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帖决卷第十四

  开眼(一)。水曼荼罗(二)。
  地主位(三)。道场风(四)。
  三金刚(五)。门外(六)。
  结界(七)。前辟除(八)。
  散念诵(九)。四种念诵(十)。
  自在门(十一)。行道(十二)。
  行法起立(十三)。出秽(十四)。
  卧诵明(十五)。后辟除(十六)。
  解界奉送(十七)。东寺供养法次第(十八)。
  坛上供(十九)。

三十四

开眼(加木像本末)

  新像开眼之时。若非众处者结佛眼印。
  印新像五眼(如常)右旋三反(如常)若恳时每一一尊开之。木像断材木不谬本末。以本为下。以末为首。

水曼荼罗(二)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说)

  师曰。于地曼荼罗大坛外有道场。外廓如常水曼荼罗外道场外廓也。于其外门前可安洒水瓶也。
  师曰。凡非七日作法。是云水坛曼荼罗等。如今代灌顶曼荼罗供等是也。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

  师曰。镇五宝等。或说入曼荼罗之下(云云)而犹是强事也。七日地坛时入五宝等也。非水坛之作法(云云)。

地主位(三)

(永承三年三月下旬说)

  安镇轨云。行者左边罗惹位。次大日位。他主位(云云)问。王位之外有地主心何。答。上古未立国王之前亦有其地主。如大和国之主也。相传云。倭国以犬为主故。国主干犬尾之形(云云)件国主今居大和国(云云)以之可例知之欤。

道场不令入风事(四)

  又行者建立道场不令风入内。无有间隙。密〃隐围之(云云)故罥索经以像损之动摇为成就相也。无风动自然动也。

三金刚(五)

(宽德二年六月十三说)

  师曰。掌内●(身业)舌上●字(口业)心上●(意业)三字变各成五古杵。三杵变合成一金刚萨埵。三业清净也。而右拳印四处。右拳安乳上。左安腰。想成萨埵。如金刚界中(云云)。

(永承三年三月下旬说)

  三金刚唯以金刚界为本耳。

门外(六文)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

  师曰。室内或说。于心上观种子云。入本尊三摩地。趣向道场意也(云云)师曰。于道场外弹指唱吽。是惊觉之意也。如律中弹指之意耳(云云)。

结界(七)

(长久四年九月九日参丹州)

  结界之时。若檀越之家。若一家之内结之。若自行等者。若一房。若一间结之。而于其中观法界曼荼罗。皆圆备如净名之室也。而长魔事故狭结之佳矣。我主宅之内有何违者耶。故家内房内任意结之无惮也。而极广结界七重结界(云云)不过之(云云)。

前辟除事(八)

(长久五年九月十一日说)

  障除者迎请智处城如来等之时。其城以下魔等可从。故必辟除也。余法亦准知之。

散念诵(九)

(永承三年正月二十三日说)

  东寺正念诵之后如常结根本印等了后散念诵。谓任意千万等念诵遍数满之。如世人常念诵也。如淳内供如意轮记等耳。

四种念诵(十)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诸仪轨诸经等所说行法四种念诵之中。皆是所作成就念诵也。谓初持诵之后可作之也。谓初意支念诵者。先见端严之像。开目闭目见之。于本尊心月轮分明。于我心观月又分明也。而后于本尊心月观种子即分明也。自尊口出入我顶。乃至旋转分明也。然后真言之字随分明渐加之。乃至一真言皆分明也。故台界诸真言种子字先在初也。但不动咒种在终。若意支念诵之次以安初观之如是。意支分明之后乃至具支念诵之后。可观成就念诵。而世只直成就念诵作之。不作初持诵法也。义释之文初持诵等者此是也。无初持诵法得成就者。如修求闻持法人也。有其证(云云)。

(宽德三年四月上旬说之)

  又云。诸尊法是多第四作成就法也。而是作前三之后必可作第四也。而代只直作第四云。法无验。是恐〃(云云)。

(同日说)

  又云。不动等诸尊别轨之落叉万等数等(云云)谓先持诵法也。即又名先承事。名先持念诵是也。

(同日说)

  又或不前三念诵直作成就法。如云十一面仪上参。先不修持。能成一切事业(云云)谓虽不作先持诵。直作成就法也。又同仪中卷意习先行法(云云)是一轨二文相违也。谓据一义也。若随机。若随法耳。又或别尊一轨直作成就(云云)金童欤。可见之。

(永承元年七月二十日说)

  问。立印等轨何故只出等第二先持诵。不云第一意支耶。答。凡意支念诵是一切行者必定光可有之。理极成不疑。故唯限反数。先持诵法出也。诸轨出先持念诵法等准知耳。或轨百万反。或云落叉。或若干反等皆是也。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于谷御房)

  又云。诸别尊轨等皆先持念诵法也。而立印轨求闻持法等。先持诵之时得成就之相出之。依先持诵即得成就。故出其相也。立印中其相非一。求闻中揽苏是成就相也。别不作成就。先持诵之时或即得成就故耳。

(同日说)

  中堂修正军荼利结界法者。是慈觉大师所渡给也。药睿阇梨亚修久之。其法大意者。以牛黄为成就物。七日之间结护加持。结界道场。镇护堂里。逐除毗那夜迦等。拨遣作障者等。修正了时与诸行者也。如云以牛黄点额是也。是则作成就法也。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

  又诸仪轨等行法皆是成就念诵之作法也。先三念诵了后正为成就所修。成就念诵之作法也。而先持诵之意支念诵了次第四种念诵之后正作成就念诵也。而世只直作此成就念诵作法。如求闻持等。无先念诵得成就之人多之。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说)

  世间成就品有四种念诵。一意支念诵。谓先观本尊相好相好分明也。
  而于尊心月先观种子字种子字分明即真言字一〃加之。乃至一〃真言字皆分明也。故台界意诸真言中。先种子字。次诸义也。是观次第也。如不动明种子在终。虽然先必观种子(云云)而一〃字了了分明。即观一〃字义更分明也。而即诸字有声。一〃字旋转流洒一一有声。谓如●字。唱阿声乃至真言诸字皆有声。唱字名也。此念诵纯熟之后。次作先持念诵。谓其本尊真言依教。若一落叉等之数反满之持之也。而后三具支念诵也。谓辨香花等诸事供。供养本尊等也。次四作成就法。谓前三念诵已成就了。更作成就法。谓祈境界。谓若以何物可成就物乎。可祈之也。若夫梦可成就杵若剑若莲若种种异物。随其境界作储其物。修成就法即依其物发神通。手持其物。往反十方佛刹为持明仙。乃至等觉了。即今此三摩地所成就物。谓之三昧耶形也。即本初入门中三摩地所成标帜也。已上此作成就法。谓之成就坛也。若无意支作先持。乃至无前三作成就。还妨秘法。何有其验耶。即诸别轨等多是第四作成就法也。而无前三直作第四云无验痛哉痛哉。但依台藏金刚智一卷轨意者。不作前三。直作成就(云云)聊有法验。依此意尤可贵可贵(云云)。

(长久二年九月中旬)

  字道事。世间成就品义可见也。

自在门(十一)

  师曰。持明者随得一成就名自在门。若入自在门者。虽未断一毫之惑。必速成等正觉。无久流转(云云)。

行法时行道(十二)

(宽德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说)

  问。行法之时行道迟绕满数反耶。答。见苏婆呼经可尔也。

行法中间立起事(十三)

(宽德二年十月说)

  师曰。行法等中间可有急大小便急可出往。诸文除病等者是也。是则行法等间病也。其起立作法如前日记之。

(宽德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行法中间依大小行出外时。于座上打敷等安之上安三衣。若杵等安之而出如佛室也。又说如常顶观(云云)。

出秽(十四)

(长久三年四月上旬说)

  师曰。出秽时可解前所结界。更加秽等印明也。而不必解之。

(宽德二年二月二十日说)

  又入秽时观字有二说。一顶上观●字。左右观●字。谓顶上●字火光。即火头金刚也。左右吽字。下体即金刚也(经有此说云云)又自身即●字体也。左右●字同前说(此一说是略出经意也。云云)。

(长久三年说)

  师曰。上厕时顶上观●字。左右胁观●字。下体即金刚也(云云)师曰。结护自身而后行秽时。可解前结护也。而不必尔。烦故。劳故。

(同日说)

  师曰。见不净时以乌瑟洒磨解秽印明加持面(云云)其印明在陀罗尼集经中(云云)。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入秽之时顶上●字放火。谓火头金刚身也(不净金刚)下体●字(左右)略出经有短吽(云云)。

卧诵明事(十五)

(永承元年十一月十日说)

  或轨(八字欤)或经云(顶轮经欤)。

后辟除(十六)

(宽德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说)

  辟除诸事时。可用部尊真言(悉地经见)而世唯用一字咒。而犹随部可替之。又彼经意。若入秽等时不虑本持咒。忆念诵诵一字咒解之(云云)又成就之时亦用此咒(云云)。

(同日说)

  师曰。辟除阿尾舍等之时。随要以三部主印真言辟除之。世人皆用一字明。而唯是佛部也。犹可换用之(云云)。

解界奉送等次第(十七)

(宽德二年六月九日说)

  常途供养法。解界奉送三部被甲等之后。九方便并随方回向用之。护摩等之时振铃之次即九方便随方回向等用之。后解奉送等用之。又云。如常行法之时。九方便并随方回向等最后用之。若护摩之时振铃时用之。如常(云云)又云。加持句印明。常行法常用之。护摩等要期之终结愿之时用之(此一条可决之)又云。一切供养法终作法。阏伽。若铃。解界奉送三部护身之后。九方便(若五晦)若最后一段。次随方回向(云云)。

东寺供养法次第(十八)

  东寺供养法次第。于初四智赞后云。以我功德力如来加持力及以法界力三等加力故。无量无边殊胜妙具(乃至)无上菩提(云云)此增加四句出大日第七卷。彼意耳。同次第此增加句次礼佛名号。曩谟摩诃毗卢遮那等(云云)具如东寺三摩地次第耳。

坛上供事(十九)

(宽德二年十一月上旬说)

  坛上灯明。或师八盏居之。谓构之两边花器之次。次各居之。但法花轨云。四角心灯台(云云)世多用之。又东寺坛供四面花器之次居之。内外不居一列。阏涂花食等居之也。
  供养法时先供果次饭。次汁。或先饭。次果。次汁(云云)。

(御本)

  文明十六历(甲辰)夷则天于桂轮院。为兴隆佛法之四十帖说遂写功讫。
  阿阇梨澄舜

(本云)

  于时天文十五(丙午)三月日(东塔北八善光院)。
  传领祐海
  十五卷之内。天文十七年(戊申)五月六日(本院西谷持福院内尊忠书之毕)。