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推荐了几个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大正藏第 22 册 No. 1426 摩诃僧祇律大比丘戒本

  No. 1426 [cf. No. 1425]

  摩诃僧祇律大比丘戒本

  东晋天竺三藏佛陀跋陀罗译

  六念法

  “一者,当知日数,月一日、二日,乃至十四日、十五日,月大、月小悉应知。

  “二者,清旦当作施食法:‘今日得食施某甲,某甲于我不计意,我当食。’(如是三说)

  “三者,日日自忆若干腊数。

  “四者,当忆念受持衣及净施者。

  “五者,当念不别众食。

  “六者,当念病不病。”

  摩诃僧祇律波罗提木叉大比丘戒本

  “大德僧听!冬时一月过,少一夜,余有一夜三月在,老死至近、佛法欲灭。诸大德!为得道故一心勤精进。所以者何?诸佛一心勤精进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况余助道法!”

  “未受具戒者已出。”

  “僧今和合先作何事?”(一人答言:“布萨说戒。”)“诸大德!不来诸比丘说欲及清净。”“谁与比丘尼取欲?”

 “合十指爪掌,  供养释师子;
  我今欲说戒,  僧当一心听。
  乃至小罪中,  心应大怖畏;
  有罪一心悔,  后更莫复犯。
  心马驰恶道,  放逸难禁制;
  佛说切戒行,  亦如利辔勒。
  佛口说教诫,  善者能信受;
  是人马调顺,  能破烦恼军。
  若不受教敕,  亦不爱乐戒;
  是人马不调,  没在烦恼军。
  若人守护戒,  如𤛆牛爱尾;
  系心不放逸,  亦如猴着锁。
  日夜常精进,  求实智慧故;
  是人佛法中,  能得清净命。”

  “大德僧听!今十五日布萨说波罗提木叉。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一心共作布萨说波罗提木叉。如是白。”

  “诸大德!今布萨说波罗提木叉,僧一心善听。有罪者应发露、无罪者默然,默然故当知诸大德清净。如一一比丘问答,是比丘众中三唱。若比丘如是比丘众中三唱,忆有罪应发露,不发露得故妄语罪。诸大德!故妄语罪,佛说障道法,是故比丘欲求清净故,忆有罪应发露,发露则安隐,不发露罪益深。”

  “诸大德!已说波罗提木叉序。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德!是四波罗夷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比丘,于和合僧中受具足戒,不还戒、戒羸不出、相行淫法乃至共畜生,是比丘波罗夷不共住。

  “佛在毗舍离城,成佛五年冬分第五半月十二日,食后东向坐一人半影,为长老耶奢伽兰陀子制此戒。已制当随顺行,是名随顺法。

  “若比丘,于聚落中、若空地,不与取随盗物,王或捉、或杀、或缚、或摈出,‘咄男子!汝是贼!汝愚痴。’比丘如是不与取,是比丘波罗夷不共住。

  “佛在王舍城,成佛六年冬分第二半月十日,食后东向坐两人半影,为瓦师子长老达腻伽,因洴沙王及粪扫衣比丘制此戒。已制当随顺行,是名随顺法。

  “若比丘,自手夺人命,求持刀与杀者,教死、叹死:‘咄!人用恶活为?死胜生。’作是意作是想,方便叹誉死快,因是死非余者,是比丘波罗夷不共住。

  “佛在毗舍离城,成佛六年冬分第三半月九日,食前北向坐一人半影,为众多看病比丘因鹿杖外道制此戒。已制当随顺行,是名随顺法。

  “若比丘,未知未见,自称得过人圣法、知见殊胜:‘我如是知、如是见。’彼于后时若检校、若不检校犯罪,欲求清净故作是言:‘长老!我不知言知、不见言见,虚诳不实语。’除增上慢,是比丘波罗夷不共住。

  “佛在舍卫国,成佛六年冬分第四半月十三日,食后东向坐三人半影,为聚落中众多比丘及增上慢比丘制此戒。已制当随顺行,是名随顺法。”

  “诸大德!已说四波罗夷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四事竟)

  “诸大德!是十三僧伽婆尸沙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比丘故出精,除梦中,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淫欲变心,与女人身身相摩触,若捉手、若捉发及余身分,摩触受乐者,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淫欲变心,与女人说作丑恶语,随顺淫欲法,如年少男女,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淫欲变心,于女人前叹自供养己身:‘姊妹!如我沙门持净戒、行善法、修梵行,以淫欲法供养第一。’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受使行和合男女,若娶妇若私通,乃至须臾,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应量作:长十二修伽陀磔手内、广七磔手。应将诸比丘示作房处无难处、非妨处。若难处、妨处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亦不将诸比丘示作房处,而过量作,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作大房,有主为身,应将诸比丘指授处无难处、非妨处。若难处、妨处,有主为身,亦不将诸比丘指授处者,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瞋恨不喜故,于清净无罪比丘以无根波罗夷法谤,欲破彼比丘净行。此于后时若检校、若不检校,便言:‘是事无根,我住瞋恨故说。’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瞋恨不喜故,于异分中小小事非波罗夷,以波罗夷法谤,欲坏彼比丘梵行。此于后时若检校若不检校,便言:‘我以异分中小小事,住瞋恨故说。’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为破和合僧故,勤方便执破僧事故共诤。诸比丘应谏言:‘长老!莫为破和合僧故勤方便执破僧事故共诤,当与僧同事。何以故?僧和合欢喜不诤,共一学如水乳合,如法说法照明安乐住。’如是谏时舍者善;若不舍应第二、第三谏,舍是事善;若不舍,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同意相助,若一、若二、若众多,同语、同见欲破和合僧。诸比丘谏时,是同意比丘言:‘长老!莫说是比丘好恶事。何以故?是法语比丘、律语比丘,是比丘所说所见欲忍可事,我等亦欲忍可。是比丘知说、非不知说。’诸比丘应谏言:‘长老!莫作是语:“是法语比丘、律语比丘。”何以故?此非法语比丘、律语比丘。诸长老!莫助破僧事,当乐助和合僧。何以故?僧和合欢喜不诤,共一学如水乳合,如法说法照明安乐住。’如是谏时舍者善;若不舍应第二、第三谏,舍是事善;若不舍,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自用戾语,诸比丘共法中如法、如律教时,便自用意言:‘长老!汝莫语我好恶事。我亦不语汝好恶事。’诸比丘应谏言:‘长老!诸比丘共法中如法、如律教时,汝莫不受,汝亦应如法、如律教诸比丘。何以故?如来弟子众展转相教、展转相谏,共罪中出故,善法得增长。’如是谏时舍者善;若不舍应第二、第三谏,舍是事善;若不舍,僧伽婆尸沙。

  “若比丘,依城邑聚落中住,污他家、行恶行,污他家亦见亦闻、行恶行亦见亦闻。诸比丘应谏言:‘长老!汝等污他家、行恶行,污他家亦见亦闻、行恶行亦见亦闻。汝等出去,不应此中住。’是比丘言:‘僧随爱、随瞋、随怖、随痴。何以故?有如是同罪比丘,有驱者、有不驱者。’诸比丘应谏言:‘长老!如是莫言:“僧随爱、随瞋、随怖、随痴。有同罪比丘,有驱者、有不驱者。”何以故?僧不随爱、不随瞋、不随怖、不随痴。长老!汝等污他家、行恶行,污他家亦见亦闻、行恶行亦见亦闻。汝等出去,莫此中住。’如是谏时舍者善;若不舍应第二、第三谏,舍是事善;若不舍,僧伽婆尸沙。”

  “诸大德!以说十三僧伽婆尸沙法,九初罪、四乃至三谏。若比丘犯一一罪,随知覆藏时应与波利婆沙。波利婆沙已,应僧中六日六夜行摩那埵。行摩那埵已,应二十僧中出罪。若少一人不满二十,是比丘不得出罪,诸比丘应被诃,是事法尔。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十三事竟)

  “诸大德!是二不定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比丘,与女人独屏覆处可淫处坐,可信优婆夷于三法中一一如法说,若波罗夷、若僧伽婆尸沙、若波夜提。比丘自言:‘我坐是处。’于三法中一一如法治,若波罗夷、若僧伽婆尸沙、若波夜提,应随可信优婆夷所说法治彼比丘。是初不定法。

  “若比丘,与女人独露现处不可淫处坐,可信优婆夷于二法中一一如法说,若僧伽婆尸沙、若波夜提。比丘自言:‘我坐是处。’于二法中一一如法治,若僧伽婆尸沙、若波夜提,应随可信优婆夷所说法治彼比丘。是二不定法。”

  “诸大德!已说二不定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二不定竟)

  “诸大德!是三十尼萨耆波夜提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比丘,衣竟,迦絺那衣已舍,若得长衣十日畜,若过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衣竟,迦絺那衣已舍,三衣中若离一一衣余处宿,除僧羯磨,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衣竟,迦絺那衣已舍,若得非时衣,比丘若须,应取疾作衣受。若不足,有望处,为满故听一月畜。若过者,足不足,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取非亲里比丘尼衣,除贸易,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使非亲里比丘尼浣故衣,若染若打,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从非亲里居士、居士妇乞衣,除余时,尼萨耆波夜提。余时者,失衣时。

  “若比丘,失衣时,得从非亲里居士、居士妇乞衣,若自恣与得取上下衣。若过受,尼萨耆波夜提。

  “若居士、居士妇,为比丘办衣价言:‘我办如是衣价,买如是衣与某甲比丘。’是比丘先不请,为好故便往劝言:‘善哉居士!如是衣价,买如是色衣与我。’若得衣,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居士、居士妇各办如是衣价言:‘我等办如是衣价,买如是衣与某甲比丘。’是比丘先不请,为好故便往劝言:‘善哉居士!各办如是衣价,共作一如是色衣与我。’若得衣,尼萨耆波夜提。

  “为比丘故,若王、大臣遣使送衣直与是比丘,使到言:‘如是衣直,若王、大臣送,尊者应受。’比丘言:‘我不得受是衣直,送净衣来者应受。’使言:‘尊者有执事人不?’比丘若须衣,应示使若园民、若优婆塞言:‘是人能为比丘执事。’使到劝言:‘善哉执事!如是衣价,买如是净衣与某甲比丘,是比丘来取衣时与。’使劝喻已,还到比丘所言:‘尊者所示执事人,我已劝作已,须衣时往取。’比丘若须衣,应到执事所言:‘我须衣!我须衣!’第二、第三亦如是说;若得衣者好,若不得应第四、第五、第六在执事人前默然立,得衣者善;若不得,过是求,若得衣,尼萨耆波夜提。若不得,随衣直来处,若自去、若遣使言:‘汝为某甲比丘送衣直,是比丘于汝衣直竟不得用,汝自知莫令失,是事法尔。’(十事)

  “若比丘,纯黑羺羊毛作新敷具,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作新敷具,应用二分纯黑羺羊毛、三分白、四分下。若过分,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憍奢耶杂纯黑羺羊毛作新敷具,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作新敷具,应至六年持。若减六年,故敷具若舍若不舍,作新敷具,除僧羯磨,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作新敷具毡尼师坛,应着故敷具毡方一修伽陀磔手,为坏色故。若不着,作新敷具毡尼师坛,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道行得羊毛,若须得取至三由旬。若过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使非亲里比丘尼浣染擘羊毛,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自手捉生色似色,若使人捉举染著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种种卖买,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种种贩卖生色似色,尼萨耆波夜提。(二十竟)

  “若比丘,长钵得十日畜。若过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所用钵减五缀,更乞新钵为好故,尼萨耆波夜提。是钵应众中舍。众中最下钵应与,作是言:‘长老!是钵受持,破乃止。是事法尔。’

  “若比丘,病应服酥、油、蜜、石蜜、生酥及脂,一受七日服。若过七日,有残不舍而服,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与比丘衣已,后瞋恨不喜,若自夺、若使人夺,得衣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春残一月在,当求雨浴衣,半月在当作成受用。若未至求雨浴衣,作成受用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自行乞缕,使非亲里织作衣,尼萨耆波夜提。

  “若居士、居士妇使织师为比丘织作衣,是比丘先不请,为好故便往劝织师言:‘善哉居士!此衣为我作,汝当好织令致长广,当与汝钱直、若食直。’如是劝,得衣者,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十日未至自恣得急施衣,须者得取畜至衣时。若过时畜,尼萨耆波夜提。

  “夏三月未至,夏末月比丘在阿练若处住,有疑恐怖有因缘事,三衣中若一一衣得寄家内离六宿。若过者,除僧羯磨,尼萨耆波夜提。

  “若比丘,知物向僧自回向己,尼萨耆波夜提。”(三十事竟)

  “诸大德!已说三十尼萨耆波夜提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德!是九十二波夜提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比丘,知而故妄语,波夜提。

  “若比丘,种类形相语,波夜提。

  “若比丘,两舌语,波夜提。

  “若比丘,知僧如法如律灭诤已,更发起言:‘此羯磨不了,当更作。’作是因缘不异,波夜提。

  “若比丘,为女人说法过五六语,除有智男子,波夜提。

  “若比丘,教未受具戒人说句法,波夜提。

  “若比丘,自称向未受具戒人说得过人法:‘我如是知、如是见。’说实者,波夜提。

  “若比丘,知比丘粗罪,向未受具戒人说,除僧羯磨,波夜提。

  “若比丘,僧应分物,先听与而后遮言:‘长老!汝亲厚意,回僧物与人。’波夜提。

  “若比丘,僧半月诵波罗提木叉经时,作是言:‘长老!用诵是杂碎戒为?使诸比丘生疑悔。’作是轻呵戒因缘不异,波夜提。(十事竟)

  “若比丘,坏种子破鬼村,波夜提。

  “若比丘,异语恼他,波夜提。

  “若比丘,嫌责语,波夜提。

  “若比丘,僧住处露地敷卧床、坐床褥枕,若自敷、若使人敷,去时不自举、不使人举,波夜提。

  “若比丘,僧房内敷床褥,若自敷、若使人敷、去时不自举、不使人举,波夜提。

  “若比丘,瞋恨不喜,僧房内牵比丘出、若自牵、若使人牵,下至言:‘汝出去!’波夜提。

  “若比丘,知僧房内比丘先敷床褥,后来敷欲扰乱令去,作是因缘不异,波夜提。

  “若比丘,僧房阁屋上敷尖脚床,若坐若卧,波夜提。

  “若比丘,知水有虫,浇草泥、若使人浇,波夜提。

  “若比丘,经营作大房,施户牖,齐再三覆,当于少草地中住教。若过者,波夜提。(二十竟)

  “若比丘,僧不差而教诫比丘尼,波夜提。

  “若比丘,僧差教诫比丘尼,从日没乃至明相未出,波夜提。

  “若比丘,往尼住处教诫,不白善比丘,除余时,波夜提。余时者,病时。

  “若比丘语比丘言:‘长老!为食故教诫比丘尼。’波夜提。

  “若比丘,共一比丘尼空静处坐,波夜提。

  “若比丘,与比丘尼期共道行,下至聚落间,除疑怖畏估客伴时,波夜提。

  “若比丘,与比丘尼期共载船,上水下水,除直渡,波夜提。

  “若比丘,与非亲里比丘尼衣,除贸易,波夜提。

  “若比丘,与非亲里比丘尼作衣,波夜提。

  “若比丘,知比丘尼赞叹食,除旧檀越,波夜提。(三十事竟)

  “若比丘,施一食处,不病比丘过一食,波夜提。

  “若比丘,处处食,除病时、衣时,波夜提。

  “若比丘,食已足离坐处,不作残食法食者,波夜提。

  “若比丘,知彼比丘食已足离坐处,不作残食法,欲恼故劝言:‘长老!食此食。’食者,波夜提。

  “若比丘,不与不受着口中,除水及杨枝,波夜提。

  “若比丘,非时食,波夜提。

  “若比丘,停食食,波夜提。

  “若比丘,往白衣家自恣与饼麨,得受两三钵出外共不病比丘食。若过受不共食,波夜提。

  “若比丘,不病,为身乞酥、油、蜜、石蜜、乳酪、鱼、肉,如是乞美食食者,波夜提。

  “若比丘,别众食,除余时,波夜提。余时者,病时、衣时、行时、船上时、大众会时、外道施食时。(四十事竟)

  “若比丘,无病,自为身然草木牛屎,若自然、若使人然,除因缘,波夜提。

  “若比丘,与未受具戒人同屋过三宿,波夜提。

  “若比丘,与羯磨欲已,后瞋恨不喜作是言:‘我不与欲、不好与,此羯磨不成就,我不与此欲。’波夜提。

  “若比丘语比丘言:‘长老!共汝入聚落,到彼当与汝食,若自与、若使人与。’后欲驱故便言:‘汝去!我共汝住不乐,我独住乐。’作是因缘不异,波夜提。

  “若比丘作是语:‘长老!我知世尊说障道法,习此法不能障道。’诸比丘应谏言:‘长老!汝莫谤世尊!谤世尊者不善,世尊不作是语。世尊说障道法实障道。汝舍此恶事。’如是谏时,若坚持不舍,应第二、第三谏,舍者善;若不舍,僧应作举羯磨。是比丘,波夜提。

  “若比丘,知比丘恶见不舍,僧如法、如律作举羯磨。未作如法、如律,共食、共同屋住,波夜提。

  “若沙弥作是言:‘如来说淫欲是障道法,我知习淫欲不能障道。’诸比丘应谏言:‘汝沙弥莫谤世尊!谤世尊者不善,世尊不作是语。世尊说淫欲实障道法。汝舍此恶见。’如是谏时,若坚持不舍,应第二、第三谏,舍者善;若不舍应驱出,言:‘汝从今已后不应言:“佛是我师。”亦不得共比丘三宿。汝去,不得此中住。’若比丘知沙弥恶见不舍驱出,未作如法,诱唤畜养共食、共住,波夜提。

  “若比丘,得新衣当三种坏色,若一一坏色青、黑、木兰。若不坏色受用者,波夜提。

  “若比丘,僧住处内宝、若名宝,若自取、若使人取,除内取为主来求者与,波夜提。

  “若比丘,减半月浴,除余时,波夜提。余时者,春后一月半、夏初一月。此二月半,是热时、病时、风时、雨时、作时、行时。(五十事竟)

  “若比丘,知水有虫饮者,波夜提。

  “若比丘,自手与无衣出家男女食,波夜提。

  “若比丘,知食家淫处坐,波夜提。

  “若比丘,知食家屏处坐,波夜提。

  “若比丘,看军发行,波夜提。

  “若比丘,有因缘事得到军中三宿,若过者,波夜提。

  “若比丘,有因缘事得到军中三宿,若看军发行牙旗斗势,波夜提。

  “若比丘,瞋恨不喜打比丘,波夜提。

  “若比丘,瞋恨不喜掌刀拟比丘,波夜提。

  “若比丘,知比丘粗罪覆藏者,波夜提。(六十事竟)

  “若比丘,故夺畜生命,波夜提。

  “若比丘,故令他比丘起疑悔须臾不乐,作是因缘不异,波夜提。

  “若比丘,净施五众衣,后不舍而受用者,波夜提。

  “若比丘,戏笑藏比丘衣钵尼师坛针筒、若使人藏,波夜提。

  “若比丘,恐怖比丘,波夜提。

  “若比丘,水中戏,波夜提。

  “若比丘,以指相指,波夜提。

  “若比丘,与女人期共道行,下至聚落中,波夜提。

  “若比丘,与女人同屋宿,波夜提。

  “若比丘,与女人独屏处坐,波夜提。(七十事竟)

  “若比丘,知人不满二十,与受具足戒,是人不名受具足。诸比丘应被呵,波夜提。

  “若比丘,知贼众期共道行,下至聚落中,波夜提。

  “若比丘,自手掘地、若使人掘,若指授语:‘掘是地。’波夜提。

  “若比丘,四月别请应受。过受,波夜提。除更请、长请。

  “若比丘语比丘言:‘长老!当学,莫犯五众罪。’是比丘言:‘我不随汝语,若见余长老寂根多闻、持法深解,我当从咨问,彼有所说我当受行。’除余时,波夜提。余时者,比丘欲得法利应学,亦应问余比丘。

  “若比丘,饮酒,咽咽波夜提。

  “若比丘,轻他比丘,波夜提。

  “若比丘,诸比丘诤讼时默然立听,彼有所说我当忆持,作是因缘不异,波夜提。

  “若比丘,僧断事不与欲,出去不白,波夜提。

  “若比丘,阿兰若处住,非时入聚落,不白善比丘,除急事,波夜提(八十事竟)

  “若比丘同食处,食前、食后不白善比丘,行至余处,除衣时,波夜提。

  “若比丘入王宫,夫人未藏宝,下至过门限,波夜提。

  “若比丘,骨牙角作针筒,破已,波夜提。

  “若比丘,作床脚应高佛八指,除入梐。若过,截已,波夜提。

  “若比丘,兜罗绵䘢褥,若坐、若卧,出已,波夜提。

  “若比丘,作尼师坛应量作:长二修伽陀磔手、广一磔手半,更益一磔手。若过,截已,波夜提。

  “若比丘,作覆疮衣应长四修伽陀磔手、广二磔手。若过,截已,波夜提。

  “若比丘,作雨浴衣应长六修伽陀磔手、广二磔手半。若过,截已,波夜提。

  “若比丘,与如来衣量等作衣。若过,截已,波夜提。如来衣长九修伽陀磔手、广六磔手。

  “若比丘,瞋恨不喜,以无根僧伽婆尸沙法谤,波夜提。

  “若比丘,知物向僧回与余人,波夜提。

  “若比丘,僧半月说波罗提木叉经时,作是言:‘长老!我今始知是法入修多罗,半月波罗提木叉中说。’诸比丘知彼比丘本若二、若三,说《波罗提木叉经》中坐,况复多!彼比丘不以不知故无罪。随所犯罪一一如法治,应呵责言:‘长老!汝失善利,半月说《波罗提木叉经》时,汝不尊重、不一心念、不摄耳听法。’呵已,波夜提。”(九十二事竟)

  “诸大德!已说九十二波夜提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德!是四波罗提提舍尼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比丘,阿练若处住,先不语不病,外不受、于内受,若啖、若食,应向余比丘悔过言:‘长老!我堕可呵法。此法悔过。’

  “若比丘,不病在白衣家内,从非亲里比丘尼边受食,若啖、若食,应向余比丘悔过言:‘长老!我堕可呵法。此法悔过。’

  “若比丘,受白衣家请食,比丘尼在前立,指示言:‘与是比丘饭,与是比丘羹、若鱼、若肉。’诸比丘应语是比丘尼言:‘姊妹小住!待诸比丘食竟。’若无一比丘呵者,是诸比丘应向余比丘悔过言:‘长老!我堕可呵法。此法悔过。’

  “有学家,僧作学家羯磨,比丘先不请而往自手受食,若啖、若食,是比丘应向余比丘悔过言:‘长老!我堕可呵法。此法悔过。’”

  “诸大德!已说四波罗提提舍尼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德!是众学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齐整着内衣,应当学。

  “齐整被衣,应当学。

  “好覆身入家内,应当学。

  “谛视入家内,应当学。

  “小声入家内,应当学。

  “不笑入家内,应当学。

  “不覆头入家内,应当学。

  “不反抄衣入家内,应当学。

  “不脚指行入家内,应当学。

  “不叉腰入家内,应当学。(十事)

  “不摇身入家内,应当学。

  “不摇头入家内,应当学。

  “不掉臂入家内,应当学。

  “好覆身家内坐,应当学。

  “谛视家内坐,应当学。

  “小声家内坐,应当学。

  “不笑家内坐,应当学。

  “不覆头家内坐,应当学。

  “不反抄衣家内坐,应当学。

  “不抱膝家内坐,应当学。(二十事)

  “不交脚家内坐,应当学。

  “不叉腰家内坐,应当学。

  “不动手足家内坐,应当学。

  “一心受食,应当学。

  “羹饭等食,应当学。

  “不偏刳食,应当学。

  “不口中颊食食,应当学。

  “不吐舌食,应当学。

  “不大团饭食,应当学。

  “不张口待食,应当学。(三十事)

  “不挑团食,应当学。

  “不啮半食,应当学。

  “不含食语,应当学。

  “不指抆针食,应当学。

  “不舐手食,应当学。

  “不𠲿指食,应当学。

  “不[口*专]㗱作声食,应当学。

  “不吸食食,应当学。

  “不全吞食,应当学。

  “不落饭食,应当学。(四十事)

  “不振手食,应当学。

  “不嫌心看比坐钵食,应当学。

  “端心视钵食,应当学。

  “不病不得为己索食,应当学。

  “不以饭覆羹上更望得,应当学。

  “不以腻手受饭器,应当学。

  “不以钵中残食弃地,应当学。

  “己立不为坐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己坐不为卧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己在下不为高床上人说法,除病,应当学。(五十事)

  “不为着革屣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着屐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覆头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缠头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抱膝蹲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翘脚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捉刀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捉弓箭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捉杖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捉盖人说法,除病,应当学。(六十事)

  “在后不为在前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为骑乘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在道外不为道中人说法,除病,应当学。

  “不生草上大小便涕唾,除病,应当学。

  “不水中大小便涕唾,除病,应当学。

  “不立大小便,除病,应当学。”(众学六十六事竟)

  “诸大德!已说众学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德!是七灭诤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

  “若随事随顺人,应与现前比尼人,与现前比尼。

  “应与忆念比尼人,与忆念比尼。

  “应与不痴比尼人,与不痴比尼。

  “应与自言治比尼人,与自言治比尼。

  “应与觅罪相比尼人,与觅罪相比尼。

  “应与多觅罪相比尼人,与多觅罪相比尼。

  “应与如草敷地比尼人,与如草敷地比尼。”

  “诸大德!已说七灭诤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七灭诤竟)“

  诸大德!是随顺法,半月半月次说波罗提木叉。二部比尼随顺者,随顺行此法。”

  “诸大德!已说随顺法。今问诸大德!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是中清净不?”

  “诸大德!是中清净,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诸大德!已说戒经序法已、说四波罗夷法已、说十三僧伽婆尸沙法已、说二不定法已、说三十尼萨耆波夜提法已、说九十二波夜提法已、说四波罗提提舍尼法已、说众学法已、说七灭诤法已、说法随顺法,是名如来、应供、正遍知法比尼法,入《波罗提木叉经》中,是法随顺法,一切学莫犯。”

  “佛言:‘毗婆尸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忍辱第一道,  涅槃佛称最;
  出家恼他人,  不名为沙门。”

  “‘尸弃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譬如明眼人,  能避险恶道;
  世有聪明人,  能远离诸恶。”

  “‘毗叶婆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不恼不说过,  如戒所说行;
  饭食知节量,  常乐在闲处;
  心净乐精进,  是名诸佛教。”

  “‘拘留孙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譬如蜂采华,  不坏色与香,
  但取其味去;  比丘入聚落,
  不破坏他事,  不观作不作,
  但自观身行,  谛视善不善。”

  “‘拘那含牟尼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欲得好心莫放逸,  圣人善法当勤学;
  若有智寂一心人,  尔乃无复忧愁患。”

  “‘迦叶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一切恶莫作,  当具足善法;
  自净其志意,  是则诸佛教。”

  “‘释迦牟尼佛如来、应供、正遍知,为寂静僧,略说波罗提木叉:

“‘“护身为善哉!  能护口亦善;
  护意为善哉!  护一切亦善。
  比丘护一切,  便得离众苦;
  比丘守口意,  身不犯诸恶,
  是三业道净,  得圣所得道。
  若人打骂不还报,  于嫌恨人心不恨,
  于瞋人中心常净,  见人为恶自不作。”
  七佛为世尊,  能救护世间;
  所可说戒经,  我已广说竟。
  诸佛及弟子,  恭敬是戒经;
  恭敬戒经已,  各各相恭敬。
  惭愧得具足,  能得无为道。’”

  已说波罗提木叉经竟。僧一心得布萨。

  摩诃僧祇戒

 “持戒净身口,  摄心正忆念;
  多闻生实智,  斯由戒为本。
  戒为妙宝藏,  亦为七财宝;
  戒为大船师,  能渡生死海。
  戒为清凉池,  澡浴诸烦恼;
  戒为无畏术,  消伏邪毒害。
  戒为究竟伴,  能过险恶道;
  戒为甘露门,  众圣之所由。
  持戒心不动,  专精不放逸;
  不毁正戒相,  亦无邪命心。
  是名清净戒,  诸佛之所赞;
  是故欢喜持,  清净之戒身。”

  摩诃僧祇律大比丘戒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