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帖决卷第二

  秘密成就坛花藏(三)胎三坛(四)

  秘密坛成就坛花藏界可斟酌也。

  金刚手持花坛者。大日经第五卷入秘密曼陀罗位品文也。彼别时心授灌顶时观想今借用也。谓五?金刚是金刚手所持也。故以彼为花茎。即令持金刚手也。但彼文阿阇梨脐轮为大海。生意生八叶花持金刚手为茎也。今借彼文以五?为花藏世界之茎。以持金刚手为茎也。谓持五?茎金刚手即立大香水大海中也。谓是依因功圆满果地之诸德心也。可见经并疏十六文也。

(长久三年四月说)

  师曰。金刚手持花等者。金刚手持五古为花茎处海也。是秘密坛意也。不关常行法所观。不心尔观。次者必可观之。此即我心法界曼陀罗也。我心本有菩提心金刚手能持此五古莲花茎也。即本有菩提心金刚萨埵能持大悲莲花茎。即显现佛大智大曼陀罗示究竟佛事也。故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等(云云)入重玄门是果上方便也。
  师曰。道场观之时。中羯磨金刚上半敷莲花安。半敷上开敷八叶安。此是因半敷上果地开敷也。即八叶佛菩萨位也。彼秘密曼陀罗品亦如是观之秘密坛也。但行大悲坛之法。初行之者不必知之。只羯磨上八叶观如仪轨文。今是义释经文外释也。凡秘密坛中说皆大悲坛通用。是义释所释也。可见之。故金刚手遍严云秘密坛界道亦大悲坛通用也。故内门列羯磨立。其外五色界安也。是则初大悲坛不尽一切事。后秘密坛重亦前事显也。秘密坛曼陀罗品义释如之。能能可见之。故羯磨敷花等合大悲用之也。但成就坛别时事也。又其半敷莲者八叶花(シベナリ)。菡为(シヘ)上安开莲也。又妙色金刚茎者第七卷文也。花藏界说文也。今文借用也。故观之者或半敷莲茎云也。或下羯磨云也。而百千众莲无茎。具如持诵不同云之。又秘密羯磨之上半敷花安。半敷之上安八叶花。



(永承元年十一月三日)

  问。台莲台羯磨三古欤。答。尔也。台藏大莲房位羯磨是三古羯磨耳。三古羯磨是通余故。又羯磨金刚者是三古故也。

(同三年六月十九日)

  师曰。台莲台羯磨是三古羯磨耳(云云)

(宽德二年十一上旬)

  师曰。胎道场观只轨文可观之。金刚印遍严者。是非大悲坛之意。羯磨金刚为界。是秘密坛意也。而此曼陀罗中诸尊秘密坛皆具有故。依此意兼秘密坛之意可观。羯磨金刚印界道。亦秘密坛成就坛金刚界道之外必具足五色界道。大悲坛独只五色道也。而今只依轨文。金刚印道并五色界道共观之耳。凡传法轨意。偏不可云大悲坛。亦不可云偏自余檀。只是为初行之人抽取经之处处品品之文集之也。故此轨文兼三坛之意耳。又是依现图曼陀罗作此轨也。
  师曰。金刚印遍严者五色界道内立羯磨金刚也。五色外四方有门而不间断五色(云云)。

(永承三年七月二十日)

  师曰。大空点庄严者。于台并八叶各中心想白色点故九也。可见义释文(云云)师曰。大空点者九位有之。白色曜光也(云云)。
  问。何故于中台花台布十二支字耶。答。如花藏世界大莲台。以十二真言王加持即为花台。即法性十二因缘是也。故今中台花台亦以法性十二缘起法门安布成就之也。

(长久历四年九月三十日说)

  百千众莲绕。一说云。十方不可说不可说各各花藏世界也。以此台上为中。十方花台绕云也。一说云。此一花藏界界会圣众所坐各各莲花也。可思之(云云)。
  师曰。百千众莲绕者。是第七卷文也。彼第七意云。香水海中观八叶妙白莲。妙色金刚茎(云云)是一花藏界也。百千众莲绕即亦百千一一花藏界也。故不思议疏云。百千○者。化主座也。又是第一二三重院诸尊莲水中绕也。其诸尊即各备大日报身之德故。一一皆是花藏界主也。若于此界。此花藏界为主。余众莲为伴。彼一一莲花界亦指彼为主。余方为伴。是故主伴各不相见。主伴圆明具德。是即十方台叶互为主伴之义也。今传法轨意。彼借水中众莲之文。今海中五古金刚茎上大莲花藏界之台上三重诸尊众莲座文为也。
  又说云。今轨意。花藏界上。中台八叶并三重诸尊莲皆围绕。乃至十方世界各各如此花藏界一一海中五古茎上大花藏界有。皆具中台及三重。如之不可说不可说众莲绕也。是则不可说花藏界也。故百千众莲绕之文。师说有二说是也。若一曼陀罗中台三重尊一一莲别别在水中者。为行者行道旋绕。云何供养诸尊。通道文如何。师说若随者道场只是水中也。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

  又云。百千众莲绕者有二意。谓第七卷意。十方台叶不可数知故。今此花藏世界台叶具足。乃至十方亦具台叶。故云百千众莲绕也。故即彼第七卷意。于大海观之。大海之上十方众莲围绕也。今此传法轨借彼第七卷文。观成一花藏世界之中百千莲绕。其众莲者。一曼陀罗八方所在诸尊莲花也。众莲之间不隔大海故。彼此意异也。不可相滥(云云)。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

  问。百千众莲绕各有茎耶。师曰。不可尔。唯于大莲上观之。

(长历四年九三十日)

  百千众莲绕。一说云。十方不可说不可说各各花藏世界也。以此台上为中。十方花台绕之。一说云。此一花藏界界会圣众所坐各各莲花也。可思之。

(宽德二年十月上旬)

  第七卷意。水中中心白莲并百千种莲绕。皆是各各花藏世界也。谓各以自界为主。余界为伴。即是十方台叶互为主伴义也。



  师曰。五色道是只界缘也。非行道院。谓内院四门之外有五色界缘。是非行道院。问。尔者何云四方普周匝一门及通道耶。答。是非行道之地。只是界道故云通道耳。问。尔者内院无行道院欤。答。无之。问。尔者行者或入内院供养中台之时入何道耶。答。行者辄无入内院。文不见耳。即以第一重佛室等为行者出入之际耳。但中台九尊供安时。越五色界入通门置供耳。
  五色界道是中台院界缘道也。而其通门之前亦不绝之。是缘道色故耳。其中台院无行道院供养院。又辄尔无入中台内耳。第一重院分为三。一行道院。二供养院。三尊位。其尊位分为二。一尊位道。二界缘道(三色界也。二三重亦尔也)。
  又胎藏内院五色界道。通门之处不绝之。而诸佛等通门。出入无妨。但行者内院不出入故不越五色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其五色道只是地之色也。谓或以五色米粉布之。或黏五色粉涂之。其第一重院有三线道。或只白线也(不同云。其行道供养外缘等。随一纯色界。瞿醯白色云云)有三线道故分为四分。内方第一分是行道坛也。即行者之道也。第二分是置供坛也。第三分是尊位坛也。第四分是界缘也(如世人之房室等有缘也)其第二重院第三重院之三缘道为四分亦尔也。而其第一重之界缘同中台。以五色为界缘。第二重赤白黄三色用之。第三重只白色用之。
  问。第三重白色界缘之外有饮食道牡丹草之地耶。答。牡丹草之地是现图图画曼荼罗有之也。至地曼荼罗者不安之耳。

(宽德三四上旬)

  问。释云。一重院分四。行供尊外也。或云。三分即有三线道故也。尔者其界用何物耶。答。只是以絣线絣界也。非引线也。问。尔者何准转字轮品云有三线道耶。答。以线絣界道故云线道也。又如线引之故云线道也。非实线也。故释四絣定处文云。一一重分为三分。其○里一分行道。次一分供。次一分尊位。次界缘(云云)已絣量文。问。于白坛地面絣定方界。并一一重如上云之。絣界三界道也。尔者用何物用何色耶。答。用白色之粉絣之。非用黑等。故释云。其行道及供养处外缘等随作纯一色界。瞿醯云。但用白色(云云)问。此文是说一重内小界道也。尔者于白坛面絣定方界用白色之文何。答。理往可尔故也。问。释云。分三分法。先于第一重外取一分作界缘○超得稍通座位云何。答。殆可为齐尊位坛广欤。一髻尊陀罗尼经云。以檀香汤和白粉竟。于粉中染其神线絣着地上(云云)。
  已上。

(同日)

  又释云。师曰。通门前最外橛边亦立标。如常木欤。屈上线也。若瑜伽阇梨不立标不屈上线。只观想拳线出入越之也。想过已如故也。又凡去门远意可出入者。以无挂碍身越之而勿生越想耳。

(同日)

  问。絣线用五色欤。答。不尔。只是白线也。即以白粉絣之故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又大悲坛中台第一重同五色界也。二重三色。三重一色也。而无别界道。只此众色缘云界道耳。只是周匝敷地故也。如云三线道等也。又界道耳。而秘成二坛于此众色界缘之内际。尊位之外际立十字五古耳。而是观作也。如墙立之也。界道也。

(同日)

  又秘又秘十字界道成就坛五古界道。只是观作也。谓等当门左右傍际。如墙立之也。

(同日)

  诸师说。台轨众色界道者。众色是内院五色也。界道是五古等也。若依此意者。犹金刚惠印明者。犹是三重之杵道也。前说是一说耳。犹是为初行者隐三重众色耳。

(同日)

  问。众色非界道。杵等是界道欤。答。众色又云界道。谓五色界道云是界道也。如云线道等也。又杵云界道。谓界道如墙也。

(同日)

  问。外三重院各以何物为界道耶。答。诸师说。结五古印诵●明(或云阿明)绕之。即念五古为其界道(云云)。
  问。义释意云。第一重五色界道。第二重三色。第三重一色(云云)义释经轨等不云三界杵道云何。师曰。轨是结五古印诵●明或阿。布其三重之五三一色界也。如内院五色界。以五古印布之。此亦以五古布之也。轨文金刚惠印真言者。即是以五古印●字明布五三一色等界。是以五古金刚非为界道(云云)。
  问。尔者何故诸师说三重界道皆用杵道耶。师曰。是亦师说也。唯是为初行者隐五三一色道只用杵道也。问。何故此隐耶。答。设何有难亦尔也。唯是尽不令知。以之为初心后心别耳。实可布五三一色也。问。法性记传法记等云众色者五色道也。界道者杵等也(云云)若尔者界道金刚惠印者犹是杵道欤。
  师曰。成就坛五古连属立之。谓各一牙相钩立之也。但上下各一牙可相钩欤。上牙尚以缓之也。又秘密坛羯磨连属立之。谓其左右中古头如钩牙相钩连并立之也。意中胎アラタメマケツヽ钩连スヘキ也。

(长元年中决)

  又大秘密坛十字金刚界道?之端。各各相钩。相连立之。而是观想也(云云)凡持诵不同所图坛坛皆是观也。金刚界道或说卧安之(可寻见之)。
  又云。诸师说三重院界五古云是立观之也。金界式一文卧安之形欤。
  又秘密成就坛外重重界道。可准各内院欤。但或准内院用之。或唯一尊用之。但多分唯依胎藏如常修之。如秘密都会坛。一一诸尊各住其秘密坛耳。

(同日)

  持诵不同七云。前大悲藏嘉惠坛中台三重都有四重。成就坛亦有中台三重。此秘密坛亦有中台三重。此二坛中有列诸尊。同前大悲坛中台三重。
  问。秘密成就坛如传法轨云。有大莲花藏世界耶。答。有之。于莲花藏世界亦建立之耳。胎藏曼陀罗第二重界道画匠误不绝之隅界道事也(云云)(长久四年九月中旬说)。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说)

  又第三重外唯白色界道用之。谓是自性之色也。渐加行等故三五色也。杵道或立杵。或画造之。画之时卧布之。金界一文或卧布欤。
  问。大悲坛唯五色。秘密坛十字。成就五古(云云)各由云何。答。成就坛五古杵是护持之意也。如释文。余可推知之又胎藏曼陀罗十六门也。其门作河伯面。其诸门或有立造者。或有画造者(云云)谓或造刻之。或地上画之也。其内院四门有五色界之内畔。其五色界之内畔四角有四橛。其四门前各有十二橛。其十二橛五色界缘已上立之也。即以五色线引橛绕之。其门处十二橛各如亚字引之。
  而其通门前之橛立标举线引之(或想举线出入)其三面之门直引线不通之。故文云。以线料之(云云)又瞿醯云。其三门以白色末画同之(取意也。说其三面之门欤)又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各各门前有十二橛。皆立界缘上也。各四角有四橛。各以五色线引之。各通门之处举之。各各三门之处料之。各各于界缘之内畔有门并橛等也。



  世共只于坛最外畔引五色之线。是彼第三重五色也。文云。不能示第三重院必具之(云云)。


  大悲坛中台门四面各有之也。故橛之数五十二也。谓一门各十二合四十八。四角输罗印并之五十二也(文云。三重例然云云。故可有二百八欤)。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师曰。灌顶之文三通行道绕第一重等者。是彼三重各各行道院是也。

(同日说)

  师曰。持诵不同者。谓七日行法之间一一日持诵不同也。谓其日其真言持诵等。又具出四种念诵之法故云持诵不同也。持诵不同第七所出诸尊之秘密坛。只是观念曼陀罗也。不可显翰墨。又秘密坛者以五大为其坛也。若方若圆若角半月等也。诸尊别坛仪轨异之而已。

(宽德三四月上旬)

  问。胎曼陀罗内院及外三重地色云何。答。中(黄)一二(黄白)谓黄而白也。即浅黄欤。表字色黄白二字也。三(黄黑)准之知之。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师曰。内院九尊供物。八叶尊之供安叶本际蕊边。大日供安西门之内弥陀叶下边(云云)胎藏内院通门列立羯磨界道。金互钩连。其外有五色也。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花严经等所说花藏界千叶有古二说。一者千叶一列同通也。二者五十叶为一重计薰绕也。索诃世界是从下第三十叶(云云)见彼经文可定之(云云)。

  胎三坛(大悲成就)秘密(四)师曰。大悲坛者即嘉会坛也。亦云都会坛。别本(アル)也。如常灌顶坛等也。秘密坛者即前说大悲坛。其后彼大悲坛所有诸尊各别坛也。方圆三角等各别别尊坛也。亦各有其部类围绕之。谓此诸尊别坛建立时用之。或于大悲坛诸尊皆各别坛可观也。故经意于前大悲坛诸尊说秘密坛也。成就坛为成就物也。

(宽德二年十二月上旬)

  又大悲坛者灌顶行法等引入弟子。以悲为首故也。即诸尊图位如常。此坛亦名都会。亦名嘉会坛也。而嘉会坛者。观念移大日安宝幢之位。第一重乃至炎摩等以之安中台之时。诸尊皆同嘉悦集会给。故名嘉会坛也。或于都会坛中一一诸尊皆一一具足彼一一秘密坛。此名为秘密都会坛(云云)。

(同日说)

  叉大悲坛之意。五色界道之内有四门。门内有八叶莲花。莲花上有九尊也而轨意加秘密坛之文。谓中羯磨金刚者即是也。又其上大莲花又秘密坛文也。谓今意者。羯磨金刚之上唯安八叶妙白莲也。其莲即九尊位也。而秘密坛具文。羯磨上画仰半敷莲花。花上有茎擎八叶妙白莲。即九尊座也。今轨意不说半敷花并其上茎。谓大悲坛者以慈悲为本最初引入弟子坛也。故简略具不说之。后之坛坛委渐说显之也。

(同日说)

  又秘密坛诸尊之曼陀罗。唯是观作曼荼罗也。非可图画(云云)。

(同日说)

  又秘密坛成就坛。外院重重随尊不同也。多云三重(云云)。

(同日说)

  又成就坛或唯安内院不安外院。故四大护在内门。是别时意也。

(同日说)

  又秘密坛成就坛不云外院界道若以大悲坛可准之欤。

(同日说)

  又五色界道者唯是通道地色也(云云)又大悲坛大莲花藏上中心八叶妙白莲安。即为中台九尊位。秘密坛花王上有十字羯磨。羯磨上有半敷莲花。莲花上有莲台。莲台上有八叶妙白莲也。而大悲坛是最初悲生故。不委说之存略也。而传法轨引秘密坛文。加中羯磨金刚文。唯略半敷莲耳。

(同日说)

  又秘密坛半敷莲上有妙色金刚茎。擎八叶莲。谓因果具足义也。

(长久四九中旬)

  又秘密坛者。大悲中诸尊各各坛也。故于彼大悲坛中可住各各其坛欤。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

  成就坛者。世间成就品有四种念诵。一意念诵。谓先观本尊相好了了分明也。而于尊心月先观种子字。种子分明即真言之字一一加之。乃至一真言字皆分明也。故台界之意诸真言中。先种子字。次诸字也。是观次第也。如不动明种子在终。虽然先必观种子(云云)而一一字了了分明。而即观一一字义更分明也。而即诸字有声。一一字旋转流洒一一有声。谓如●字唱阿声。乃至真言诸字皆有声唱字名也。此念诵纯熟之后。次二作先持念诵。谓其本尊真言依教。若一洛叉等之数反满之持之也。而后三具支念诵。谓辨香花等诸事供供养本尊等也。次四作成就法。谓前之三念诵已成就了。更作成就法也。谓祈境界。谓若我以何物可为成就物乎。可祈之也。若夫梦可成就杵。若釼若莲若种种异物。随其境界作储其物。然后即以其物修成就法。即依其物发神通。手持其物住反十方佛刹。为持明仙乃至登觉耳。即今此三摩地所成就物。谓之三昧耶戒也。即本初入门中三摩地所成之标帜也(已上此作成就之作法。谓之成就坛也。若无意支作先持。乃至无前三作成就。还妨秘法。何有其验耶。即诸别轨等多是第四作成就法也。而无前三直作第四云无验。痛哉痛哉。但依台藏金刚智三藏一卷轨意者。不作前三直作成就云云。聊有法验。依此意尤可贵尤可贵)。
  师曰。其尊手所持之物。是为三摩耶形也。凡三昧耶形者。是其尊三摩地所成物形也。由此三摩地成就其物即发神通。故云三摩耶形。凡成就其物即发神通依三摩地故。持明仙等手持三昧所成之物往反十方(云云)乃至诸佛菩萨金刚天等之手所持物。亦是昔日我三摩地所成三摩耶形也。即彼三摩地幖帜(如金刚三昧。以金刚杵为表。即是印也。此印是定也。真言即惠也。凡印有二。相印手印也。相印者。三古五古等诸三昧形也。即手所执物也。手印者。手所结三昧耶形幖帜印契也)。

(长久三年四月说)

  师曰。大日经世间成就品。相似成就说之也(云云)。

(长久五年九月一日说)

  百光王三部事(见)●●疏云。

  百光王事(五)。
  百光王者。●等二十五。●等二十五。●等二十五。●等二十五。是百光也。以此百字为●字光也。王者●字真言王也。是●字是一切真言中王字也。谓一切真言字皆从●字出生故也。如云十二真言王。●字是王也。又大日经云。布真言王者。即●字也(云云)先师曰。今此百光即是大日如来果地(●字是大日果地德也)上百法明门也。
  问。百法明门者。初地初住所证也。今五字成身四处轮即成大日尊。果地更证百法明门耶。答。百法明门初地初住所证者。显宗一途说也。今意自初至终具百法千法万法。有何不可耶。况因果位异。浅深明昧殊有之耳。
  (问。百光布字时以伊等十二为●字光炎。若尔者百十二字也。何云百耶。答。伊等诸字庄严也。即诸字三昧点也。非以之可为别字数。然此伊等从阿音起故。于●字边加之也。而是诸字三昧画也。师说。此布字如四处轮布字四处布之。顶上唯有暗字及伊等十二。但或说。顶上百字布之。犹如戴圆座也)。
  师曰。人师说。用无所不至者。勿用百光印明布字(云云)谓无所不至中有百光王故也。若有●王字。百光自然有故。无所不至广也。百光略也。若行者心用百光欲除无所不至印明。替用百光印明并布字等。尤佳矣。人师说重不可用之(云云)是说定佳矣。问。供养会五字成身次有百光王印明。于彼用布字耶。师曰。不也。唯印明用之。彼五字成大日身后大日尊髻具也。

(永承四二下旬)

  百光王●字赤色观之。或定点是白也。伊字八字色。或若通金色也。或白色(义释文可寻之)百光王顶上●字首安脑后。又说。脑中立之(云云)又百光王唯大日一部也。而又瑜疏意似有三部。可思之(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说)。

(永承三十一)

  师曰。百光王暗字。色赤色观之。或黄白色。
  体黄点白(云云)又一切诸色有通色有别色。通者一切皆是黄金(云云)别如常。

(永承二年三月十九日)

  三部百光王随一用之。谓●●●也。以●等为●等之外轮。次于四处轮之处布五五二十五字故百字也。其●等是诸字三昧故别列耳。问。何故百光中台加点耶。答。百光者初地初住百法明门也。故得法身体成分身佛故加成果之点也(云云)。

(永承五年七月下旬)

  又轨百光布字文末云。顶戴盘珠掌内。进力屈上节。问。此十一字交中间心何。又屈进力者何。师曰。百光王真言。无所不至真言。此二明是大日真言也。随一用之。故为显此义故。于百光真言文末加加持念珠也。显念诵百光真言之意耳。屈进力者。屈进力押禅智头。犹如无所不至印势耳。又唯屈进力付忍愿侧耳。如加持珠印势耳。
  师曰。六月修者。非凡夫所修事。月者一见义也。见者见证也。洛叉义中又有见义也。地水火等字观之也(长久二年九月中旬说)。

(本云)

  文明十六历(甲辰)夷则天于桂轮院为兴隆佛法四十帖决遂写功讫。         澄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