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帖决卷第四

  胎曼(八)
  疏六云。若初心行人依世谛曼陀罗云何召入(云云)何。师曰。世谛曼陀罗。只是事相尽显本尊行相等是也。此人初心只依之。未入坛不能见心中所具法界之曼陀罗等也(宽德三年四月十日说)。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师曰。如常曼陀罗供时。不必布曼陀罗等(云云)。

(长元年中决)

  花山曼陀罗。谓之梵号曼荼罗(云云)。

(永承二年三月十九日)

  大三法羯胎中不说之(云云)而有三昧耶形耳。
  师曰。台曼荼罗。若字若画。坛敷曼陀罗。其中台藏不减十六指(云云)故释云。
  此曼荼罗极少之量齐十六指(云云)又具缘品云。十六央俱里(指也云云)此是说白檀曼荼罗处文也(见义释也)其十六指者。胎八叶量也。其十六指者。谓有所表也。八叶上各有八种善知识。各持金刚慧印。释云。故云遍三于诸叶间(云云)即八叶与八尊也。故十六也。又表金刚顶超十六菩萨生入如来也(云云。宽德三年三月十日说)。
  疏五云。胎曼荼罗中台院量。极少不减十六指(云云)准之意。如敷曼荼罗等。中台图量极少十六指而已。是则八叶之位八种善知识各持金刚慧印故。是十六指表十六法也(见疏)又是金刚顶十六大菩萨之标也。超十六生入如来地标帜耳。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

  师曰。凡现图曼荼罗只是为世流布随宜所图绘也。唯为秘经中大曼荼罗也。故或有安所要尊。或有显一义等耳。

(永承二年三月十九日说)

  胎金二曼荼罗俱云现图随宜(云云)对记云。金界天竺随宜。又现图(云云)显图故。菩提心义云。金现图(云云)台曼现空中准师口传也(云云)。

(长久三年四月二日)

  师曰。现图曼荼罗是现空中也。然师资传来有此说。未见文(云云)。

(永承二年七月六日说)

  先师说。台现图曼荼罗尊位只是随宜。隐秘之图也。强不可寻之(云云)。

(宽德二年十月十九日说)

  胎藏三昧耶形等图一卷。是法性房赠僧正大和尚御弟子调定院所造画也。件院后住爱宕护山(云云。石泉故法矫御传说也)但件画之里所记者。是安然和尚御说也。见台藏释迦会不同也。调定院之图。淳祐君之梵号三形等之图是相似(云云)。
  师曰。世流布台藏曼荼罗。谓之现图曼荼罗。昔无畏三藏云。经中大曼荼罗佛所密也。显露图之恐违佛旨。若任意图亦非也。仍别请给。即佛空中现此曼陀罗故云现图。又佛随宜现之故亦云随宜曼荼罗(云云)今此曼荼罗。观世音金刚手等院诸尊二三重安之。处狭故也。如除盖地藏院一重安之。皆可向大日也(云云)又云。台藏曼荼罗是三重曼荼罗也。除内院云尔也。二三同中等者。别时意也(云云)。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胎藏曼陀罗除中台之外三重院也。院者垣也。故中台不云院。中院者初重院也。又云。第一重院围中台故也。

(永承九年十一月十日)

  胎曼荼罗三重各有主。遍知印(初)文殊(二)释迦(三)若并中台总有四主也。遍知印者即大日也。文殊亦是佛也。故轨注梵号云满祖室里没驮曩(云云)即有佛句也。故四主皆佛也。义释十六云。文殊会中西方部云虚空藏也。乃至一菩萨为主(云云)。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

  又胎藏三重。第一重智门。第三重悲门。第二重悲智二门中也。第三妙吉祥者。文殊是智门菩萨也。又三种悉智真言中以文殊真言为应身真言故。是大悲门意也。故寄悲智在悲智中间也(云云)。
  又台曼荼罗中台三重即四种佛土也。中台寂光。初重实报。二重方便土。三重同居土。以文殊为方便土化主者。即是应身如来故也。如以文殊真言为应身真言也。付应身可分二。胜应即方便土主也。劣应即同居主也。是第三重释迦凡圣同居也。

(长历四年四月二十日说)

  第三妙吉祥者。文殊是智门菩萨也。又三悉地真言中以文殊真言为应身真言故。是大悲门意也。故寄悲智在悲智中间也。

(长久三年四月中旬说)

  师曰。第三妙吉祥者。遍知院是智门。初释迦院是悲。文殊二中故云第三(云云)。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说)

  师曰。三重院诸眷属菩萨皆向我我主(如金界也)又义释云。观音院又或唯皆向大日尊(云云)心王如来。心所圣众。故皆可向大日欤。

(永承元年七月二十日说)

  问。第一重院东遍智印。南金手。北莲手。西不动等也。何故只云三点眷属院耶。答。西方不动等一重院是佛部使者也。更非别院耳。

(长久元年中决)

  胎曼荼罗有三军荼利。莲花军荼利。金刚军荼利(一虚空藏院军荼利菩萨。是苏眷属讫)。

(长元二年十月中旬)

  师曰。八叶遍智院持明院(佛部别说)是佛部也。观自在虚空藏莲部也。释迦金刚手(乃至)诸天金刚部也。释迦金刚金刚部诸天主故也。又义释十方诸佛又金刚部所摄也。秽土主故也。总略三部者。大日(佛部)弥陀(莲部)释迦(金部主)又教时义云。三部者有二说。一义释中第一重分为三部。上方如来智印佛母摩尼。下方不动胜三为如来部。胜方观世音等及诸眷属名莲花部。右方执金刚手及诸眷属为金刚部。中台九曼荼罗极果(云云)义释中毗卢遮那是佛部也。阿弥陀是莲花部也。即观世音释迦是金刚部即金刚手。诸传法者因之分此四重以为三部。中台为佛部。胜方观音第二重地藏。初方文殊。右方除盖。莲花方虚空藏并诸眷属为莲部。右金刚手花方。不动初方。释迦并诸眷属及第三院世天为金刚部也。
  问。检台现图曼荼罗。宝幢在北(阿閦触地印故)开敷在东(宝生与印故)雷音在南(与金界不空印同故。其印右掌向外指末垂向下)何故此三佛位异常耶。答。是唯随宜画像也。不可为定量。唯隐秘本位故也。
  问。既随宜之所图也。尔者可有一往之随宜之由也。何答。经一云。北方不动佛离恼清凉定。疏四云。此是如来涅槃智。是故义云不动。非其本名也。本名当云鼓音如来(云云)今现图随宜画像故。不动之名通阿閦故。暂以阿閦佛安北方也。
  问。若尔以北佛可安东佛位也。何故以北佛安南。以南佛安东耶私且案之。为隐秘二佛之位故也。故以北移南。以南移东也。若以北直移东。南佛之位不移故也。
  问。若尔何故不移西佛耶私案。诸教所赞多在弥陀故。一切咸弥陀是西方故不移也。

(同日)

  问。此旨五佛印相唯是异金界也。故宝幢与愿印。开敷(施无畏印似之)鼓音触地印也。以金刚界佛印准之云三佛之位违耶私且谓。圆堂本图云。宝幢与愿印也。开敷右掌向外。鼓音触地印。又种子图诸本皆注云。东方宝幢。南开敷。北鼓音(云云)故此现图曼荼罗三佛之位。如本位不违之也。或说不谓位违也。

(永承二年三月二十九日说)

  台不说五佛羯磨形。是隐秘也(云云)只是依今耳。而其位参差(如先问)而其位前唐院本全如金位耳。
  又同日记云。台四佛不说其形。隐故耳。皆可住定印欤。而借图金四佛形。而经北方不动(云云)借名以阿閦安北故弥差也。如先。
  师曰。台藏四佛所著衣袈裟也。十波罗蜜般若菩萨等所著即羯磨衣。有所为时衣也。事业衣也。金界四波罗蜜衣又是也。鬼类腰带谓之力布(云云)。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说)

  又云。羯磨衣多是女人所著也。谓强隐身也。如金界四波罗蜜女也。而男形菩萨又着之。如台般若菩萨十波罗蜜等也。师曰。两界四佛是同佛也。宝幢等者义名也。阿閦等者生身名也。又天鼓等者最胜经微妙声是也(释迦也)宝幢佛幢者旗也。幢悬旗欤。战具也。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

  胎轨四行菩萨普观文殊弥勒是为初行之人。乱脱之也。又随宜曼陀罗(现图也)又普文观弥为流通之人。不乱脱之。义释云。实义普文弥观(云云)。

(永承二年七月二十日)

  问。台现图曼荼罗观音弥勒如次干艮心何。答。只是随宜所现也。若实可依义释文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说)

  问。胎藏内院四隅之瓶由如何。师曰。此是四智瓶也。故灌顶时于彼瓶上置四瓶也。

(同日说)

  问。四大菩萨院四角之瓶心何。师曰。只是出阙位安之。师传胎界以贤瓶安阙位。金界以三古安阙位。检曼荼罗降三世会。以独古安阙位。自余诸尊三古也。

(同日说)

  问。贤瓶之口有羯磨杵形由云何。师曰。只是庄严之具也。如尊胜轨云也。

(长久四年九月九日)

  八叶角三古无释之。而义释云。十六智印如八叶(云云)欤未详。

(永承元年七月二十日说)

  师曰。遍知印是诸佛之位标帜也。是降伏智印也。智火表故三角形也。中表万字。是圆满之德也。

(永承三年四月十三日说)

  遍知印三角尖方向下事。
  持明曰。于东方见之。其尖二向下欤疏五云。一切遍知印。真铣下向纯白也(云云)是三角火投下地意耳。如法界生印。以三角尖头投地。即是以智火投焚法界也。今此印亦说其用欤。

(永承二年七月十日于谷御房决受之。长宴)

  抄记云。问。东方唯有三角虚空眼及如意宝○何。答○如来毫相如来舌如来牙(乃至)甲等皆在此重也○其佛顶在第三院○(云云)。
  今检此义释火曼荼罗如之。
  师曰。佛室者白檀之时事也。二明王中间故也。事发云置般若经。安般若菩萨耳。

(永承四年二月下旬)

  佛室之位安般若菩萨。只是相替般若经等意耳。神室者。天竺人本尊神云故。又如之佛堂即云神室也。

(长久四年九月中旬)

  又云。佛室者白檀曼陀罗时坐位也。自余之时更不言之。
  问。白坛时乃至画竟。后阿阇梨座尚有佛室欤。
  释三云。至画曼荼罗竟时。阿阇梨座位出檀门外。当于佛室之位置意乐尊。或置般若经。或珠○若杵○铎(云云)师曰。建立曼荼罗竟后。于第三重门。前六撅庙卫之间修供养法等(云云)。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说)

  问。何故名佛室耶答。此是白檀曼荼罗时。行者修供处名也。而佛室者。行者入佛室住处故。别得此名。总诸尊位处名佛室。而行者入此佛室处故。蒙行者二明王中间且名佛室也。可思之。
  释三云。行者住佛室如上观诸圣尊竟。当转阿为缚。以金刚萨埵加持自身涂香等(云云)(宽德三年四月上旬表纸)。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

  师曰。胎藏现图曼院罗降三世二尊正坐。谓风方胜三世及四面八臂降三世也。师传云。降三世有四种忿怒身显之也。一降三世。二不动。三胜三世。四月黡(云云)今私案云。现图曼荼罗意广普摄诸尊。又为广观法也。是以金刚界中降三世为辨事尊。即此一尊摄三十七尊。一一皆入降三世三摩地(降三世会意也)故此尊为最也。故此现图曼陀罗中安此四面八臂降三世。摄金刚界三十七尊也(云云)又瑜伽护摩轨中。以萨王爱喜为降三世四种忿怒(云云)。
  师曰。胎藏观自在院耶输陀罗者。非罗睺罗母。是同名足门菩萨妃也。
  师曰。观自在院有地藏。地藏菩萨属莲花部意也。问。何故图地天在东北耶。答。只是随宜图也。不可定准也。不审非一。是秘本曼陀罗所图也。

(永承元十一月十日)

  问。何故除盖障在地藏院耶。答。互为主伴义也。

(长久四年九月中旬)

  舍于二分位当画八菩萨者。除盖障是院主尊也。故其眷属八菩萨主左右各一分隔居之云也。
  如世间礼节。去席程之地隔舍菩萨欤。或其二分位亦可眷属有。释可置二使者也。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

  师曰。胜方地藏者。四州之中北州胜故也。如涅槃经等云也。或左者非也经二云月靥。或记靥。持诵不同靥(云云)轨云。月靥尊者降三世也。此尊半月轮中现黑色忿怒故。似月靥故云尔也。

(同日)

  问。胎藏金刚手院是佛左也。尔者可云定。如何智耶。答。离智定是劣也。
  今智上建立定也(云云)观自在亦是出假利生智也。即义释云。三点眷属(云云)是金手空。观自在假。上佛部中也。
  问。第一重院东遍智印。南金手。北莲手。西不动等也。何故只云三点眷属院耶。答。西南不动等一重院是佛部使者也。更非别院耳。

(长久四年九月中旬)

  师曰。台藏曼荼罗千手金刚藏本云。一曼荼罗大日三摩地。但千手是观音大悲三昧所现也。金刚藏是金刚萨埵大智三昧所现也。而大悲门福德门也。求愿福众生多故。现千臂利益之。大智门入之者少。求之者少故。现一百八臂利益之。福智二身手多少。以之可得意欤。又此二尊各可在其观音自在金刚手院内也。
  而左右相分十波罗蜜菩萨为此二院摄也。即坛等五观自在院福德庄严也。惠等五金刚手院智惠庄严也。若依此义者。虚空藏菩萨独一无眷属。而然和尚说云。下大曼荼罗等菩萨是其眷属也(云云)。
  问。若尔十波罗蜜菩萨各于彼二院可图云何于虚空藏院图之耶。答。师曰。虚空藏是福智兼备菩萨也。为显此义故。于虚空藏左右画之。今此虚空藏持剑宝。即表福智也。故一说十波罗蜜菩萨虚空藏眷属也(云云)台曼荼罗千手金刚藏上所画飞天是首陀会天也。是阙位处画之也(长久四年九月中旬)。

(同日)

  问。千手金刚藏何故在虚空藏院耶。答。非在虚空藏院之中。千手是观自在院一具也。金刚藏是金刚院之一具也。但是随宜绘界道等之形也。不可为定量耳。

(同日)

  问。虚空藏直下界道下有八尊(一说。出现智眷属如之)之中有十一面。犹以不审何。答。古一说云。西方第二重虚空藏。北方檀禅并其下四尊。及其下界道下十一面等四尊。
  并千手菩萨等并十四尊并是观自在院之所摄也。又虚空藏之南方惠等五。次下五(或四)其下界道下四尊及金刚藏。并是金刚手院之所摄也。但是现图随宜之绘像故。于虚空藏左右画之也。虚空藏一尊是西方之本菩萨也。义释中曼荼罗具虚空藏眷属。凡此现图曼荼罗是秘经中曼荼罗故。为世流布所现曼荼罗也。随宜画图也。故不可为定量耳。披义释中曼陀罗具之。

(同日)

  问。十波罗蜜何故摄南北之会耶。答。檀等是福也定也。惠等是智也惠也。故各摄之更一说云。
  十波罗蜜直下北四尊南四尊(或五)合八尊(或九)为虚空藏眷属耳。自余十波罗蜜及界道下十一面等。如前说随方各摄观自在金刚手院耳(巳上私抄诸师说在别纸之上云云)。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

  十波罗蜜眷属者。又可有局般若菩萨也(云云)。

(同三年四月日)

  师曰。苏悉地眷属者。虚空藏眷属(云云)又金刚部眷属(云云)又莲花部眷属。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二日)

  问。苏悉地眷属者何。答。古师传说虚空藏南方波罗蜜下菩萨。是苏悉地迦罗菩萨也。出现智即是也。其菩萨有八眷属。谓虚空藏直下界道下左右各有四菩萨。是其眷属也(云云)其中有十一面等耳(犹未详)。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

  师曰。苏悉地眷属院出现智菩萨眷属也。或云。虚空藏眷属也。又虚空藏下左右分为观音金刚手摄(云云)或云。出现智为主。为苏悉地眷属院(云云)十波(如前)。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

  问。出现智直南有四尊谁耶。答。或曼荼罗有此尊。或曼陀罗无此尊。故左右各四菩萨也。此尊是曼荼罗菩萨也。谓曩莫悉哩也地尾迦南明。并唵缚曰罗斫迦罗明真言主是欤。金刚轮菩萨是也(可寻之)。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师曰。才发心菩萨者。胎藏虚空藏院下在之。金界因菩萨是也。是转法轮义也。又云。以释迦为外金刚部主。犹不可显露之。大日如来隐秘说尤尔也。
  妙成就以释迦为曼荼罗主(云云)谓苏悉地是金刚下部故耳(永承三年三月下旬说)。

(永承元年七月九日)

  问。遍智眼(或能寂母或如来实)如何。答。遍智眼者。能寂母是也。未闻如来实说耳。只是相对欤。是不分明。遍知眼能寂母者是释迦佛母也。即内第一重佛眼母是法身佛眼母也。今能寂母是生身佛母也。问。胎曼陀罗分生法二身眷属云何。答。释迦诸眷属并外金刚部是生身眷属也。四大菩萨三点眷属等是法身眷属也。释迦院无能胜。陀罗尼集经无能胜。尊胜轨无能胜。佛眼无能是同尊欤。不可越守护无能胜不必同尊欤。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师曰。除盖障在胜方者。显互为主伴义(云云)二迦叶释迦院狭故于下画之(云云)或云。降魔院故也(云云)虚空藏院下重左右分为观音金刚手摄(云云)或云。出现智为苏悉地眷属院(云云)十波罗蜜事如前。持明院只可有不动胜三世也。二王中间十七金刚也。中心佛室也。声闻坐荷叶。令表心莲不开耳。支佛坐莲。成佛想故欤。义释云。若声闻缘觉或坐俱勿头华叶(云云)天部坐荷叶者。谓未开心莲故耳。但图中梵天座莲花者。三界主故表胜耳。问。胎现图曼陀罗何故有二帝释耶。答。有三说。一云。北是三十三天地受妙乐之身也。东是斗战之时身形也。故东门之帝释以之为护方神也。一云。北是他界帝释也。东是此界帝释也。一云。有所表(云云)未详。凡此曼荼罗是随宜所图也。不可为定量也(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

  释四云。上方诸尊依帝释之左。居下方诸尊多依龙马之右(师云。右写误。可作左字也)师曰。帝释右者梵天位也。龙马左者地天位也。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说)

  问。胎轨东北五净居(云云)又东南云四禅五净居(云云)而图中东南净居无之。尔者此等意如何。师曰。上方故置净居等也(云云)。
  私案。轨文东北天部初。五净居各别列之安东北。而亦四禅定中可有净居天也。故次文云四禅五净等也。而东北列故图不列之欤○。
  胎图四空处有佛形也。谓支佛形也。犹是表出离之意耳。故安支佛也(永承三年六月十九日)。
  持曰。四空处中画支佛形也。是表出离之意耳。居三界顶也(同七月下旬说)。

(同日)

  师曰。后者如中宫也。妃者女御也。或后者父母与如妻也。妃又宜如为妻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胎藏第三重西门内。轨文有二龙并地神及二守护。而图无地神。门中心有贤瓶。瓶下有荷叶。瓶口如例有华杵等形。师说此瓶有二口传。一云。西门是通门故。门前洒水瓶安之也。一云。此瓶是地神三昧耶形也。故合轨文耳。
  师曰。地天持瓶是佳矣。谓地天三形是瓶也。西门瓶一说是地天三形也。又其印图屈作之。即瓶印也。或即二大指并召之。其二大指是瓶盖也。即四瓶也。但现图曼荼罗钵盛花持之。未详。凡现图曼荼罗是随宜也(永承三年壬正月二十三日说)。
  地天是女天也。而有后妃者是定惠义也。又或经佛成道时出现地天二女天也(可寻之)彼一云后欤。后者非必有夫欤。

(长久二年四月日)

  师曰。坚牢地天是女天也。而有后者是表定惠欤。如梵天欤。问。现图曼陀罗何故地天在东北耶。答。彼曼荼罗不审非一。皆是为秘。本曼荼罗所现图也(云云)。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说)

  问。何故图地天在东北耶。答。只是随宜图也。不可定准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问。难陀跋难二龙可有何门耶。答。可勘曼荼罗经轨等也(云云)今检曼荼罗。最外第三重院。
  南北门内各有二龙(轨文亦尔)西方最外门说云难徒跋难徒(云云)图同之。轨并图东门无二龙。又云可勘之。

(长久三年四月)

  问。以四大护为一院意如何。答。准问者故为一院欤。更可寻之(云云)。

(长久四年九月三十日说)

  师曰。四大护二守护中胎四门有之。五色界道四面皆可有门也。狭故不画之。又曰。四大护逆回谓降伏意也。即辟除意也。是二守护所在之门叵一定。然和上种子三形等抄文殊院门云。对面护门(文殊右)不可越守护也。对面护门相向守护也(取意)又检现曼荼罗。第三西门中有对面护(梵号云●●●●)对破天(梵号云●●●)又第三重南门中有对面护又文殊门有对面护(梵号云●●●●)对面护(梵号云●●●●)是第二重也。玄轨云。门门二守护无能○相对(云云)文殊院云。对面护(云云)次下云。不可越守护(无能是也)相向守护相对守护是也。又金刚部云。西门内左右念无能胜不可越欤。阿毗目佉对欤。又检义释。大曼荼罗第一重持明院门中有之。左相向守护。右不可越守护也。又持诵不同第二卷。第一重院西方持明院出二守护。又义释云。守护者常在佛内门受佛敕(云云取意)师曰。若依此义释意者。内院四门有之也。而见上诸文。第一重门第二重门(文殊)第三重门皆用之。恐尚是重重有之欤。

(宽德二年十一月说)

  师传二守护有二说。一者有第一重之四门(三点眷属也)而说成就坛中。内院门在之(云云)此是别时意也。谓成就坛或时唯内院限。不必具初重二重三重等故。唯内院不安外院之时。二守护者安院之门也。又义释常在内门者。
  犹是第一重之门欤(巳上一说意也)一者第一二三重各四门并十二门。皆二守护者。谓图第二重(文殊门)第三重(西门)义释第一重门如有之也。
  私云。成就坛意亦内院有一守护者。如上诸文三重门皆尔也。若尔必十六门有之欤。
  四大护玄法轨意。初重列之。可寻经及疏也。但金刚智轨意。外金刚部之中列之。文东门○无畏字可挍他本。大护○乃至西门○最胜降伏者。东北伊舍居位。乃至西北风神王王(云云。可见之)又持诵不同七云。私云。第一重四方安四大护(云云)无畏(云云)四门(云云)又检义释。曼荼罗初重院。东方无所畏大护者。北方怀诸怖畏大护者。南方有二护。谓难降伏大护者。金刚无胜大护者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

  难降伏护者西方大护也。今南方在之心如何。师传四大护在第一重门(云云)图诸文或第三重门有之。恐是十二门皆有之欤。
  胎藏难堪忍无堪忍南方无堪忍是一尊也。而无堪忍火界明末●●句。是南方普护明(其明惊发地明神前也)若以此明为四大护明。余东方句改●●句可云●●等也。又丽鲁布里咒南方普护咒四护普用也。而东方南莫三曼多模陀南缚丽鲁乃至南莫三〃〃〃?欠丽鲁布里(云云)随方改加各种子字。亦加归命句。归命或不加随宜(云云)。
  又胎藏惊发地神之前无能堪忍。四大护之前火界难堪忍○四大护之中南方无堪忍。即是三尊同尊也。而真言异也。南方护者名无堪忍普护。即以此普用也。释迦会中无能胜(释迦忿怒也)佛眼轨中云无能胜。此二尊同尊也。而佛眼之中无能胜印似无堪忍印而已。

(宽德三年四月下旬说)

  无堪忍尊形曼荼罗无之。不画四大护故也。坛䋈者炎魔天所持也。四大护中有持之。坛拏者棒也。棒有二种。一坛拏棒。炎魔等所持也。一加拏棒。毗沙门天所持也。炎魔人头也。多门不尔。而棒以色色帛卷作也(打手折也。如打镜卷布也。如威德棒二打中折也)义释说。第二院中云所有诸阙位处皆置贤却菩萨(云云)谓左右已下别位。若一方数增坛。一方数减画。加贤劫菩萨位等相对。就中金刚手观自在院现图曼陀罗三行画之。若地坛如法图。只一行可画也。故义释曼荼罗左右只一行也。如之图绘之间有不足尊位。加贤劫菩萨云也。疏五云。又经文云。通门西向。若有因缘向余方开之(云云)有二师说。一云。若息灾时南门开之。通出入尔。降伏等之通门准之。而其曼荼罗不回向其方耳。如先云所开。故云若有因缘等也。一云曼荼罗不回之。只若有因缘。若南若东若北开之云也。如处狭少开西门无便等之因缘耳。师曰。前说佳矣。息等事随事。必回曼荼罗耳。如王所住必随其方面回陈也。又云。师曰。曼荼罗无位尊迎请时。界缘道安之(义释见)师说又云。世天院中请安之。
  私云。或说云。台藏外金刚部中安之。谓同居士佛故。凡圣同居也。金界贤劫千佛中安之(云云)。
  阿閦此云不动(长久二年说)。
  真实经下云。释迦如来所现道场曼荼罗等三千五百(云云。可见之)金刚界曼荼罗中佛眼有无(彼法决中可见之)。

(长久年中决)

  金刚界五方五佛之色依摄真实经(云云)。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说)

  宝生草依金界曼荼罗可见有之。莲门不必尔欤。可通用欤。

(永承二年三月十六日说)

  台金二曼荼罗俱云现图随宜(云云)

  对记云金界天竺随宜(云云)又现图(云云)显图故菩提心义云。金现图(云云)又金界曼荼罗不云现图。如说图也。九会不空所为欤。慈觉大师说鑁部轮独一尊即是成身会也。更(已下落失)。

(永承元年七月二十日说)

  世云。八十一尊曼荼罗即是金界大曼荼罗是也。其尊八十一也(云云)。

(永承元年七月二十日)

  前唐院有普集曼荼罗一铺(云云)以可拜之。谓是大会中集会瑜伽是也。未度大本中一曼荼罗图来也(理趣释指归可见之)。

(长久三年四月说)

  问。金界曼荼罗是何重曼荼罗耶。答。或云。三重也。如内院金刚轮。而是非也。何重曼荼罗者。只云外院也。故此界二重曼荼罗也。如云台藏三重曼荼罗也。

(宽德三年二月二十日说)

  问。金界曼荼罗之二重各有四门耶。答。可有二四八门也。如前唐院金界曼荼罗。四方四摄位各有门。门中有四摄也。其门形如台门也。

(同日)

  问。台界只开通门也。尔者金界亦可尔耶。答。不尔。金界曼荼罗四面四门皆开之。故开门印四方皆用之。金界开门印如惊觉印。二风头侧合之。随诵明风开合也。

(宽德三年十月九日)

  金界四摄各有四面之门中(云云)即检前唐院本。于千佛位四面各有一门(其样全如台藏门)四门中各四摄菩萨(云云)。

(同日)

  金界九会曼荼罗中心会最中之月轮四隅半月上有宝珠。是安阙位也。即为月轮之庄严也。即来四智宝也。又会会二十天等位中有三古。是阙位安之也。又会会月轮各角有(师说云酸浆)是又安阙位也。又有一师说(涅槃入等传说)角角是各四尊三昧耶形安为也。故巽角会其四尊之三形画之。又检前唐院本。于正北降三世会五月轮各各角所有位。皆画一一尊三形。谓四波罗蜜十六尊之三形也。皆如立五瓶。次第右引绕画之。故知余会会亦是三形之位也。而一难云。正东并干角三昧耶会月轮角皆有之。若尔既是可画何耶。师曰。犹阙位之说佳矣。又阙位安除正东干角二会之外。为庄严三形欤。二俱无过欤。

(永承三年七月下旬)

  金界曼荼罗内四供月轮下有云形。只是空处故。为庄严画云形也。

(长元年中说)

  金界中胎月轮四角宝形。是阙位自然画也。
  又云。问。何故大日以花等供外。四佛以嬉等为供耶。答。四佛供大日是自受法乐义也。大日智印故也。故身亲所有具供之。谓嬉戏也。鬘首庄。歌口所宣也。舞身仪(而异嬉戏也)大日供四佛为他所现也。即当他受用义故用外所有花等也。又云。四摄八供千佛十六菩萨二十天。各随其方摄其部谓香菩萨嬉菩萨钩菩萨并东方贤劫佛东方天等是金刚部摄也。余准知之。但千佛二十天可思(云云)其中二十天者是五类诸天也。此诸天若于佛前立誓说咒蒙佛印可摄佛部。若于观音普贤等菩萨前立誓说咒蒙其印可。各摄莲花部金刚部等(见义释)故此界二十天亦随文可摄其部欤。
  问。四大忿怒何部摄耶。答。前日闻师说曰。四大是并大圆轮即是五轮也(云云)又四忿是镇坛也(云云)故不必摄部欤。问。四忿随方摄之耶。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

  金界外供并四摄贤劫十六菩萨二十天。各随其方摄其部。谓香等金部也。余可知(已上处处文见。而四大忿怒不见文。且准香可摄之也)
  检莲台灌顶次云。内四供等佛部。东阿萨王爱喜。贤劫弥勒。不空见。灭恶趣。无忧闇。钩菩萨。香菩萨。降三世。及帝释。梵天。金刚摧。俱魔罗。那罗延。南西北如文可见之。此次第不云四大心何。
  私云。大日四波内四是佛部耳。
  金界四大不可必摄其部。唯其部内金刚轮四大种所造显之也。而本文不见。若强摄者。如外供天女可摄也。
  谓香菩萨金刚部等(云云)准之金刚界四大地水火风。但合空者五大也。今谓大金刚轮即圆轮也。是则空轮欤。四大即怀空轮也。又空轮依余四轮生意欤(云云)师曰。千佛经中不说之。天竺三藏等意乐欤。可寻之。十六菩萨经中说之。其菩萨之名唯以世所贵菩萨之名通用名之也。
  不必三世佛母之文殊宝威仪佛国之普贤也。凡悲华经说贤劫千佛宝盖眷属也。非千太子(云云)。
  私云。金对记四云。悲花意。千太子誓为千佛(云云)今见经文不见此说。可寻之。又辅正记意如何。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

  问。大日即释迦也。何在北方耶。答。师曰。北方佛释迦事业身也。西佛释迦智惠身也。南佛福德身也。东佛释迦发菩提身也。故大日如来即释迦尊也。此释迦尊即具此四身也。北方佛即名不空成就亦名释迦。即供养诸佛修行圆满。三祇百劫事业成就。悉驮太子出家成道名释迦。为显此义故在事业方也。胎名天鼓雷音。此事业尊随诸界诸趣机缘随乐欲遍说法。犹如天鼓随人乐有雷音。弥陀说法断疑尊。犹堂堂为十地菩萨说法欤。天鼓音遍应同法救度。名天鼓雷音也。又不空成就天鼓雷音即释迦也。而五智次第等前后次第尔故在北方。但北方佛只随应身义边名释迦也。谓阿弥陀受用智惠身(云云)宝生福德庄严聚身(云云)乃至宝幢自性身(云云)不空成就作变化身(云云)又阿弥陀妙观察智佛也。即说法之智也。表观察智之义故结定印也。故定印亦云妙记察智印(云云)。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说)

  问。金界四亲近何故不顺围绕。而前右左后次第尔耶。答。谓是亲近义也。先最亲前居。次亲右居。次亲左居。次亲后居。犹如世间之仪也。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

  问。东方四亲近爱菩萨谁人耶。答。爱染王是也。但形异也。师曰。南方幢菩萨是当地藏菩萨耳。地藏菩萨且搏宝幢也。
  私检古记。地藏菩萨赞谓南方幢菩萨赞也(云云)又十四帖有此说同意也。金界幢菩萨与地藏相类。恐同菩萨欤。印亦相似。古说地藏菩萨赞金界幢赞即是也。

(永承三年壬二月二十三日说)

  虚空库。业菩萨○摧一切○摩互之。
  金刚拳。转法轮。因菩萨弥勒。

(长久五年九月日)

  利菩萨剑义也。即智惠坚利剑也。底乞瑟那即利义也。
  师曰。利菩萨者是剑义也。智惠是也。五字真言之中●左字读(ア)音(云云)阿响(アル)欤。

(长久五年九月十二日说)

  因菩萨者弥勒是也。因者即是十二因缘之转法轮是也。

(宽德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说)

  才发加转轮菩萨者。金刚因是也。亦是金刚轮菩萨也。亦即大轮明王同一尊也。今案甘露顶经云。大轮明王慈氏尊现也(云云)恐是才发心者即弥勒欤。可寻也。

(永承三年三月下旬说)

  金界是忉利天所说也。故彼曼荼罗以天女等为供养天耳(云云)。

(宽德三年十一月上旬说)

  又四波罗蜜八供养等是女也(云云)。

(永承元年七月十八日说)

  或人图金界艮角有夜叉(云云)如何。答。未闻之。谓金夜叉有北月轮故。别不安之也(云云)。

(宽德三年二月中旬)

  师曰。四摄者入缚喜也。入者索菩萨也。谓设微尘许曼荼罗建立。此索故引入诸尊皆能令入此尘中也。故略出三云。设入微尘我皆能令引入(云云)锁者缚也。缚住诸佛也。显教之中四摄与此同。
  又云。四摄钩索锁铃即是布施爱语利行同事也。如世人依衣食等布施故即趣来集会。故钩布施同是也。余准寻之。同二年六月九日云。钩索锁铃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是也。可相对之(云云)。

(同日说)

  又摄真实经。八供西南嬉菩萨香菩萨有之乃至东方舞涂也。是一样说也。非乱脱耳。谓东南顺引回安西南。乃至来东北安东南也。如顺回立五瓶。如立四天王。但四摄是乱脱也(云云)。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说)

  金界内外供起自东南。谓东方香嬉引寄东南安之。谓顺回意也。乃至东北准知之(如意四天王也。加五瓶也)。

  锁菩萨尊乱持○(○○○○○○○○○○○○)又说锁菩萨三形。

(三古腰付锁也)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

  金界曼荼罗大天方西北方也。若依此意。不可定东南。但八方天位凡两界是定。如彼灌顶等时也。又瑜伽护摩轨同东南也。若依此意。与胎藏界同也。而即坛(即坛者大坛即护摩坛也)之时犹唯可依大曼荼罗本位欤。瑜伽护摩轨别时不依大法。准护摩坛修之也。可思之。十七尊曼荼罗以大日安中台。四方安四波罗蜜。又云。如常安四摄八供。谓十七也。又说。以金刚萨埵安中台。余同(云云)。

(师曰。私谓如十七尊曼荼罗余四佛等又可然欤故或古图有之)

  一印曼荼罗者意乐尊种子中台安四摄八供安之也。或本法有曼荼罗。或本法无曼荼罗。随意图之。但天等为本尊之时。不必尔。四摄等胜。天劣故也。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一印等图样。

(此犹密印曼荼罗意也)

  最初图十七尊加四佛。一说可尔欤。四波罗蜜是常也。而十七尊只大日普贤也。或私谓四佛犹可有十七尊曼荼罗欤。第二图爱安前方。五秘密曼荼罗心也(云云)第四图印者加四佛故欤(已上一印图决了)。

(同日说)

  师曰。世云成身会图者不可也。但古说皆如之。如大师说(云云)。

(同日说)

  又云。九会天竺震旦难一定。但于是人师为一机所图欤。

(同日说)

  九会种子本自但中心一会有之。自余八会种子是源照入寺始所书出也。自后自他皆所书写也。彼入寺书出。最初以之令览师(云云)。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

  金可记云。九会天竺随宜绘像。不可为此世界定置(云云)。
  又云。佛皆住金刚定。为表之皆住金刚杵。东南会齐说(云云)指归三十七尊金刚杵中书。各持定印(云云)而见图印契异也。定印无差别故也。又心大违此文者。心大只记人人说给也。
  师曰。金界九会曼荼罗中羯磨会诸尊后皆二三古书之。此是羯磨杵也。而略左右画欤。是则表羯磨会之义也(云云)。

(永承三年壬十二月二十三日说)

  问。何故金界羯磨会三昧耶会先于心上舌上观五古及十字耶。答。十字杵是事业故。羯磨会是事业威仪会故耳。五古是五智表故。三昧耶会是内证智三昧耶故耳。
  问。心上舌上何。持明曰。但是三密随一也。设三昧耶会于心上观终不免难耳。

(永承三年十一月说)

  问。金羯磨会心上羯磨三古欤。答。尔也。非一古也。谓通途羯磨是三古耳。

(同日)

  问。普金刚者何。答。羯磨是也。谓四边普金刚乱故也。

(同日说)

  问。台莲台羯磨三古欤。答。尔也问。金北佛羯磨何。答。是一古也。或说三古耳。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说)

  问。金界四佛出何佛耶。答。不分明。

(永承三年)

  说云。羯磨会心上羯磨卧观之(云云)。

(宽德三年十一月上旬说)

  师曰。佛三形是独古羯磨也。故其佛三昧耶印是古形也。故以一古铃安北方尤顺也。
  问。一古羯磨出何文耶。答。出护摩轨也。降伏炉是也(三古铃安西有口传如先曰)。

(长久年中决)

  金界西方佛三摩耶形名莲花杵。非独古杵。但以独古为茎也(形也)莲花之茎为标帜仰独古形也。是金刚莲华也。故西佛三形共许云莲花。●其种子也。

(同日)

  莲花种子●字或●字也。●清净义有之故。莲华不染泥浊故为种子欤。可寻之。●字智业不可得可观之。又金界宝波罗蜜三形轮可寻之。若是误欤。可检多本图样也。以轮为大日三形。瑜伽古末轨有之。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说)

  嬉菩萨三形三古腰曲也。谓嬉戏之义故曲腰欤。
  问。嬉菩萨三形何故曲腰耶。答。是嬉戏之义也。如羯磨嬉印颈见左。

  金界三摩耶大供可有十六菩萨二十天也。唯独一法界成身会不图。诸尊等皆是有也。而不用之明是略欤。

(宽德二年十月九日)

  羯磨会成身会是供养分也。谓学佛之威仪入佛三摩耶。皆是令佛欢喜也。故是法供养具供养也。

(永承二年七月二十日)

  问。以羯磨会三昧会大供养三会属供养分心何。答。羯磨会是诸佛外用威仪也。即他受用身也。今修之以为供养佛故耳。三摩耶会者是诸佛内证受用三昧地智也。即自受用身境界也。今以修之供养佛故耳。大供养会者供养有二义。一出缠供养。谓诸佛互供养给也。如大日供四佛。四佛供大日也。二在缠供养。如诸佛自受用三摩耶冥加一切有情。以三十七尊三摩地智薰一切有情也。即是诸佛冥在缠之一切如来供养给也。凡居出障圆明之位。是名出缠如来。一切有情在缠之中。是名在缠如来也。如经所说。杀一切如来等。皆是在缠如来也。可见之。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问。三昧耶形并三摩耶曼荼罗者何。答。或处云。平等(如文)今案。云陀罗尼者惠也。三摩耶者是定也。即口唱咒手结印也。印有二。一手印。谓手结印也。二相印。三摩耶形也。三摩耶曼荼罗准之。

(同日说)

  问。金界三昧耶会所何。答。是四种三昧耶之外欤。谓三摩耶会所何者。内证之德也。是犹瑜伽相应欤。入三摩耶云又入相应也。

(同日说)

  问。四种三昧耶何。答。平等三昧耶。佛成道之后。先观世界佛如众生如一平等也。次即忆本誓。我本立誓愿。如我等无异也。次即惊觉有情令入出离之道。诸佛说法利生等皆是惊觉意也。次即令断惑证果是除障三摩耶也。
  师曰。三昧耶戒者。是为入曼陀罗所受戒也。谓义释意云。先受戒得度者授三摩耶戒也。故文先所受戒上授之(云云)凡此真言教之为体。先练三乘教而后入之也。故西天东夏日域皆教最后流布欤。叶佛御意也。
  又三昧耶戒者。凡诸佛菩萨示成道登觉位。皆不离定惠二法。谓者陀罗尼也。
  即陀罗尼中一字以为其种子三摩地门标帜也。谓百八三昧等其数非一故。一一诸尊所好所掌随三昧显其定标也。如日光三昧以日光为标。惠炬三昧以灯为摽。金刚三昧以杵等为标可欤。若不尔。何显其定标耶。故此二法中出显尊形也。
  又三昧耶形者。三昧耶者定也。即手所结印也。此印标[扌*志]谓之三昧耶形也。陀罗尼者惠也。即定惠具足入三昧耶等者相应其法也。又有四种三昧耶。一平等三昧耶。佛成佛之后见众生性一切与佛平等也。二本誓三昧耶。见平等已忆念本誓。我令众生知佛性(云云)三惊觉三昧耶。念本誓已正令众生知佛性。即是惊觉。四除障三昧耶。正除障也。

(长元年中决)

  以轮为大日三形。瑜伽古末轨有之。又一字金轮轨云。复从月轮踊出大法轮。金刚之所成。轮辋皆铎铙。即观之智轮变成金轮王遍照如来身(云云)。

  略颂等决

  金顶大本事(自起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金刚顶经之中委悉谓无有。如略出经。而此经犹大本略出也。虽然是甚拔要给也。
  略出经顿方一肘量等。顿端直意也。谓其方面不曲直行也。顿犹如引算不曲直。又如流星顿走。略出四云。各以诸言印记之(即称名字是也。云云)谓以名字画三摩耶形也。如不空见以眼为其印等是也(宽德三年二月二十日说)。

(同日)

  略出经云。从心上契之(云云)又契左胁右胁等(云云)谓云印云契是同也。

六卷本第五卷有之

  略出中有大赞汉语。总句并五佛之赞六也。但梵语大赞除总句自东方赞起。谓阿娑摩沙罗者无比不动之义也。乃至达弥拏者法也(谓初句云无比不动常竖法云云是也)迦鲁拏(悲也)怛摩迦(体也)谓次句云悲体等力胜上法(云云)是也。谓胎轨所出大赞即是赞五佛也。又此大赞汉语是五佛各四句也。四五二十句也。即以此二十句对金界五佛四密十六尊。谓东方四句赞是(萨王爱喜也)乃至北方四句是业护牙拳也。中央四句即是金宝法羯也(教义云。金宝法业云云)即亦各有五佛之义故。以二十句即对五佛并二十尊也。
  问。何故此汉语文少耶。答。专不少。谓虽梵文多之。汉文译甚少也。是常事也。至今文者甚行教句数多也。或说大日第七卷所出是大赞汉文也(云云)已上同日说。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

  略出云。其灌顶坛应向大坛天方门外。下至二肘(云云)师曰。天方者上方也。云梵天方也。

(同日说)

  六卷经云。花芒出外。四卷云光芒(云云)师曰。六本文可也谓于莲下有月光。花芒出月外也。光芒者颇可思之。

(同日说)

  问。检秘录。六卷略出有佛说本。是非大师本欤。答。师曰。慈觉大师将来之六卷本题亦有佛说字也。故以此传授六卷本即是大师将来本也。即又以此本校前唐院本。全同之更无异。即彼前唐院本题(云云)佛说金刚顶瑜伽○等(云云)奥题云瑜伽三摩地。

(同日说)

  略出六说护摩文云。五部心陀罗尼○一句一遍○(云云)师曰。●●●●●是也。如台灌顶护摩。云三部心●●●。

(宽德三年三月二十日说)

  略出一(六本)左脚如丁字者。谓翘右足当左膝形也。或寄壁等立作之。

(同日说)

  又以右脚踏左脚者。谓以右足大指踏左足大指甲上也。
  左大指下有物(云云)又于诸部中若不能结令跏随意作之者。谓诸部各各坐若不能结之。唯普通坐结之。谓半跏座(若结跏坐)用之。若降若敬等皆但用通坐法耳。

(同日说)

  又依于其边月轮等(云云)已下是他受用身耳。

(同日)

  又五佛俱名一切如来也。谓一一佛是一切佛聚合身故也。故云依于一切如来其边月轮等也。
  又经云。画众生界○乃至得一切如来大圆镜智(萨)画众生界摄召一切如来(王)○以金刚箭敬一切如来(爱)令一切佛欢喜(云云)南西北四菩萨亦尔也。此一切如来者是在缠如来也。乃至北方护菩萨三摩地故。法界一切众生皆被金刚甲胄。凡佛最正觉登果位之时。如此冥以所证功德冥薰法界一切众生。其佛菩萨功德慈悲遍法界故也。如我等一切有情几被如此冥薰耶。依此薰故。今结缘佛法微发心生善生净土也。师曰。诸佛菩萨冥薰一切众生。虽不觉知自成金刚萨埵。乃至成拳等必定不疑。何况随分结印诵明仰彼冥薰耶。如彼青龙轨之初曰之意耳。结印诵明永圣加护也。又云。凡一切功德法门。悉行者心中无始理具之法门也。若不修行在缠中不显。若修行之者即开显无疑。故一切行法等我心中所具法门行显也。故法易成验易成耳。如天台观心释。一切功德法门皆约心法观之。真言约第八识具一切法门耳。即是净菩提心云月轮也。一切染净法门内外万殊皆悉第八识所变耳。
  问。经何故一一诸尊皆云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耶。答。此等诸尊皆以金刚萨埵三摩地为初入位也。无超金刚萨埵三摩地故。一一诸尊皆有金刚萨埵三摩地所成坚牢之义也。又一一诸部皆有金刚萨埵。乃至大日所现大持金刚是白色金刚萨埵。如云五部金刚萨埵也。如余虚空藏等诸尊亦有五部。而是萨埵显初入故。诸尊皆云金刚萨埵三摩地等也。

(同日说)

  又金刚顶经说曼荼罗已后文。大日如来现大持金刚之身所说也。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说)

  师曰。自佛身出缚日罗萨埵者。即萨埵种子●字。此字变成众多月轮。于一切有情乃至蝼蚁蚊虻皆此月轮一一往覆彼一一有情。即各住月轮中即成萨埵身(乃至)拳亦尔也。如此诸佛自受法乐冥薰众生令发善心。大略记之。可见经也。

(同日说)

  又十方一切诸佛同入大日身故。大日名一切如来也。又于须弥顶空诸佛侧塞(云云)入而不入。不入而入也。

(永承三年三月下旬说)

  金刚顶经十万偈大本。金刚三藏于南海译之。后不空三藏值金刚三藏。临终犹乞见十万偈。仍金刚三藏云。龙智阿阇梨犹存。西国往可请乞(云云)不空遂于龙智所请来百千偈。于唐土只译出教王经一部三十七尊一会作法也。而其大本不译传。犹是于大唐非其器故欤。而示大本大概。十八会指归是也。只其十八会名目许也。

  而又随要要从其大本各译出一尊之法。所谓千手文殊一字顶轮等诸金刚顶瑜伽云经轨等是也。
  海运记普贤阿阇梨者。当龙智阿阇梨也(云云)又金刚界前后所学不同者。金刚智不空本异也(云云)
  师曰。十八会指归者。金刚界大本有十八会。其初会亦有四大品之中其初一品是所传译也。故不空三藏其十八会大旨示给。是十八会指归也。大本不传故。令人知其大旨故记之也。

(宽德三年三月二十日说)

  金刚顶经三本有之。疏旧本者是四卷略出经也。别本云者六卷略出经也。新本者三卷教王经也。
  同二年六月九日咨问之。已上毕。

(御本云)

  文明十六历(甲辰)夷则天于桂轮院为兴隆佛法四十帖决遂写功讫。
  阿阇梨澄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