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推荐了几个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大正藏第 12 册 No. 0325 佛说决定毗尼经

  No. 325 [No. 310(24)]

  佛说决定毗尼经

  群录皆云炖煌三藏译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陀林中给孤独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菩萨万人。

  尔时,世尊如龙王视观察大众,观大众已,告诸菩萨:“仁者!谁能于后恶世,堪忍护持正法,以诸方便成就众生?”

  尔时,弥勒菩萨即从坐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于后世时,受持如来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所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多所利益无量众生。”

  师子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成就众生。”

  金刚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怜愍守护诸恶众生。”

  文殊师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充足众生诸所悕望。”

  智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令诸众生除去无明。”

  法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令诸众生离诸非法。”

  月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常得远离非功德法。”

  日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以安乐乘,令诸众生皆得度脱。”

  无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成就饶益无边众生。”

  颰陀婆罗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说无痴法,令诸众生皆得闻知成就智慧。”

  无尽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兴发大愿,令无尽众生皆得成就。”

  月光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常行给事。”

  妙目菩萨言:“我能堪忍与诸众生安乐根本。”

  观世音菩萨言:“我能堪忍刚强恶趣诸众生等为作归依。”

  得大势菩萨言:“我能堪忍不度恶趣众生皆令得度。”

  善数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不调伏者令得调伏。”

  妙意(丹云妙音)菩萨言:“我能堪忍喜乐小法诸众生等令得度脱。”

  喜乐菩萨言:“我能堪忍卑下弊恶杂秽众生皆令成就。”

  光积菩萨言:“我能堪忍成就解脱畜生众生。”

  入无诤菩萨言:“我能堪忍示现正道成就众生。”

  爱见菩萨言:“我能堪忍安乐利益给施众生求实智慧。”

  不思议菩萨言:“我能堪忍愍念成就饿鬼众生。”

  日光菩萨言:“我能堪忍未淳熟众生能令成熟。”

  毗摩罗鞊菩萨言:“我能堪忍充满众生一切所愿。”

  大气力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闭恶道门。”

  断疑菩萨言:“我能堪忍乐小法众生令得度脱。”

  住无畏菩萨言:“我能堪忍常以赞叹饶益众生。”

  吉胜智菩萨言:“我能堪忍随诸众生种种所乐而度脱之。”

  住无量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说无为道。”

  住一切法无畏菩萨言:“我能堪忍乐种种乘诸众生等,随其所乐而能示现。”

  妙意菩萨言:“我能堪忍常示众生所喜乐事而成就之。”

  无垢炎菩萨言:“我能堪忍爱念众生而为守护令得成就。”

  摩尼光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自识宿命。”

  光德菩萨言:“我能堪忍而以正勤拔济众生。”

  贤德菩萨言:“我能堪忍究竟断除众生苦恼。”

  宝手菩萨言:“我能堪忍以诸珍宝给施众生令得安乐。”

  最胜意菩萨言:“我能堪忍贫穷众生令离贫苦。”

  断诸缠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常得远离烦恼怖畏。”

  金刚光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示现正道。”

  现德色像菩萨言:“我能堪忍多求众生随其所求皆能给足。”

  法出曜菩萨言:“我能堪忍常说清净诸法之行。”

  金刚体菩萨言:“我能堪忍除诸众生一切障碍。”

  法益菩萨言:“我能堪忍常以正法度脱众生。”

  无少有(丹云少为)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灭除诸毒。”

  月上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示现说法。”

  师子意菩萨言:“我能堪忍常以法施饶益众生。”

  童(丹作童)子光菩萨言:“我能堪忍度卑下处诸众生等。”

  佛功德菩萨言:“我能堪忍示现正道断诸恶趣。”

  金刚光菩萨言:“我能堪忍现身色像度脱众生。”

  德吉胜菩萨言:“我能堪忍令损减众生为作增益。”

  持势菩萨言:“我能堪忍闭地狱门。”

  持甘露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得度生死。”

  网明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常现光明灭一切结。”

  尔时,舍利弗闻诸菩萨作如是等成就众生以自庄严,得未曾有,前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是诸菩萨不可思议有大悲心,种种方便坚固精进而自庄严,乃至一切众生不能沮坏、不能筹量、不能及逮、不能摧伏,所有光明不可障蔽。世尊!我常称赞是诸菩萨未曾有事,所谓有人,故从求索头、目、耳、鼻、身体手足一切诸物,求索之时无所吝惜,不生悔心。世尊!我常思惟每作是念,或有逼迫是诸菩萨,从其求索若内、若外所有诸物,当知皆是住不思议解脱菩萨。”

  佛告舍利弗:“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此诸菩萨所有禅定方便智慧境界之事,非诸凡夫一切声闻及辟支佛所能思量。

  “又,舍利弗!是诸菩萨虽见诸佛神通变化,而于诸法心不动转,常满众生诸所欲愿。

  “又,舍利弗!若有众生乐居士法,现居士形为成就故。若有众生乐大威势,现作诸王有大威力而调伏之。若有众生志求涅槃,以声闻乘而度脱之。求辟支佛者现辟支佛形,为度脱故。求大乘道者现作佛身,为建诸佛法故。

  “如是,舍利弗!是诸菩萨种种方便成就众生,皆悉令得住于佛法。所以者何?舍利弗!若除如来智慧,更无余乘而得度脱到于涅槃,以是义故名为如来。所以者何?如如来说如如之法,即如觉知此法,名为如来;知诸众生种种欲乐而悉示现,名为如来;成就一切诸善根本,断于一切不善根本,名为如来;能示众生解脱之道,名为如来;能令众生远离邪道示现圣道,名为如来;说诸空法显现空义,名为如来;一切众生有种种识种种欲乐,随其所乐示解脱道,名为如来。诸凡夫等妄想疑惑,能使觉知非真实法,诸菩萨等于诸法界不生动转,如幻众生皆令解脱,次第当到趣于道场。

  “又,舍利弗!在家菩萨应修二施。云何为二?一者、财施;二者、法施。

  “又,舍利弗!出家菩萨柔和无瞋,应修四施。何等为四?一者、纸;二者、墨;三者、笔;四者、法。如是四施,出家之人所应修行。得无生忍诸菩萨等,当应修习三种布施。何等为三?王位布施、妻子布施、头目布施,如是三种名为大施名极妙施,得无生忍诸菩萨等,应修如是三种布施。”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不应畏欲恚痴?”

  佛告舍利弗:“菩萨有二大犯。何等为二?因于瞋恚愚痴犯戒名为大犯,因欲犯者名为小犯,难得除却。因瞋犯者名为大犯,易可除却;因痴犯者亦名大犯,亦难除却。以何等故,爱为小犯难得除却?爱能增长生死枝条亦为种子,以是义故小而难却。因瞋犯者堕于地狱、畜生、恶道,速疾能为心作障碍,易得除却;因痴犯者堕八大地狱诸大苦处,难可解脱。

  “又,舍利弗!若有菩萨犯于初戒,于十众前以正直心殷重忏悔,故犯戒者于五众前,以正直心殷重忏悔;手捉女人眼见恶心,或一人或二人前,以正直心殷重忏悔。

  “若有菩萨成就五无间罪,犯于女人、或犯男子,或故犯、犯塔、犯僧,如是等余犯,菩萨应当三十五佛边,所犯重罪昼夜独处至心忏悔。忏悔法者: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

  “南无释迦牟尼佛、南无金刚不坏佛、南无宝光佛、南无龙尊王佛、南无精进军佛、南无精进喜佛、南无宝火佛、南无宝月光佛、南无现无愚佛、南无宝月佛、南无无垢佛、南无离垢佛、南无勇施佛、南无清净佛、南无清净施佛、南无婆留那佛、南无水天佛、南无坚德佛、南无栴檀功德佛、南无无量掬光佛、南无光德佛、南无无忧德佛、南无那罗延佛、南无功德华佛、南无莲华光游戏神通佛、南无财功德佛、南无德念佛、南无善名称功德如来、南无红炎幢王如来、南无善游步功德如来、南无斗战胜如来、南无善游步如来、南无周匝庄严功德如来、南无宝华游步如来、南无宝莲华善住娑罗树王如来。

  “如是等一切世界,诸佛世尊常住在世,愿诸世尊慈哀念我,若我此生、若我前生,从无始生死已来,所作众罪,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若塔、若僧、若四方僧物,若自取、若教他取、见取随喜。五无间罪,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十不善道,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所作罪障,或有覆藏、或不覆藏,应堕地狱、饿鬼、畜生诸余恶道,边地下贱及弥戾车,如是等处所作罪障、今皆忏悔。诸佛世尊当证知我,当忆念我。

  “复于诸世尊前作如是言:‘若我此生、若于余生,曾行布施或守净戒,乃至施与畜生一揣之食,或修净行所有善根,成就众生所有善根,修行菩提所有善根,及无上智所有善根,一切合集挍计筹量,皆悉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所作回向,我亦如是回向。’

 “众罪皆忏悔,  诸福尽随喜,
  及请佛功德,  愿成无上智。
  去来现在佛,  于众生最胜,
  无量功德海,  归依合掌礼。

  “如是,舍利弗!菩萨如是观此三十五佛如在目前,思惟如来所有功德,应作如是清净忏悔。菩萨若能净此罪已,尔时诸佛为其现身,为度众生亦说种种诸行,成就愚惑诸众生故。菩萨于诸法界心不动摇,而诸众生等有种种欲乐,随其所乐皆能度脱满其所愿。菩萨若入大悲三昧,能示现入地狱、畜生诸余恶道;菩萨若入大庄严三昧,现居士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妙胜三昧,能现转轮王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晃曜三昧,能现释梵上妙色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一心三昧,现声闻形成就众生;菩萨若入清净不二三昧,现辟支佛形成就众生;菩萨若入寂静三昧,能示佛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诸法自在三昧,随诸众生种种欲乐,现种种形而成就之。

  “又彼菩萨或现释身,或现梵身,或时示现转轮王身,皆为成就诸众生故,然此菩萨于诸法界而不动转。所以者何?虽随众生种种欲乐现种种形,而此菩萨不得己身及与众生,而随众生现种种身。

  “又,舍利弗!师子兽王大吼之时,其余小虫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又如香象其所负重,诸驴骡等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又如释梵所有威德光明色像,贫穷之人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又,舍利弗!于意云何?如金翅鸟王所有势力,鹫鸽等鸟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如是,舍利弗!菩萨所有其心勇健善根势力,所有之罪依出离智,得见诸佛及得三昧,非一切众生、声闻、缘觉所有犯罪忧悔之事而能得除。菩萨若能称彼诸佛所有名号,常于昼夜行三事者,得离犯罪及诸忧悔并得三昧。”

  尔时,优波离从禅定起,诣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向于静处独坐思惟,生如是念:‘如来说此波罗提木叉清净之戒,应当善学,为声闻缘觉菩萨乘故说如是言,宁舍身命不舍于戒。’世尊!若佛在世及涅槃后,云何名为声闻乘人波罗提木叉?云何名为菩萨乘人波罗提木叉?世尊说我于持律中最为第一,我当云何为他广说?今从世尊面闻受持逮无所畏,然后能为他人广说。我于静处独坐思惟生如是念:‘我今应当诣世尊所,问比尼中决定之义。’今此大众诸菩萨等,及比丘僧悉皆集会。善哉!世尊!唯愿说之。”

  尔时,世尊告优波离:“汝今当知,声闻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持清净戒;菩萨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持清净戒。所以者何?声闻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菩萨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优波离!声闻乘人虽净持戒,于菩萨乘不名净戒;菩萨乘人虽净持戒,于声闻乘不名净戒。优波离!云何名为声闻乘人虽净持戒,于菩萨乘不名净戒?优波离!声闻乘人不应乃至起于一念欲更受身,是则名为声闻乘人清净持戒,于菩萨乘最大破戒名不清净。云何名为菩萨乘人虽净持戒,于声闻乘不名净戒?优波离!菩萨乘人于无量劫,堪忍受身不生厌患,是则名为菩萨乘人清净持戒,于声闻乘人最大破戒不名清净。

  “又,优波离!菩萨乘人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尽护戒;菩萨乘人持开通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菩萨乘人持深入戒,声闻乘人持次第戒。优波离!云何名为菩萨乘人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尽护戒?菩萨乘人持戒之时,于诸众生及与他人应当随顺;声闻乘人不应随顺。优波离!以是义故,菩萨乘人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尽护戒。

  “优波离!云何名为菩萨乘人持开通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优波离!菩萨乘人,以日初分有所犯戒,于日中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日中分有所犯戒,于日后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日后分有所犯戒,于夜初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夜初分有所犯戒,于夜中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夜中分有所犯戒,于夜后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夜后分有所犯戒,于日初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是义故,菩萨乘人持开通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菩萨不应生大惭愧,亦复不应生于悔缠。优波离!声闻乘人数数犯罪,即时破失声闻戒身。所以者何?声闻乘人应当持戒断一切结如救头燃,所有深心为涅槃故。优波离!以是义故,声闻乘人名持不开通戒。

  “优波离!云何菩萨乘人持深入戒,声闻乘人持次第戒?菩萨乘人于恒河沙劫,受五欲乐游戏自在,受诸乐已,未曾捐舍发菩提心,菩萨尔时不名失戒。所以者何?菩萨乘人有于后时,善能护持菩提之心,乃至梦中一切结使不为其患。菩萨乘人不应一时于一身中尽一切结,应当渐渐尽一切结,善根成就非不成熟;声闻乘人如救头然,乃至一念受身不应生喜。以是义故,大乘之人持深入戒,声闻乘人持次第戒。菩萨乘人持开通戒、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持尽护戒。所以者何?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甚为难得,具大庄严乃可得成。大乘之人于无量劫往来生死,不应生于厌离之心。

  “优波离!如来观察筹量,为大乘人不应一向说厌离法,不应一向说离欲法,不应一向说速疾法。常当为说发欢喜心相应诸法,常应为说甚深无难无悔缠法,常应为说无聚无碍空无之法。闻此法已,常乐生死不生忧悔,亦能满足菩提之行。”

  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或有欲相应心而犯于戒,或有瞋相应心而犯于戒,或有痴相应心而犯于戒。世尊!菩萨犯戒,于欲相应心、瞋相应心、痴相应心,何者为重?”

  尔时,世尊告优波离:“若有菩萨如恒河沙欲相应心而犯于戒,或有菩萨因一瞋心而犯于戒,等住菩萨大乘之道,因瞋犯者当知最重。所以者何?因瞋恚故能舍众生,因贪欲故于诸众生而生亲爱。优波离!所有诸结能生亲爱,菩萨于此不应生畏,所有诸结能舍众生,菩萨于此应生大畏。

  “优波离!如来先说欲难舍离为小犯,瞋易得离名为大犯。优波离!所有诸结犯小难离,大乘之人应当忍受,所有诸结犯大易离,大乘之人乃至梦中不应忍受。以是义故,大乘之人因欲犯者,我说是人不名为犯,因瞋犯者我说是人名为大犯,名大过患、名大堕落,于佛法中是大留难。优波离!若有菩萨无有方便,欲相应心而犯于戒生于怖畏,于瞋犯戒不生怖畏。若有菩萨而有方便,恚相应心而犯于戒生于怖畏,欲相应心而犯于戒不生怖畏。”

  尔时,文殊师利在大众中,前白佛言:“世尊!一切诸法究竟比尼,谁受比尼?”

  佛告文殊:“若诸凡夫悉能了知,一切诸法究竟比尼,如来终不演说比尼。以不知故,如来尔时为令觉知一切诸法究竟比尼,渐次为说诸比尼法。”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师利于此解说比尼决定之义而无所说。”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汝今应当解说究竟比尼之法,此优波离欲得闻于比尼之义。”

  尔时,文殊师利语优波离言:“一切诸法究竟无垢,能自调心乃能得见究竟比尼。一切诸法无有诸缠净其本性,乃能得见究竟比尼。一切诸法无有染污我不可得,乃能得见无悔比尼。如如真实亿万法门欣乐修学,乃能得见清净学戒。一切诸法无有分别,无缚无解不作思惟,乃能得见无有缚着。一切诸法无住无染不作留住,乃能得见诸法清净。一切诸法住虚空际离诸处所,乃能得见所作清净。一切诸法逮无斗诤,前际后际不可得故,乃能得见三世平等。一切诸法离诸施设心无所行,乃能得见断于疑结。优波离!是则名为究竟比尼法界,诸佛世尊从此得道。若能筹量观察此法,是名善学逮最胜戒;若不观此法,是则不名深入如来所学之戒。”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师利所说之法,皆是不可思议。”

  尔时,世尊告优波离:“文殊师利所说之法依于解脱,所依解脱心无去来。是故文殊师利说一切法心无去来,于心解脱生增上慢者,为除彼人增上慢故。”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比丘行何法故名增上慢?”

  佛告优波离:“若有比丘作是思惟欲断贪欲名增上慢,作是思惟欲断瞋恚名增上慢,作是思惟欲断愚痴名增上慢。贪欲法异、诸佛法异,作是思惟名增上慢。瞋恚法异、诸佛法异,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愚痴法异、诸佛法异,作是思惟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所得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所证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解脱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诸法空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于无相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于无作是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诸行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诸法名增上慢。一切诸法不可思议,作是思惟不应思议名增上慢。诸法空无何用精进,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是名声闻住增上慢。

  “云何名为菩萨增上慢?佛乘最胜作是思惟,我当于中发菩提心名增上慢。行六波罗蜜当得作佛,作是思惟名增上慢。般若波罗蜜能得出离,更无余法而得出离,作是思惟名增上慢。于甚深法应作方便不因世法,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法甚深、此非甚深,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法是净、此法非净,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是佛法、此是辟支佛法、此是声闻法,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法应作、此法不应作,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是近法、此非近法,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是正道、此是邪道,作是思惟名增上慢。疾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疾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作是思惟名增上慢。一切佛法不可思议,未曾有人能觉之者,作是思惟名增上慢。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可思议,彼不应思议,此非是见然是过患,是名菩萨住增上慢。”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云何比丘离增上慢?”

  佛告优波离:“若有比丘思惟诸心,思惟心时不着思惟,是名最胜离增上慢。”

  尔时,世尊欲广分别思惟法故,而说偈言:

 “不应分别法非法,  戏论诸心不应住,
  不思议法而能知,  名一切时受乐人。
  若有欲知无有法,  作是思惟非真实,
  随逐邪心凡夫人,  受诸有苦百千亿。
  若有比丘常念佛,  此则非真非正念,
  当知佛从分别起,  实不可取亦不生。
  若有思惟诸空法,  则住邪道凡夫人,
  虽因名字说空法,  而实无有名字说。
  闲居寂静思惟法,  世所称叹寂静人,
  心住觉观是戏论,  是故无思能解法。
  心心诸法名为思,  若有所思必有着,
  若能远离是着法,  于诸所思无复思。
  法同草木无所知,  而因诸缘得生起,
  无有众生而可得,  能起空无诸缘法。
  因日光明眼得见,  夜则不见离众缘,
  若眼自能见色者,  何故无缘而不见?
  眼常因于诸光明,  得见种种可意色,
  当知见性众缘生,  是故知眼不能见。
  若有所闻诸好声,  生已即灭无有闻,
  推其去处不可得,  因分别故起声想。
  一切诸法同音声,  施设说有诸数相,
  未曾能生法非法,  为凡夫故而示现。
  我为世间叹布施,  而实悭法不可得,
  佛所说法难思议,  虽不可得而演说。
  我常叹说持净戒,  破戒之相如执空,
  诸破戒相如虚空,  清净持戒亦如是。
  我说忍辱为妙胜,  瞋恚之性实不生,
  于诸法中无触恼,  而佛开示忍辱者。
  常说昼夜无疲倦,  觉悟精进为最上,
  虽复勤行于百劫,  然其所作无增减。
  禅定解脱为最胜,  如来开示说诸门,
  而实诸法无散乱,  世尊现说诸禅定。
  智慧之性能觉了,  能知诸法为慧人,
  然其自性不有生,  佛能示现为解说。
  我常叹说清苦法,  欢喜乐行头陀者,
  推求贪法不可得,  名为最上不贪者。
  常为众生百千众,  现说地狱怖畏事,
  未曾有去堕恶道,  死入无间地狱者。
  无有能作地狱者,  亦无能作鉾槊等,
  因分别故而见有,  刀剑之害伤己身。
  杂色庄严花果树,  金色宫殿而晃曜,
  彼亦未曾有作者,  皆从妄想分别起。
  虚伪之法诳世间,  着想回旋凡夫人,
  于取不取无自性,  犹如分别幻化炎。
  说于诸行最胜者,  能为众生发道心,
  菩提之道不可得,  当知求者亦非实。
  其心本性常清净,  无有染着诸苦恼,
  凡夫分别诸恶心,  自生贪爱诸染着。
  诸法妙胜常寂静,  而实无有爱恚痴,
  法性解脱离染爱,  逮到安隐无处所。
  我知诸法如虚空,  游诸世间不生畏,
  其意未曾有染着,  是故不住于邪道。
  我于多劫修诸行,  度脱无边诸众生,
  而诸众生生不尽,  亦未曾有增减时。
  譬如世有大幻师,  能化无边百千众,
  即时皆害诸化人,  而于幻者无增损。
  一切众生如幻相,  其边未曾而可得,
  若有能观不思议,  当知彼人不厌生。
  观世寂静名勇猛,  知法实相亦复然,
  受五欲利当修行,  不生染着度众生。
  无有众生及寿命,  世尊怜愍兴慈悲,
  勤修精进大苦行,  虽无众生作利益。
  如以空卷诱小儿,  诳惑其心令染着,
  然后开手示空卷,  小儿即时大啼哭。
  如是难思佛世尊,  于诸法相净觉意,
  已解远离空无法,  而能示现于世间。
  于我法中甚可乐,  舍离俗服能出家,
  其后当得最胜果,  大慈悲人之所说。
  已能出家舍俗务,  复闻当得逮诸果,
  观察诸法真实相,  无有诸果而可得。
  已于诸法无得果,  转复生于未曾有,
  快哉大悲人师子,  善入相应诸法相。
  一切诸法如虚空,  能立名字百千万,
  此名为根禅解脱,  亦名为力七觉支。
  诸根无有生灭相,  觉力等法亦复然,
  非是色性不可取,  以智力现示世间。
  我说众生有所得,  皆是远离诸性相,
  若有计我有所得,  不名为得沙门果。
  若法无生亦无灭,  谁有于中而得者?
  说众生得即无得,  能觉此法名为得。
  众生得果名最胜,  我说众生非众生,
  未曾有得众生者,  是故不应有得果。
  譬如良田无种子,  彼中不应而生牙,
  如是众生不可得,  云何当有逮寂静?
  一切众生性寂静,  未曾有得其根本,
  若有能观此法者,  我说永寂无有余。
  过去诸佛百千万,  度诸众生无有尽,
  而此众生无真实,  究竟寂静更不生。
  一切诸法皆灭相,  未曾能有得生者,
  若有能观如是法,  彼人不著于三界。
  我说诸道无障碍,  能离诸着甚可乐,
  于百千劫甚难得,  乃从往昔然灯佛,
  能起最胜无生忍,  永断障碍无有余,
  得清净念以为命,  永离一切诸非见。
  彼无恶趣常安乐,  勇猛能知无碍法,
  不着诸行得解脱,  于百千劫不生畏,
  能得诸辩亦不难,  无边百千陀罗尼,
  解陀罗尼诸义趣,  速能觉知无碍法。”

  说是偈已,二百比丘增上慢者,不受诸法心得解脱;六十(丹云六千)菩萨得无生忍。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斯经,云何奉持?”

  佛告优波离:“此经名为‘决定比尼’,亦名‘坏一切心识’,当奉持之。”

  尔时,优波离、文殊师利,一切大会,诸天、世人、阿修罗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为佛作礼。

  佛说决定毗尼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