况佛子有法制之可守以是为常行事者哉。无之者道转难。若无忍。受法之情必为浮虚。其空则是诸法。诸法本不变动不垢净不增减而离因缘及因缘尽等之体故。所住即无住。无住即诸法住。以诸法住是空。虽劳侣之群必成寂静无诤座。是座无畏即为师子座。佛子座处所至罔不契是。以其于圣凡间诸法处所毕竟无所住。永入无畏无诤无色声香等及无眼耳等无眼界等无若集等无六度等境界。一切无所行而能令诸境界成境界住。兴境界慈悲为一切所依。其力能拔众生业根。与无畏乐令安住同法。是其常恒安住处。自他同以忍衣空座知应行乃行。其行者不得诸法不知不见不行不分别。住忍辱地柔和善顺而不卒暴。心亦不惊。于世毁誉荣辱尽同云雨难追。诸法有无是非不应所行。又常所亲近当必求同见同道而同止同行。莫以异道异见及势位豪富之人。皆所不应。当端心正念自度度他人。是则佛口生法化生之人。于末法时世以足护法城立法幢为法将。凡法中人莫忧缘生纷纭。唯己迷自取焉。一心不生。万法无咎。宜自醒觉。何物成咎何法生心。万法无根因心是非竞生。一心无本。因法而相交织。是则古今所言遂以为然。其以为然随为万法唯心实解。解复成结。所谓闻中生解意下丹青。心与法若定谓心法。亦唯未免根尘心境之对。可谓逐物。又谓。万法捏目华相。一心本净青空。以为。情有理无本无今有。若知华无所有。空无生灭。以是解为空华虚实之途。自他相将不免声色滞碍。解似超脱在于途路。一心万法犹为画空之名状。亦是分别影事自相推测而已。宜当就法王亲诲身心荡涤忍衣空座慈室内外一味光境俱忘以为常在人。常在之人作何事乎。溪深杓柄长。
  三乘。
  菩提之道载之诸兹。其至兴化投机而言宣标帜。罔弗救乎迷情广乎通慧。皆益于物。其分部约有十有二。齐出乎悲愿妙能。而为法王御物之大宝。化益之术莫盛于之。而论其体者曰。以色声等成。或以心识及绝理成。或以中道如如而成。是不异端。祖述其各所见之一端而已。盖皆是。如或执其相当各迷己也。盖彼色及心理等初莫不通会混一。遍计不已。情唯成保。解情本无。则理自见。理与情不可间。有于情无于理。有无情理之相关闭。则复果终于遍计矣。情有则定理无之本然。理无之无主必为情有。情无理有不唯圆性。情有元无。理无本有。有无情理将何确定。无以确定。则情理全圆实。故究色声无非心识绝理。问之圆实中亦又为色声。然归之佛。都无上圣教而不可以诸数比况连类。超群有脱诸缘克绝本名。如四河入海犹为一味。彼香饭当以谕惑品入妙乘。岂得偏言是心是色。实晓其一。余者皆是。而是。虽为出乎圣。即吾人之本具。其实非有自他分相授受。至感应道交心心相印。其印之法非从外从内而物移其处。海印之教现吾心海。现之理不相知。如华雨空。非天作。非人作。令谁说其尔哉。然谕之破一尘出大经卷。其谕之言辞虽可解。至其破尘也何若。亦将不可为指授也。亦犹以譬乎。彼有大云行大雨施。则华卉树木扶疏不杌。普得滋润发蒙昧以亨萠。又何待如手手相近授?。是不以谋虑动作之所至。故印之格不可度。十虚永销殒。但其教自在。数目不数目。显现遇物唯是已。隐而成物既尔。隐显俱成。不离言说而言说自离。传此秘要之言曰。如是我闻。又曰。信受奉行。是所以其部帙之成物类之视听。而题曰黄卷朱轴。于是乎佛教之诠或徒思书篇。不然。此如来三轮不测之化亲踪迹。岂徒以世间简册而视焉哉。其言辞告示之名有大小半满偏圆权实三一顿渐显密空有性相假实真俗边中染净身土色心依正自他因果三科四大内外修证理事解惑世相界种根欲习性正勤念处神足根力觉道因缘波罗蜜慈悲喜舍眼智三昧四摄十力及无上觉等法。各具名义其说无穷。以其无穷一而收其余。千万而又但一。以其数分而数分无极。似摩尼无定色。外物来则见干兹。或谓。妙体本具。又谓。无中妙有。其具有体岂如世相拘碍。言其体则无。以不拘碍。又言其体则有。以相相本然全体全相。机之与教初无异同可格。咸妙契真应耳。见其小大半满固谓为小大半满者未也。盖法相无过。以言思者愆也。若知其尔者。皆绝量之教矣。是教能教圣子擐功德铠干法王事。于是魔外倒增慢幢。顺伏为法王胄子。沙界无敌。同入此宗绍继其道。是谓之得髻珠。而荷负此法转授之蠢蠢之徒成佛种姓证佛境界。其转授之轮本支一如。尽是法王法法王心。故世间无有二乘。在世灭后宜称心传。皆佛肾肠赤腑敷在于兹。是所以其教授令世为混一。宜知法王不虚忘二种解。唯尽其道莫贵所见。彼标月之指截海之筏岂夫舍诸。指实指。指已指。则岂非月。知指则月兹见。既不见指。莫取指外。触目会道。骑牛得牛。若尔其见月忘指何谓。诸曰。忘指则忘其月。若不忘月。系驹伏鼠。故令见者两忘入无何。夫指与月见道之谕。若认指无见月。逐影忘形。舍指认月。离物迷己。皆不免自他共等性。若实见道者。犹忘知见而不堕境。何有见性悟道明心等为吾所对向明镜喜闲影之虚名。哉。真见月者不语月。是月为月又非月矣。是非一荡。胡论见忘。子母共忘妙玄独脚。呜呼此亦分别影迹。如彼筏谕非曰唐舍。为有涉海犹执者曰捐其封。筏有何咎。然因情徒论舍。却重于初执。筏也元非筏。尚于其未涉之日不可封之。况于涉己何有可封。实知为筏自不封也。不可封也。则可言舍。其言也亦可舍。善知此意。两元宽旷。不可议焉。若何于中有是非立。是故大出小小收大。皆权皆实。俱体俱用。时乃说之随应合道。而群机禀之随解秉则。如摸象四体。非不象体。唯夫弗全。若执其所遇承言。滞语者丧全理迷化意。盖教善契机而大庭迳于机。若实知全理无偏化意巧妙。希免颇偏而自得之时。山穷海枯不用以有语无语而戾契。总己入于不能语。既尔则淑通而不犯。可谓吹毛灵光。魔外凶党拱手。固知提婆宗语语本心心也。四马着鞭无非影影。止啼叶果是黄金耳。又何独得。唯贵视鞭影知真金。若知鞭影黄叶本尔。可言天地一鞭万象一金。又何换乎。或曰。取影舍叶岂非金口之宣耶。子焉得议曰。然金口之宣在宜知言真。非言取舍。若以取舍。则佛亦被着鞭诱叶。今言禅教者共病矣。而禅者独如疲无根火者。谨白学佛人。其所见若真也。浑沦劈而不开。
  不能语荒田随笔上卷之上(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